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少女时代:奇博克女学生绑架事件5年后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5.04.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失落的少女时代:奇博克女学生绑架事件5年后

自从5年前尼日利亚众多女学生被绑架后,到学校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少。喀麦隆和尼日尔的学校也受到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的威胁。

Stephanie Sinclair - Gewinnerin des Anja Niedringhauspreis 2017 (IWMF/Stephanie Sinclair)

尼日利亚北部越来越多的人不再送孩子去学校读书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4年4月14日,尼日利亚东北部奇博克镇公立学校的276名女学生被绑架。 这些女孩的年龄在16到18岁之间,正临近毕业考试。绑架者是伊斯兰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的成员。

虽然被绑架的大多数女学生后来被释放,而且其中多人参与了一个政府项目。但是在伊斯兰恐怖组织看来,他们仍然达到了目的。因为出于恐惧,尼日利亚北部越来越多的人不再送孩子去学校读书。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公布的数据,目前只有53%的学龄儿童去学校读书。

奇博克学生集体遭绑架并非是唯一的一次绑架学生事件。据联合国儿童基金提供的数据,博科圣地总共绑架了1000多名学生,杀害了2000多名教师,将大约2万人逐出家园。除此之外,超过1400所学校被他们摧毁,大部分学校被迫关闭。112名被绑架的奇博克女孩至今被关押,命运未卜,她们是否都还健在,非常值得怀疑。

女孩尤其受到影响         

巴西尔·穆罕默德(Alhajy Bashir Muhammad)是9个孩子的父亲。绑架学生事件发生后,他拒绝让孩子再去上学,理由是"政府没有采取措施保护孩子"。博科圣地的恐怖行为导致尼日利亚不上学的儿童急剧增加。据联合国儿童基金公布的数字,超过上千万的5岁至14岁儿童不去学校读书。从长远来看,这将会导致该国目前的贫困状况持续下去。

Nigeria Boko Haram Angriff in Gamboru (AMINU ABUBAKAR/AFP/Getty Images)

尼日利亚东北部的约贝州也在2013年8月遭到博科圣地的袭击

与男孩相比,女孩受的影响更多。女权活动家卡布(A'isha Alh Kabu)抱怨说,大多数女子教育项目被取消。在尼日利亚东北部,许多学校目前已关闭。 "大多数女孩子不再去上学。"

"永远不再去学校"

不仅在尼日利亚,而且在东南部邻国喀麦隆,博科圣地也作恶多端。他们烧毁学校建筑,绑架儿童青少年,让之成为自杀式炸弹袭击者。

17岁少年贝勒(Abdouraman Bello)去年在学校里被博科圣地的武装分子绑架到其森林深处的根据地,让他为他们打探消息通风报信。最终,贝勒被喀麦隆军队解救。后来他发誓永远不会再回到他被绑架的学校。

教师为自己的生命担忧

不仅学生们弃学呆在家里,就连教师也为自己的生命担忧。 据喀麦隆政府称,约有600名教师拒绝上班。 例如女教师恩古姆(Patricia Ngum)被调任到 Fotokol地区的一个学校任教,但是遭到她的拒绝。她说:"难道你们希望我去一个会被杀死的地方吗?" 恐怖组织在那里"焚烧学校,绑架人质,实施自杀式袭击。如果你被调任到这个地区,尤其如果你是基督徒的话,你将无法预料在你身上会发生什么。"

Nigeria - Lehrerin in Schule (picture-alliance/dpa/W. Langenstrassen)

一些教师也为自己的安全担忧

喀麦隆的双重危险

喀麦隆北部地区负责教育的官员佐阿(Sanda Zoua)证实,在学校遭到博科圣地袭击之后,拒绝去学校读书的儿童人数令人震惊。在上一学年结束时,有124所学校关闭。佐阿说:"今年1月,我们又关闭了瓦萨地区的3所学校。"她解释说:"由于时常发生自杀式爆炸袭击,学校无法正常上课。"

然而在喀麦隆,学校不仅仅受到博科圣地的威胁,而且政府与北部英语区的分离主义者之间的冲突也是危险因素之一。2500多万喀麦隆人中,有20%属于说英语的少数民族。与讲法语的大多数喀麦隆人相比,他们中的一些人感觉受到不公正待遇,因此采用了与博科圣地类似的手段。 二月中旬,他们在一所天主教学校绑架了170名学生。

尼日尔也暴力升级

目前在尼日尔博科圣地的暴力事件也在不断升级。 据联合国公布的消息说,仅在3月份,该恐怖主义组织就杀害了88名平民,超过18000人被迫逃离他们的村庄。情况最严重的是迪法地区。可以想象,这里的青少年儿童上学也受到影响。

喀麦隆少年贝勒最终被说服重返校园 - 尽管情况令人困惑。 该国教育部尝试着说服父母将孩子们送回学校。贝勒很勇敢,他重新回到了他昔日的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