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活动家梁晓雯谈支持婧尧与中国女权 | 文化经纬 | DW | 29.10.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女权活动家梁晓雯谈支持婧尧与中国女权

刘强东明州性侵案在10月初以双方庭前和解结果告终。原告刘婧尧在美国的支持者、因支持女权被中国舆论攻击的梁晓雯,向德国之声讲述了她们数年来在该案和MeToo运动中的抗争。

女权活动家梁晓雯表示,她依然对中国的#MeToo运动抱有希望(图为2019年香港MeToo相关的抗议活动)

女权活动家梁晓雯表示,她依然对中国的#MeToo运动抱有希望(图为2019年香港MeToo相关的抗议活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10月1日晚,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与刘婧尧(Liu Jingyao)在明尼阿波利斯亨内平郡民事法庭达成庭前协议。当时,梁晓雯已经从纽约飞到了明尼阿波利斯。同时,梁晓雯也召集了二十多位明州本地的支持者,和二十多位准备从其他城市飞到明州的支持者。因为庭审原本可能持续一个月,所以四十多位支持者排好了时间表,轮流接力,以确保在庭审的每一天,都有人在庭审现场表达对靖尧的支持。这些志愿的支持者们也分工合作,准备去现场收集人们对靖尧的支持,去获得明州本地与种族议题和堕胎权相关的机构的关注,以及把庭审现场的资讯及时带到中国的互联网上。

梁晓雯指出,中国互联网上有很多偏向于刘强东的宣传稿件,她们试图传达并放大靖尧的声音

梁晓雯指出,中国互联网上有很多偏向于刘强东的宣传稿件,她们试图传达并放大靖尧的声音

“3日原本有一个召集活动,会走进本地关注种族议题和堕胎权的机构获取对刘婧尧的支持。也会去召集明大的教授和学生团体,他们也表示会来,”梁晓雯对记者讲了自己原本的计划。庭前协议给原定的计划加入了变数,但是梁晓雯和志愿者们对刘婧尧的声援却并没有停止。许多人在知道消息之后还是从不同的城市飞到了明尼阿波利斯市。10月2日,他们去了法院门口表示对靖尧的支持。在梁晓雯接受采访的同天上午,她还和一些志愿者一起在明尼苏达大学的校园里挂上了写有“Solidarity with Jingyao, #MeToo运动,永远前行”字样的横幅。

“在我们去现场前,全场都是白人男性”

“我很累,太忙了,太筋疲力尽了,”她在采访中对记者说道。本职工作是律师的她从2019年开始公开支持刘婧尧。她在明尼苏达州的法院网站上看到这个案子将举行第一次动议听证会,为了不让这件事失去关注,她约了一位朋友去现场旁听,也有两位在明尼苏达州本地的朋友加入,四个人在旁听席上展示了对刘靖尧的支持。

听证会后,她得到了刘婧尧律师的谢意。她特别提到了听证会当时现场的氛围:“我们四个女生,像靖尧一样的女生,坐在靖尧律师的后面。”她认为这能够让人们对靖尧的处境更加感同身受。

她对靖尧的支持在互联网上得到了许多留言和转发,她也坚持把这件事做了下来。疫情期间,出行不便,她便在网络上进行旁听,传播旁听的链接同时亦收集网民对刘婧尧的支持言论。而现场的听证会等她和志愿者们也一次不落。她说:“每次去完现场都会采访静尧的律师,律师都说他们很感激我们来现场。在我们去现场之前,全场都是白人男性。”

从2019年到现在,梁晓雯支持靖尧的行动持续了三年多。她对记者表示自己连续两年没有休假了,就是为了把假期存起来,可以在庭审的时候请一个月假,能够每天都到现场。准备去现场参加庭审的志愿者也都是自己出钱出力。梁晓雯说他们早几个月就开始省钱,转租自己原本住的房子,和调整课业与工作安排时间。这些志愿的支持者们也分工合作,有人负责去现场收集人们对靖尧的支持,以及把庭审现场的资讯及时带到中国的互联网上,有人则负责翻译相关法律文书,以求在许多偏向于刘强东的宣传稿件轰炸互联网的同时传达并放大靖尧的声音。

和解不是结束 女权不是女拳

知道和解的消息后,梁晓雯表示很开心:“开庭前,大家都在表达无限的焦虑。后来知道和解的那段时间,大家都很为靖尧开心,都很衷心支持靖尧的选择。” 她认为庭前和解也是刘婧尧好不容易争取来的结果,因为这代表这起诉讼有始有终地画上了句号。她对记者说:“很多国内的案件都没有closure (结束)。受害者没有得到公道,或者也不会在法院得到起诉的资格。

