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与改建希特勒出生的房屋? | 文化经纬 | DW | 04.07.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如何看待与改建希特勒出生的房屋?

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希特勒在奥地利出生时的房子将变为当地一个警察局。而改建时的关键问题是:应该怎样面对有着纳粹历史的建筑呢?如何避免这栋楼成为新纳粹的朝圣地?

Illustration Geburtshaus von Adolf Hitler in Braunau am Inn in Österreich (picture-alliance/AP Photo/Marte.Marte Architekten)

希特勒出生地的改建方案问世

(德国之声中文网)"当然人们会问,把这个建筑变为纪念历史的地方是否更加重要",马特建筑设计事务所的马特(Stefan Marte)如是说。他赢得了希特勒出生地改建方案的设计竞赛。"从一方面来说,希特勒出生在这里当然具有悲剧色彩,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只是他出生的地方"。马特认为,对于这个房子来说,纳粹只是历史长河中一段很短的时间。之前的路很长,以后的路也很长。

位于萨尔斯堡市郊的因河畔布劳瑙(Braunau)的这座建筑在17世纪时期其实是两栋房屋,后来被连接成了一栋,还增添了许多出租的公寓。

许多年之后,大约也就是19世纪末期,一对夫妇住进了里面的一套公寓。1889年4月20日,他们6个孩子中的第三个孩子来到了这个世界。正因为这个孩子的出生,有关布劳瑙的这栋房子的讨论如今还非常激烈。因为他们的孩子--阿道夫·希特勒之后成为了第三帝国的统帅,掀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需要为大屠杀犹太人和给世界带来难以形容的苦难负责。

Österreich Braunau 2016 | Geburtshaus von Adolf Hitler (picture-alliance/dpa/Maxppp)

大约19世纪末,一对夫妇住进了图中这座楼的一套公寓,他们的第三个孩子阿道夫·希特勒后来给整个世界带来苦难

空置了几乎10

纳粹德国时期,纳粹党为了表示对"元首"的尊重,把这里改建成了一座设有画廊和大众书刊的"文化中心"。战争结束后,美军曾一度把这里改造成纪念馆,随后又变成书店、学校、最后的30年是一座残疾人学校,2011年因修缮不足而被关闭。从那时起这栋房子就被空置。2017年,在和业主就建筑用途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奥地利政府没收了这栋建筑。因为该建筑属于纪念碑保护建筑,所以将其拆毁的计划也未能成功。

现在,它将迎来新生:地区警察局总署和布劳瑙警察局将设址于此,有维护民主,人权,保护受迫害者的含义。整个改建工作将耗费大约两百万欧元,预计2022年底完工。2019年11月,奥地利内政部发起了改建计划的设计竞赛。

有价值的历史遗物

位于菲尔德柯西(Feldkirch)的马特建筑师事务所也是柏林"逃难、驱逐和和解纪念馆 "(Dokumentationszentrum Flucht, Vertreibung, Versöhnung)的设计者,该馆将于2021年落成于柏林。给马特打电话的时候,他的等候铃音是U2乐队主唱Bono提出的恰如其分的问题"一切正在变好吗?"(Is it getting better?)

"作为建筑设计师,我们会以一种天真的态度,不带成见的处理这样的项目:客户的要求是有的,我们会想怎样才能最好的实现这些要求",马特向德国之声表示。"我们会运用抽象的思维,看待这个建筑,然后想怎样才能有所改善。发现了一个有价值的历史遗物,也就是当地典型的占地面积巨大的单边走廊建筑。我们设计的新建筑会对它进行补充。"

设计竞赛的评审团称赞了建筑的简单风格,改建后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因为建筑的外立面基本会保持纳粹时代的原样,所以有人担心这里可能会成为新纳粹分子的朝圣地,来这里拍照留念。

只是出生地还是有历史意义?

设计竞赛的招标文案中写道:"通过对现有建筑体的外部改造,应阻止对纳粹时代的怀念",并且"阻止对纳粹思想或者认可纳粹思想的维护、促进和扩散"。

"我们注重的是找到这个建筑本身的品质,然后将其发扬光大",纳粹对建筑的内部几乎没做任何改动。"纳粹党只改造了外立面,让窗户的形状和大小更具领袖气质。建筑的背面没有经过改动。"

拆毁、改建还是保留?

在历史上为这个建筑进行精确定义的意义在于,这里不是恶行发生的地方,希特勒也没有在这里制定任何计划:因为当他的父母从这里搬走时,他还只有3岁。

尽管如此,这个建筑仍然成为讨论如何才能正确面对有历史遗留问题建筑的代表。希特勒的度假地上萨尔茨堡山(Obersalzberg)、慕尼黑的国王广场(Königsplatz)、柏林的奥利匹克体育场或者意大利仍然印有敬献给"元首"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时代建筑都属于此类。所有这些建筑都要面临一个问题:拆毁、改建还是作为历史的见证警示后人而予以保留?

Olympiastadion in Berlin (Patrik Stollarz/AFP/Getty Images)

柏林的奥利匹克体育场(图)也属于此类有历史遗留问题的建筑

维也纳的历史学家斯博然撒(Marcello La Speranza)认为,希特勒的出生地没有什么巨大的历史维度。这位出版了《有争议的建筑:纳粹时代遗产》一书的学者向德国之声表示,希特勒只是恰巧出生在那里。但是这个建筑仍然是有这样的历史,如果在不提及其背景的情况下掩埋这段历史,反而会催生与它有关的新神话,尤其是在右翼主义思想盛行的人群中。斯博然撒指出,处理这类建筑的另一种方案是,让它囊括相应的信息浏览室,让人们记住那段历史。

建筑师马特认为,必须分别对待有历史遗留问题的建筑:"无可厚非的是,还有其它的方法来让这个建筑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保持纳粹党当时留下的原貌。在这个问题上, 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