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之春” | 文化经纬 | DW | 30.07.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女权之春”

女权组织“费曼”成员裸露着上身反抗父权制。她们在阿拉伯国家发起的最新一波行动叫做“女权之春”。人们对此构思持两极看法。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费曼总部" 接待访客的宝莲娜.希利尔(Pauline Hillier)看上去很疲倦,这可以理解,因为她刚从看守所里放出来。她想在巴黎爱丽舍宫(Elysée-Palast)门前示威抗议,但没能如愿。

宝莲娜向访客讲述她们被捕的经过:"我非常惊讶,我们刚把花圈从车里拿出来,警察就冲上来抓人了!整个过程异常迅速。我们还有重要的信息要传递,当然不愿放弃,所以我们就一如既往地继续抗争,继续抗议! "

Femen Freilassung in Tunis 27.06.2013

宝莲娜.希利尔获释

暴力和愤怒

与其它活动相比,巴黎爱丽舍宫的抗议行动算是小巫见大巫:不久前,宝莲娜在突尼斯坐了一个月牢,当时她是为费曼突尼斯成员阿米娜(Amina Soubi)的被捕示威抗议。宝莲娜与其他德国及法国成员在突尼斯法院大楼前"上空"抗议行动的录像,在网上疯传:摄影师和激动的旁观者围绕在袒胸露乳的费曼四周。

一名警员尝试用大衣遮掩费曼女子涂鸦的赤裸上身,几秒钟后她们就被抓捕。宝莲娜叙述道:"警察用滚烫的咖啡往我们身上浇,起先还以为是盐酸,把我们吓坏了,但我们继续抗议。后来他们试图遮掩我们,因为他们无法容忍在公共场所裸露最自然不过的女性乳房。他们辱骂我们、用枪威胁我们,然后把我们关进一间黑房。一名蒙面妇女还扇我们耳光!"

Tunesien Tunis Femen Justizministerium

突尼斯是起点

费曼被纵火?

裸胸抗议行动使"费曼" 很快就名声大振。无论是抗议色情旅游、宗教事件、独裁政府或沙文主义,她们都裸露着上身。有人觉得她们的做法难能可贵,或至少很有趣;而也有一方认为简直令人无法忍受。 去年费曼在巴黎开办了一个训练营,培训新时代女权主义者。宝莲娜介绍说:"训练营中一般是20人左右,大家一起慢跑,练仰卧起坐,以强健体魄。当然,我们也练习瞬间脱衣法、如何突袭政客,或怎么跳上一辆汽车等。"

7月21日,费曼活动中心起火,警方以意外事件处理。但费曼对此持怀疑态度,因为事件发生的几天前,她们曾接到匿名恐吓电话,对方提到"焚烧巫婆"的字眼。宝莲娜边说边握拳挥舞。

女权之春

费曼的下一个目标是伊斯兰。领导乌克兰费曼运动、最近获得法国政治庇护的茵娜.舍甫琴科(Inna Schewtschenko)将此行动计划称为女性的"新阿拉伯之春"。她说:"阿拉伯之春运动后的阿拉伯社会令人大失所望,取得政权的伊斯兰各政党,如突尼斯,对人民的压迫更甚于前"。茵娜表示,突尼斯只是费曼在穆斯林国家进行的大规模争取女权运动的起点。

Inna Shevchenko

乌克兰的茵娜.舍甫琴科

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起点 - 突尼斯,很久以来就被视为该地区女权运动的先行者。女人权活动家哈蒂嘉.谢里夫(Chadija Cherif)不无担忧地表示,影响力越来越大的伊斯兰教,恐怕会加强压制女权及社会言论自由。

信息正确- 方法错误?

哈蒂嘉认为,费曼成员阿米娜受到的粗暴对待就是这一发展趋势的最佳案例,"这是个非常严重的事件, 只因为这名年轻姑娘裸露上身抗议和涂鸦,就被关押起来。她以这种方式反抗对女性的压迫,或许不是最好的办法,但她并不构成危险。"

宝莲娜表示,救援阿米娜是费曼义不容辞的责任,即使她本人因此进了突尼斯的监狱。宝莲娜说:"一间牢房关两个人,热到不行,到处是蟑螂虫子,一天只给一顿饭;一个月冲一次澡,连张床都没有。他们就是要凌辱我们。"

Belgien EU Femen Frauen demonstrieren in Brüssel gegen Urteile in Tunesien

声援阿米娜

穆斯林妇女反对费曼

费曼的反伊斯兰运动引起穆斯林世界的极大反感,包括妇女在内。穆斯林妇女组成的 "穆斯林妇女反费曼"团体,在脸书(Facebook)上指责费曼患有"伊斯兰恐惧症"。温和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党(Ennahda-Partei)议会副发言人拉比迪女士(Mehrezia Labidi)不同意把费曼成员关进监狱,但她也不认为费曼的抗议行动对解决问题有任何助益:"我不认为这种挑衅行为有助于改善女性的处境和个人自由。"

巴黎居民也对费曼很有看法:费曼活动中心设在巴黎一个环境复杂的工人居住区。在一个把角的咖啡馆里,人们不看好费曼运动。来自阿尔及利亚的塞伊迪说:"我赞成言论自由,但做事要有限度,不能随时随地想脱就脱啊!" 不远处一家五金行的售货员表示,费曼成员没有教养。

抵制父权

宝莲娜不在乎这些批评,她表示,已得到来自巴黎及其它地方越来越多的支持。许多突尼斯年轻人在脸书上对费曼表示兴趣,突尼斯监狱中的妇女们也向她们表达了团结支持。宝莲娜说:"我们与女犯人们进行了交流。她们虽然是虔诚的伊斯兰信徒,但她们也批评和抱怨政府对女性的歧视和压迫。她们高喊:"我们受够了!""。

Screenshot Facebook Seite Femen Tunisia

"我们受够了!"

6月底,宝莲娜及她的同路人被释放,但阿米娜仍然系狱,她被控伤风败俗,破坏社会善良风气,将受到法庭审判。因此,费曼的抗争路尚长远。宝莲娜指出:"众多年轻姑娘和妇女希望加入费曼,我们将设立新的支点,不仅在穆斯林国家,也将在西班牙、加拿大、波兰和北非国家落地" 。宝莲娜坚决表示,这仅是开端,费曼将一直存在,直到父权制的终结。这也是费曼全体成员一致的信念。

作者:Lisa Bryant 编译:杨家华

责编:李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