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新领导人不能再绕开“六四”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0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天安门母亲:新领导人不能再绕开“六四”

“天安门母亲”群体再次致信两会,希望两会代表敦促中国政府和新领导人习近平,公正解决 “六四问题”,并向公众交代此事件。丁子霖认为新执政层再不能这绕开“六四问题”,并应致力于政改和民主。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新社消息,2月28日,123名"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就一直悬而未决的1989年"六四事件"几百名死难者问题,向两会代表发出公开信,敦促中国政府对这个政治问题做出法律上的公正处理,并公开交代此事。

公开信表示,当年震惊世界的"六四"大屠杀至今已进入第二十四个年头,新领导层已经登顶权力。但二十三年来"六四问题"被一届又一届领导人牢牢地压制,拒不作出公开的交代。天安门母亲要求新领导集体能弥补以往领导人的错失,对"六四问题"果敢地作出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处理。在两会来临之际,他们也期待两会代表推进该问题的公正解决。

天安门母亲也在公开信中提出具体的诉求,即"真相、赔偿和问责",要求中国人大常委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该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并向公众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及人数;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及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据悉,此次签名成员中有公众熟知的中国人民大学退休教授丁子霖、张先玲和目前旅美民主人士、六四时被中共军队坦克轧断双腿的方政等人,丁子霖之子蒋捷连在1989年6月3日深夜遭到中共军队枪杀,年仅17岁。天安门母亲于1995年5月第一次致信中国人大,至今逾17年历经江泽民、胡锦涛时代,进而进入习近平时代。公开信中对新领导层解决该问题并未寄予更大希望,但他们亦表示,中共当局只有启动政改和当年天安门运动中的民主方向,否则中国将无路可走。

Flash-Galerie Zur Berichterstattung über das Buch Die Republik auf dem Platz des Volkes – Tagebuch Mai/Juni 1989 . Der Autor ist Feng Congde, ein Anführer der Studentenproteste während des Massakers auf dem Tiananmen 1989. Titel: Visit of Zhao Ziyang to the square Beschreibung: Unexpectedly, General Secretary Zhao Ziyang showed up on the edge of Tiananmen Square before dawn of May 19. Chief-of-Staff Wen Jiabao accompanied him. He rumbled through begging students to stop the hunger strike but offered nothing other than the famous farewell-ish line, “We have come too late. We deserve your criticism.…I am old, I really don't care any more... !!!!ACHTUNG!!! ***NUTZUNG NUR FÜR DIE CHINA-REDAKTION UND AB DEM 25.5.2011 für 4 JAHRE: Alle Bilder dürfen nur mit Zusammenhang über die Berichterstattung über das Buch Die Republik auf dem Platz des Volkes – Tagebuch Mai/Juni 1989 und nur für 4 Jahre genutzt werden.**** © 64memo

“八九学运”,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与学生对话,新领导人会启动六四问题解决吗?

新领导人不能再绕开"六四"

德国之声与丁子霖取得联系,她向德国之声介绍,天安门母亲群体多年来坚持向中共当局提出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诉求,他们彼此扶持和鼓励,期待官方对这个问题的定性和解决方案。在漫长的等待中,所有的吁求均石沉大海:"二十四年了,我们这个群体到今天苦苦地坚守,从95年开始我们就给两会和国家领导人写信,我们这么真诚的要求对话,没有任何代表、委员或领导人有回应,我们切身体会到一党专制、共产党强权多么心狠手辣。我们这封信是写给两会代表的,我们要求他们敦促新一代国家领导人必须面对六四,不能再绕着走了。"

近日习近平南巡内部讲话见诸媒体,习近平称不能重蹈苏联解体覆辙,这让原本寄望新执政层启动"六四问题"解决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备感失望。丁子霖向德国之声表示,很难预料新一届权力核心如何对待这个问题:"胡锦涛的任期已经拖了10年,习近平还想再拖5年,10年?但很遗憾看到他的南方内部讲话"。天安门母亲在信中直指:当年苏联、东欧巨变是以"六四屠杀"为戒,一个靠机枪、坦克维护的政权是不能持久的。

"这不是个人遭遇,而是国家劫难"

丁子霖也讲述了多年来六四难属的生活境况,日复一日的等待,希望过后再是绝望,中国政府始终回避这个问题,甚至在去年中国茉莉花行动中,采用分化方式,悄悄游说难属接受暗中赔偿方案,被难属拒绝。

Ding Zilin, co-founder of the Tiananmen Mothers, a group representing families of those who died in the 1989 crackdown on pro-democracy demonstrations, stands in front of a shrine to her son, Jiang Jielian, at her apartment in Beijing Wednesday June 4, 2008. Wednesday is the 19th anniversary of the military assault in which hundreds, possibly thousands, were killed as Chinese troops shot their way through the city to end weeks of protests in Tiananmen Square. (AP Photo/Greg Baker)

丁子霖

去年5月,一位难属轧伟林绝望中自杀身亡,让天安门母亲在悲愤中更加坚定信念:"轧伟林那么决绝的走,我们很心痛,这个群体中不再出第二个轧伟林,大家要有尊严的坚持,我们彼此鼓励,我们禀持底线,就是要求法律解决,政治问题纳入法制轨道。习近平讲司法改革要依法治国'让每个群众在司法案件中都能得到公平和正义',这个语言讲得多美妙,我们的亲人都被你们杀害了,我们一直和平而理性的诉求,将这个问题纳入法制轨道解决,我们的正义在哪里?"

丁子霖认为他们的坚守也缘于这不仅是天安门母亲群体每个家庭成员个人遭遇,更联缀着一个国家始终不肯面对的一段历史:"虽然是我个人悲惨的遭遇,让我这白头人替我儿子追诉,但这件事是有典型意义,反映了我们国家民主的不幸,所以我一直把它放在我们民族遭受的劫难中,也正因为这样才成为我们的精神力量,让我们支撑到今天。"

作者:吴雨

责编:石涛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