安妮·弗兰克的小说片段《亲爱的姬蒂》 | 文化经纬 | DW | 12.06.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安妮·弗兰克的小说片段《亲爱的姬蒂》

要是有更多些运气、人间少一些恶行,她或许能经历到这一天。2019年6月12日,她满九秩。

Anne Frank Portrait (Anne Frank Haus Amsterdam )

Anne Frank

(德国之声中文网)年轻逝者永远年轻。安妮·弗兰克(Anne Frank)也一样。她将永远是一名15岁少女,那个在日记里寻找一名女友和交谈伙伴替身的少女。这位姑娘有一个大愿望:当作家。1944年5月11日,安妮在日记里写道:"战后我一定要出版一本名为'后面的房子'(Das Hinterhaus)的书" 。此后不到3个月,她和其他7名藏匿者被送入集中营。她害斑疹伤寒、虚脱、营养不良,1945年2月死于贝尔根-贝尔森(Bergen-Belsen)集中营。

《后面的房子》--一部世界经典的第一稿

不过,她的日记得以保存,并成为全球最著名、读者最多的书籍之一。安妮挚爱的父亲奥托·弗兰克(Otto Frank)是唯一得以活着离开集中营的家庭成员。他实现了安妮的遗愿,编辑了那本写得满满的红褐色日记和大量散页、写在账单或账册背面的文字。战争结束两年后,1947年6月25日,《后面的房子》出版发行。首版1500册很快售罄。

在德国,如今,安妮·弗兰克的《日记》成了学校必读书籍。众多德国家庭都有费舍尔出版社著名的便携版。2019年1月去世的出色翻译家和作者普雷斯勒(Mirjam Pressler)和奥托·弗兰克一起编订了这个版本。这个版本中没有安妮·弗兰克涉及母亲和自己与性思维有关的日记段落。作为父亲,出于忌讳考虑,奥托在首版中删去了相关内容。

直到1986年和1988年,先是荷兰语,后为德语,完整的历史-评论版才问世。此时,因1950年代改编为一部好莱坞电影及此后以众多语言改编的电影和戏剧,《安妮日记》早已成为世界经典。

Anne Frank Tagebuch (Anne Frank House/Cris Toala Olivares)

荷兰语书写的安妮日记

《亲爱的姬蒂》成畅销书

目前,安妮·弗兰克关于她在后面的房子藏身经历的日记重又位于独立出版社畅销书名单的前列。该名单反映了160家独立出版社的出版物。自发现一度不为人知的最后5页并补入该书,迄今已过去了整整20年。那么,还会有什么能解释这一经典作品目前再度成功的新东西呢?

1944年3月,时任荷兰教育大臣波尔克施泰因(Gerrit Bolkestein)经由非法的英国广播公司"橙色电台"(Radio Oranje)呼吁被占祖国的民众,保留信件和日记。安妮·弗兰克在日记中对假想女友姬蒂说,"想象一下吧,要是我能写出一部有关这个后面的房子的小说,那该会多有意思。"此后,她一定如痴如狂,潜心写作。直到1944年8月4日大祸临头,警察在王子大街263号实施搜捕行动,使藏匿生活戛然而止,安妮·弗兰克写满了215页,为以日记本上的记载为基础,创作出意在出版的首个小说版本。

作为其结果,它绝不是依样画葫芦的产物,而是对她以信件形式描述的观察和一名藏匿者的思绪的一种结构严谨、充满自我批评意识的文学加工。和其它原始文献、日记以及散页一起,这部手稿构成了后来所有版本的基础。

Anne Frank House Das bewegliche Bücherregal (Anne Frank House/Cris Toala Olivares )

活动书架隐藏了秘密入口

颇具深度的小说片段

90冥诞前夕首次作为独立的小说片断、全部重新翻译版本出版一事表达了对安妮·弗兰克优异文学天分的敬意。她死后多年,奥托·弗兰克曾说过这样的话:"我根本不知道,我的小安妮有这么深刻。"她的日记记载了779天的生活,其中753天是在父亲办公楼的一个文件柜后的那间屋里度过的。取名"亲爱的姬蒂" 的小说版本涵盖了从1942年6月12日到1944年3月29日的时间段。安妮·弗兰克未能继续写下去。

与保留下来的原初日记版本作对比,小说版本彰显了这名15岁少女已具备的文学涵养。文学研究家努斯鲍姆(Laureen Nussbaum)在该书《后记》中写道,"她(作者)去掉了某些记载、加工某些记载、补充新的描述、认识及联想,从而创作出了如此引人入胜、有着最高可读性的文字"。如她自己所说,作为弗兰克家族的朋友和在西雅图生活的安妮·弗兰克研究家,她期待这一版本问世已长达25年。

Deutschland Laureen Nussbaum, deutsch–US-amerikanische Literaturwissenschaftlerin (picture-alliance/dpa/S. Stache)

安妮日记研究者Laureen Nussbaum

女作家实至名归

1944年4月5日,安妮·弗兰克在日记里写道:"我是否终有一天能写出伟大的东西来,是否终有一天能当上记者和作家?我希望是这样,我多希望会有这么一天啊!"随着这个证明她无愧于年轻作家的新版本的问世,安妮·弗兰克终于如愿以偿。

安妮·弗兰克:《亲爱的姬蒂。她以书信为形式的小说草稿》,瓦尔特劳德·许斯莫特(Waltraud Hüsmert)译,Secession文学出版社,苏黎世 2019208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