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朗德:徒劳无功的一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5.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奥朗德:徒劳无功的一年

从巴士底狱英雄到爱丽舍宫魔鬼:获得大选胜利仅仅一年,法国总统奥朗德便已经失去了民众的信任。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德国之声中文网)奥朗德根本没有心思举行庆祝活动。在大选胜利一周年的时刻,这位法国总统的声望却如同自由落体般下滑。2012年5月,法国人选择了政权更替,人们的期待非常高。但一年之后,创纪录的高失业率让许多民众对于奥朗德政府未能信守诺言而愤怒不已。

四十多岁的阿莱(Alain)表示自己已经"幻想破灭":"奥朗德需要左派的选票来赢得大选,所以当时宣布了左倾的政策。"但现在发生事实却恰恰与此相反。"许多立法计划都不利于雇员。"

束手无策的国家高层管理者

Francois Hollande Nicolas Sarkozy Wahlkampf

奥朗德2012年选举的三大承诺:振兴经济、推进欧洲一体化和加强民主。

建设一个社会福利公平的共和国,采取积极主动的政策应对经济危机,还要结束在许多人心目中"难堪粗野"的萨科齐政府:这一切都是这个看上去和善老实的社会党人的目标。但现在,他却陷入了踌躇不前的境地:在左翼基层不断要求更多的福利国家政策以及来自欧盟的改革压力之间受着"夹板气"。

此外,他正直清廉的形象也已经不复存在,现在人们心目中的奥朗德只是一个"束手无策的国家高层管理者"。因为他无法阻止自己的政府被预算部长卡于扎克(Jérôme Cahuzac)的"偷税门"一步一步拖入泥潭。"奥朗德答应我们,要做一个平民总统。但并非如此,他并不平民。他离我们太遥远了",已经拥有15年社会党党龄的克莱特(Collete)表示。她很希望能请奥朗德吃顿饭,提醒他在其总统任内所面临的艰巨任务。

避重就轻的执政风格

"我们对同性恋婚姻的话题已经讨论得够多了",克莱特表示,"但其他事情究竟要怎样处理?"她认为,还有重要得多的话题需要关注。比如法国的再工业化。"只有我们在欧洲拥有一些经济爱国主义才能做到这一点。我看到这个政府已经忽视了太多话题。"

Demonstration Frankreich Paris Mai 2013

数千法国民众在奥朗德就职一周年之际举行抗议活动。“他离我们太远了”

有不少法国人都认为奥朗德背弃了很多承诺。为了阻止高炉关闭,法国北部弗罗朗日(Florange)的钢铁工人与东家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进行了长期抗争,最后依然宣告失败,但这一幕感动了全国民众。奥朗德政府提出的高达75%的富人税曾经"扬名全欧",但在遭到宪法法院否决之后,这一政策成为了这个"半吊子政府"的最好注解。还有要在2013年之前"扭转失业率曲线"的承诺,已经没有法国人还会相信这些话。尤其是奥朗德政府虽然如民众期待的那样对德国所提出的节约路线说"不"。但这其实丝毫无济于事,虽然法国的欧洲部长勒邦丹(Thierry Repentin)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德国不能为所有人做出决定"

"我们知道,巴黎和柏林意见不同。但这并不会妨碍我们进行交谈,继续前进,并且是在法国所提出的建议道路上",勒邦丹在就金融交易税(Finanztransaktionssteuer)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采访时如此表示。"为之奋斗的并非默克尔,也不是萨科齐,而是奥朗德。必须结束'德国为其他所有人作出决定'这种僵化的想法。"

Merkel Barroso und Hollande in Berlin am 18.03.2013

“必须结束‘德国为其他所有人作出决定’这种僵化的想法。”

但法国再次陷入了悲观主义的泥沼。著名大报《世界报》(Le Monde)用了整整正反两面的大量图片和表格,来说明法国的境况和民族的灵魂目前处于何种处境。政治学家卢宽(Olivier Rouquan)认为,奥朗德必须有所回应,必须努力说服民众,而有一位前辈政治人物在这方面堪称"专家"-法国前总统希拉克。

感受比真相更为重要

"我相信,希拉克曾说过这样的话:政治并不取决于真相,而是民众的感受",卢宽表示。"(奥朗德)总统尤其必须在提高沟通能力上下工夫。他必须放弃自己个性中拘束的一面,与他的国家进行充满激情的对话。"

但是上任一年以后,当年的竞选者奥朗德与选民之间的纽带已经撕裂。四分之三的法国人对总统的施政持负面评价。这在以前还从未出现过,甚至萨科齐时代也没有这么糟。而与奥朗德的犹豫不决相比,萨科齐永远充满活力的形象已经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赞许。

太过"平庸"的总统

"在选战中所有竞选者,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都会说:如果我想赢,就必须动员国家。而这正是我们的政府现在所面临的处境",网络报纸"Mediapart"的出版人普莱内尔(Edwy Plenel)表示,该报曾经发表过许多揭露性报道。她认为,奥朗德政府之所以能够上台是因为三大承诺:金融领域、欧洲和民主。

普莱内尔认为,在金融领域内,对于各银行依然没有控制。欧洲既没有进行新的协商,也没有重新定位。恰恰相反:力量的天平已经不再倾向于法国一边。"但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民主制度。以'平民总统'形象当选的奥朗德已经成为了第五共和国的一位非常平庸的总统。"

作者:Carolin Lohrenz  编译:石涛

责编:叶宣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