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自由不自律 台湾政府能否驱离红色阴影?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4.04.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媒体自由不自律 台湾政府能否驱离红色阴影?

台湾基于其脱离党政专制的历史背景,对政府干预新闻自由尤其警惕。然而在中国有计划地在世界各地推展「媒体新秩序」的同时,政府应当扮演何种角色,才能既维护新闻自由,又维护新闻自主,陷入两难之中。

(德国之声中文网)台湾监督媒体与的主管机关-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其主委詹婷怡因假新闻争议于4月3日请辞。她的离职显示出台湾作为提倡新闻自由的土地,在遭遇假新闻泛滥与中国势力干预的危机时,对于政府应当扮演何种角色,难以给出明确的答案。

从2018年底的选举开始,台湾岛上关于假新闻的讨论便不绝于耳,乃至于3月17日,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出面批评NCC达到顶峰。作为新闻监理的机关,NCC陷入两难:若放任媒体用耸动标题误导民众,将有害阅听环境;但若介入开罚,又会被批评是政府干预新闻自由。

3月27日,NCC罕见动用裁罚权,判定中天新闻二月份的2則報導未尽查证职责,共罚新台币100万元。这是NCC从2014年以来的最高处罚。

然而,鉴于行政院长发表批评只在短短十天以前,NCC又巧合的在裁处罚锾的同一天,要求中天新闻台限期改正「报导特定政治人物比例过多」。各个事件综合起来让NCC的决定被诠释为具有政治意义,受罚的中时集团特别大幅报导相关批评。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中时集团已经是「惯犯」,NCC的裁罚不够及时、不够有力。

公民自发大型民调

在NCC被左右夹攻的同时,一个民间自发组成的团体「新闻频道转台运动」成立了,并发起一场网络串连:从3月11日起,邀请各地民众填写问卷,回报公众场所播放什麼频道,以及在主动询问是否允许转台时店家如何反应。该调查为期两周,搜集有效回复共1367份。

4月1日,「新闻频道转台运动」公布非正式调查报告,结果显示TVBS新闻台、中天新闻台两家新闻台就占去78%的播放率,播放该两家新闻台的店家也有特别高的比例,拒绝民众的转台请求。

Screenshot Google Maps Taiwan (Google)

公民团体「新闻频道转台运动」借助网友协作,制作出一份全台公众场所电视频道地图

台灣大學新闻所教授张锦华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对这份报告表示赞赏:「这个民意调查,我觉得是这个国家显示,自由民众本身在某种专业素养度以及公民自由表达度上面,理性公开态度的一个很好的示范。」

她指出,虽然在网络上征集网友意见的民意调查,可能无法避免「 比较关心媒体渗透的人会更积极回复问卷」的偏差状况,但是这份调查的确具有参考价值:一是利用网络工具,可以有效避开传统民调的成本高昂的问题;二是在数据量大的情况下,给予民众一项警讯。

这也呼应到「新闻频道转台运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所说的:「这个调查不只是统计调查,而是社会运动。」该组织也说,希望有更专业的统计学家、社会学家,针对相同主题做出更符合专业、更正确的研究。

Xi Jinping Rede Taiwan (Reuters/M. Schiefelbein)

中国在国营媒体的海外扩张已经取得长足进展

中国扩张的乌云

事实上,台湾担忧中国势力渗入媒体,已经有十年以上的历史。台媒《天下杂志》报导,2008年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在收购中国时报、中天电视、中视之前,曾与时任国台办主任王毅见面,获得王毅的正面响应:如果集团将来有需要,国台办定会全力支持。

除了蔡衍明本人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之外,旗下媒体的报导方向也与中国越靠越近。从那之后的十年之间,该集团雇用的资深媒体人有的主动辞职、有的被开除,还有的在离职之后披露中国时报内部违反新闻道德的事件。旺旺中时集团的媒体因此被贴上「中资媒体」的卷标。

台湾中研院社会所研究员林宗弘认为,倘若一家媒体不遵守新闻伦理,例如凡是想要执行媒体自律的总编辑或主编都会被换掉,而政府力量又不介入处理,这家有如「黑心企业」的媒体就很可能会「劣币逐良币」,伤害整个产业,最后受害的还是阅听众。

然而,中研院社会学者林宗弘认为,在传统媒体收入下滑,面临存续压力的时后,要求媒体自律十分困难。「厂商自律在有公共媒体资金的媒体比较容易运作,例如公共电视或有公共资金的集团,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大的市场压力。」

他告诉德国之声说:「你要把责任推给自身难保的厂商,或不了解媒体运作的阅听人,也不太可能影响媒体的生态。」

因此,林宗弘认为,重点在政府的惩处应该要更及时、更容易实施﹕「其实还是要再修法再立法再管,处罚的手段要更常实施才行,这跟黑心食品、黑心奶粉是一样的。你都不处罚,叫厂商自己来弄,也说不通。」

China Außenhandel (picture-alliance/Xinhua/Shen Bohan)

中国政府非常重视自身的形象

新闻危机扩及全球

台湾的媒体不是中国势力扩张的唯一受害者。

在无国界记者发布的报告当中,中国是在180个国家当中,新闻自由排行倒数第五名的国家,但是其国营媒体的播报范围却扩及140个国家。中国也以收购媒体、收买记者的方式,将影响力扩及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南非、墨西哥、柬埔寨等国。

当时,深谙中国媒体扩张的资深媒体人林慕莲 (Louisa Lim) 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所持看法也与社会学家林宗弘相似:「他们(中国政府)资本雄厚,刚好现在西方媒体都在为资金短缺所苦,所以有中国资金进来,通常都蛮受欢迎。」

她指涉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知名媒体收取广告费,允许人民日报的关系媒体「中国观察」(China Watch)在其报纸中放入夹页,很可能让读者误信为真实报导:「我认为北京非常擅长利用自由媒体的弱点,所以媒体才会愿意接受中国资金,派记者去中国或是接受中国观察放入夹页到他们的报纸里面,而没有去思考这代表什么意义。」

Kenia Leser der China Daily-Zeitung (Getty Images/AFP/T. Karumba)

虽然China Daily 全然是中国政府赞助的广告夹页,但是其排版与性质十分容易让人以为是新闻

林慕莲认为,由于中国主导下的媒体是为国家服务的宣传工具,媒体若要维持监督政府的理想,透明度十分重要:「我认为媒体背后的资金,以及新闻在什么背景下被写出来,都需要更高的透明度。最重要的是我们开启更多讨论,并开始提出质疑。」

她也认为,记者本身也扮演重要角色,对自己的公司行之有年的「惯例」提出质疑。

无国界记者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也呼吁记者挺身对抗编辑部。他不支持由政府介入管制媒体:「虽然一个民主政权想要保护自己十分正常,但是如果台湾以法律之外的途径来保护自己的民主,那么它就反而往中国那种独裁更靠近一步。」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