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各一方 维吾尔人在土耳其开始新生活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0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天各一方 维吾尔人在土耳其开始新生活

为逃避在中国遭受打压,一些维吾尔人逃亡到土耳其。但是特别对于那些家人仍在中国的逃亡者来说,在异国开始新的生活并不容易。

Türkei Nazire Abdulgafaur (Durrie Bouscaren)

哈提斯·阿迈德

(德国之声中文网)哈提斯·阿迈德正在伊斯坦布尔的家里看维语新闻,看着看着她突然按了暂停键。她失踪了近两年的丈夫竟然出现在中国官方的一段宣传视频中。

哈提斯·阿迈德指着手机上的一张截屏说:"他抬头往上看,头发已经被剃掉。"新闻里说,他们要被送到中国内陆的一个城市去。

据估计,在新疆"再教育营"和强制劳动机构被拘押的少数民族人数多达百万人。而哈提斯·阿迈德的丈夫正是其中的一员。"再教育营"和强制劳动是中国官方自称打击恐怖主义的形式之一,国际社会对此表示关切,但付诸的行动有限。

哈提斯·阿迈德在视频上看到自己丈夫的那一瞬间,心里最先升起的不是恐惧感,也不是愤怒,而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穿着普通的衣服,不是囚衣,"她说,"我感到很开心,因为他还活着。"

但是有一些维吾尔人再也没有听到亲人的音讯。

2016年,哈提斯·阿迈德和她的两个女儿逃到了土耳其。可是她的丈夫却被迫留在新疆。2015年她丈夫的护照被没收,在此之前他曾经在自己位于乌鲁木齐的干果店后院做礼拜而被警方逮捕。

哈提斯·阿迈德离开新疆前和丈夫离了婚,因为她相信,如果丈夫在穆斯林占绝对多数的土耳其没有亲人,那么他在新疆的处境会更为安全。最初一段时间,他们俩还维持着电话联系,但是2017年4月,电话联系也终断了。

哈提斯·阿迈德:"我的世界的一部分坍塌了。"

"别再试着联系我们了"

据估算,生活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数量在3万到5万之间。维吾尔人和土耳其人在文化和语言方面都十分相近。

默罕默德·卡拉罕在伊斯坦布尔经营一家糖果香料店。留着八字胡的默罕默德·卡拉罕满脸笑容地介绍他店里的商品。

Türkei Muhammed Emin Osman Karahan (Durrie Bouscaren)

默罕默德·卡拉罕

他说,以前他和妻子一起经营这家店。2002年,他们的儿子在吉尔吉斯斯坦被捕,之后被引渡到中国并在那里被判了刑。2016年,儿子刑满释放的时候,他的妻子返回新疆去找儿子。但是抵达的时候护照却被没收了。两个月后,默罕默德·卡拉罕收到消息称,他的妻子也被关了起来。一个朋友给他发短信说:"别再试着联系我们了。"

默罕默德·卡拉罕说:"在这之后我们就失去了音讯。"

现在他孤身一人,也不抱希望未来会发生什么改变。他说:"中国已经犯下了这些罪行,关押了这么多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如果有一天他们获释,他们将告诉世界都发生了什么。"

临时密码

住在伊斯坦布尔的27岁的伊西克亚尔·阿不都热依木打开手机里安装的一个应用程序。这是一款中国人研发的游戏,使用者可以上传自己做的视频小段。如果在海外的亲人能够找到这些视频,那么他们就可以用这种方式传递一些信息。

Türkei Ixkiyar Abdurehim (Durrie Bouscaren)

伊西克亚尔·阿不都热依木

一些特定的手势和词句意味着谁被关押了,或者他们的孩子在哪里。伊西克亚尔·阿不都热依木来自新疆霍城县一个有名的经营畜牧农场的家庭。他说,几十年来他的亲戚一直是中国官方监控的对象。他说,至少有十几名家族成员,其中就包括他的父母和他的兄弟姐妹在上一次打压行动中被捕。

上周他在网上找到一张位于中哈边境附近一个村庄的他家的照片。他说,从照片上看他家房子门前的小路被厚厚的积雪覆盖,这说明住在这里的人都走了。

在提到"再教育营"时他说:"我爷爷75岁了。他应该学点什么呢?"他说:"我妈被逮捕只是因为她来土耳其看望过我。这是犯罪吗?看儿子(是犯罪)吗?她就是恐怖分子吗?"

观看视频 03:07

“他们让我唱歌 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Abduwelli Ayup对本文也有贡献。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