但她也认为庭前和解并不是结束。她解释道:“这个settlement在法庭上已经结束了,但是舆论并没有停止。靖尧继续被污名,强奸文化继续在这些污名和不实的讨论中传播,所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梁晓雯特别指出了一些在中国国内社交媒体上传播的文章中对英文的文件出现了翻译错误。身为律师的她解释道,许多中文媒体将set aside misunderstanding翻译成“消除误会”,则给人一种整起强奸案就是一场“误会”的错误印象。但“set aside”是没有消除这个意思的,而是搁置。“misunderstanding”则应该被翻译成分歧。而错误的翻译文章使得刘婧尧在中文社交媒体上收到了许多负面的评价。多数人认为她并没有被强奸,起诉只是为了要钱,而现在钱拿够了,所以就达成了协议。传播正确的翻译,而不是放任这些错误的信息“一家独大”,也是她正努力在做的事情,

她认为这些话术,沿袭自中国互联网上一贯的反#MeToo的话术。2018年,#MeToo运动传入中国,一段时间里,有许多女性在社交网络上分享了自己被性骚扰和性侵犯的经历,并控诉了施暴者。但很快,这些女权主义者就在互联网上遇到了许多的反对的声音,反对人士把“女权”写作“女拳”,在这些反对者的认知中,“女拳”是一个负面的词汇,意味着这些女性把小事都上升到男女对立上面去,看似在争取自己的权利,但其实是在贬低男性,侵犯男性的权益。时至今日,互联网上女性控诉男女不平等的帖子下面,很容易就能看到“拳师”“打拳”这样的字眼。

梁晓雯表示:“我们的社会不能接受和正视性侵这件事,觉得一个普通女性不可能不会自愿跟亿万富翁发生性关系。绝大多数人因为有慕强心理,可能会觉得如果亿万富翁都要性侵女性,那么普通男性更加没有出路,但这正是强奸文化所指控的……女性对谁都有说不的权利,而且我们都不需要被接受。”

身为律师的梁晓雯支持靖尧的行动持续了三年多。她对记者表示她连续两年没有休假了,就是为了把假期存起来,在庭审的时候能够到现场

身为律师的梁晓雯支持靖尧的行动持续了三年多。她对记者表示她连续两年没有休假了,就是为了把假期存起来,在庭审的时候能够到现场

中国#MeToo运动的支持者越来越难以发声

梁晓雯在采访过程中援引了弦子(本名周晓璇)控诉央视主持人性骚扰案。该案件也和刘婧尧起诉刘强东案件一样,都是中国#MeToo运动中颇受人关注的里程碑式案件。

在弦子的几次庭审中,特别是2020年12月的首次庭审,有不少支持弦子支持#MeToo运动的人聚集在法院门口进行声援,期间警方来到法院门口试图疏散人群。

弦子于今年8月二审败诉。该案件于网上舆论发酵的过程中,弦子的微博被禁言。弦子表示在庭审时,她调阅化妆室外的监控录像等要求也没有被支持。

无论是支持弦子,还是支持靖尧,中国#MeToo运动的支持者们近年来越来越难以发声。2021年初,许多女权主义者的微博账号被永久封禁,支持女性的讨论区如豆瓣一些致力于女性权利的小组也在同一时间被关闭。梁晓雯也因为她对#MeToo运动的支持站在风口浪尖,被微博封禁的账号中也有她的账号。而在她的账号被封闭之前,有许多使用社交网络的女性会通过她的微博向她寻求帮助。

“我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今年4月1日,微信公众号“补壹刀”发布文章,声称梁晓雯何其“中国女权运动”是美国意识形态“反华产业链”的重要一环,将她为中国女性发声的行为和抹黑中国联系起来。

来自中国官媒的负面报道并没有让梁晓雯退缩。相反,她在采访中不断提到,除了支持刘婧尧以外,还有许多和靖尧相似的受害者,这些人获得的关注要少很多,如果身在中国的话,走法律流程维权也更困难。即使在法律层面占理,要获得公道,也得到赔偿也有诸多阻碍。她觉得自己未来要做和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在艰难的处境下,梁晓雯依然对中国的#MeToo运动抱有希望。她说,刘婧尧的案子关注度很高,也有许多人参与其中。但是除了案子本身,女权活动者在各个层面形成的连接非常宝贵。她表示,在过去的几年里,直到现在,都有很多很多的志愿者给一些主动寻求帮助的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也从不同方面去支持和陪伴需要帮助的性侵的幸存者。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