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戏还在后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9.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好戏还在后头

本该聚焦北戴河的镜头,齐齐移向了合肥。谷开来一案,当局安排成故意杀人起诉,法律界人士称遗漏了经济犯罪指控,但全世界媒体都视之为政治新闻。

China's former Chongqing Municipality Communist Party Secretary Bo Xilai (R) and his wife Gu Kailai stand at a mourning held for his father Bo Yibo, former vice-chairman of the Central Advisory Commission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in Beijing in this January 17, 2007 file photo. China holds its most sensational trial this week since convicting the Gang of Four over 30 years ago, putting Gu Kailai, the wife of deposed leader Bo Xilai, in the dock for murder. Legal experts and activists expect her to receive the kind of rapid guilty verdict handed down in almost all Chinese criminal trials - the kind Gu once compared favourably to the United States where she felt the guilty risked going free on legal technicalities. Picture taken January 17, 2007. REUTERS/Stringer/Files (CHINA - Tags: CRIME LAW POLITICS) CHINA OUT. NO COMMERCIAL OR EDITORIAL SALES IN CHINA

China Mordprozess Politiker Bo Xilai Gu Kailai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正处于新旧领导人换届前夕,在民主国家正值大选前的媒体狂欢,候选人的台前幕后一览无余。但是,在中国的政治游戏中,越重要越隐秘,民众最多只能看见中央领导人在北戴河会见休假专家的新闻,然后由此演绎出全部宫廷权斗。在此种背景之下,薄谷开来案自然是来自深宫禁苑中的一手素材。

这本来是一场意外的泄漏,存在让民众窥见高层权贵钩心斗角和腐败糜烂的风险,但当局将计就计,为我所用。此案的开庭时间并非法定,全由当局安排。因此他们的选择充满了政治考量。显然,他们希望能将此案充分地玩弄于鼓掌之间,既打压了政治对手,又不致于失控而祸及己身。前一个任务已然完成,薄熙来的政治生命,目前至少已经休眠。余下的后一个任务,就是要在十八大之前平稳地落幕。对于当局来说,这个政治游戏的理想结局,是把一场狂风暴雨变成一阵凉爽的清风。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此案进展顺利。谷开来没有像三十年前的江青那样大闹法庭,而是十分配合,当庭认罪。作为曾经的知名律师,她的表现也许会让法律界人士失望。很多法律专家都希望,当局把此案办成一个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刑事案件--其实说的是在形式上符合法律的要求。纽约大学中国法律专家柯恩、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等都十分关心,作为被告,谷来开是否会得到独立的辩护律师?庭审是否能够实现真正的公开?事实上,谷开来比学者们更了解中国的政治与法律。纯粹的法律审判,意味着她被指控的不只是故意杀人,还有经济犯罪。前者涉及她和助手,后者则涉及她的丈夫和儿子,甚至更多的重要人物。这是她和当局达成交易的基础。

China Mordprozess Politiker Bo Xilai Gu Kailai Kombo

谷开来涉嫌杀害英商海伍德

但是事情是否真的就被这样周密算计了吗?关心中国政治的人们不能忘了,这场庭审本身就是一个意外。尽管有人一直在论证,重庆事件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在精心策划的轨迹中运行。我相信密室政治的复杂和阴狠,但是至今还没有看到证据显示,王立军进入成都美领馆是北京遥控的一盘棋。也许北京有人给他施加了压力,但是此事的发生,更是因为狂妄自大的薄熙来的一次失手。

我相信站在法庭上的谷开来,偶尔也会产生一丝闪念:假如当初薄熙来没有那么急躁,而是更加小心谨慎,更加诡计多端,继续保持了和王立军的同盟关系,甚至成为更铁的兄弟,那么现在她在哪里呢?她的未来又会如何?当然,至于她会不会想,她一定要杀死海伍德吗?或者一定要用那样的方法杀死他吗?假如答案是不一定,那么她的丈夫还儿子,以及中国的未来,会有什么样的不同呢?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不是对于过去的无聊猜想,而是对于现实的有效认知。看看历史就知道,越是企图控制一切的专制政权,越容易发生戏剧性的意外事件。被扭曲的权力,就会制造失控的政治妖怪。对于此案,当局希望就此收场,恰到好处。但是从高墙内部的挺薄势力,到社会底层的反抗情绪,裂变的因素不减反增。大幕未能落下,好戏还在后头。

作者:长 平

责编:李京慧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