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国”与“小中国” | 媒体看中国 | DW | 09.06.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大中国”与“小中国”

中国国有资本主义在全球咄咄逼人的气势令西方世界担忧。而在“六四”建构的政治命运共同体之下,毛泽东当年主张的“打破大中国、建设小中国”也是惟一的出路?

(德国之声中文网)尽管中国并没有用军事手段横扫世界,但中国似乎正通过商业途径,一步一步地将世界收入囊中。中国问题研究者埃里韦托•阿劳霍(Heriberto Araújo)和胡安•巴勃罗•卡德纳尔(Juan Pablo Cardenal)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提醒西方世界警惕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扩张,认为北京在南中国海及中日领土争端的强硬姿态以及中国对西方企业发起的网络攻击,远远不如中国国有资本主义在全球咄咄逼人的气势更令人担忧。

文章说,通过收购企业、开采自然资源、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和在世界各地放贷,中国正在谋求一种柔性但不可阻挡的经济占领方式。近乎无限的金融资源,使中国在发达世界和发展中世界都成为一支改变游戏规则的力量,有可能消除西方公司的竞争优势,减少欧洲和美国的工作岗位,甚至削弱外界对中国人权侵犯行为的批评声音。

Symbolbild China Inflation fällt

中国依靠国家资本在全球扩张

作者说,中国的进攻势头对美国和其他国家构成切实威胁。但是,多数西方政府似乎并未把中国的国家主导型扩张政策当作当务之急来应对。相反,那些苦于应对经济危机的欧洲政府,把中国看成有望提供帮助的国家,要么购买它们的国债,要么在它们国家投资,创造就业。

作者认为,有必要记住的是,中国全球经济扩张的背后是政府。从长远来看,放弃对人权的承诺,或者对贪婪的国家资本主义百依百顺,将会给西方国家造成危害。

"六四"与命运共同体

台湾理论家林浊水在《想想》网站发表文章《神奇的香港六四》,指出1989年才600万人口的香港,竟为几千公里外发生在天安门的事,街头蜂涌出超过150万人的声援人潮;而24年过去了,香港年年都持续还有几万人到十几万人聚集在维多利亚公园足球场上燃点烛光纪念,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林浊水说,经过历史的铺排,同样是华裔,同样是"我们"两个字,香港,台湾界定起来竟完全不同,疆界分明。他说,台湾的命运共同体想象是想象自己是一个主权国家;这几年在香港沛然而起的"是香港人不是中国人认同"想象的,逻辑上应该也是"一边一国 ",但一边一国只是梦想还是愿望难以分辨;支联会想象的是中港命运共同,是一国,而且似乎是终局要发展到"在民主体制下的一国一制";至于城邦论,最有趣,陈云说城邦论反对港独,但主张民主,本土主义,是真正的"一国两制"。

林浊水认为,小小香港,面对中国阴影下自己的命运,他们想象到的突围途径真是比台湾更复杂。

Hong Kong Gedenken an die Tienanmen Opfer 04.06.2013

六四烛光每年都在香港点亮

香港《独立媒体》发表编辑室周记,也谈到"政治共同体检视"。作者叶荫聪说,我们有听过有唱过《龙的传人》,但追求的不是"古老的东方",上一代也许给我们留了少许国仇家恨,但追求的绝不是愤青式的排外爱国,而是一个奋发向上人人平等参与的政治共同体。一个未来国度,体现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工人与市民,以及香港街头起伏不断的声援行动,声讨腐败专制的北京政府。

叶荫聪说,经历过"六四"的香港政治意识与主体,不管有何不足,都有一个崭新政治意义。它不是一个"被给予"的身份,不是被媒介、民主派政客所召唤傀儡,而是彼此一起主动共同经历过的,也是整整几代人日后反复重访及再发现的共同文化。

打破"大中国",建设"小中国"?

香港评论家李怡在《苹果日报》发表文章指出,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对"爱国"主题作解释,说他们的"爱国不是指现政权的中国,而是追求未出现的民主中国",显然没有看到已有一个民主中国出现了,就是在台湾的中华民国。

李怡说,台湾现在无疑是独立政治实体,国际社会也接受这个身份,世界各国给台湾护照免签证的国家共132个,中国大陆就少得可怜了。台湾近四十年的政治发展,绝对不仅仅是蒋经国的开明政策带来的,而是台湾民主人士的争取和思维的改变导致的。当年有大陆民主人士在访台时,对在党纲上列明独立取向的民进党人士说:大陆不民主,台独不可能;大陆民主了,台独没必要。民进党人士的响应是:大陆不民主,统一不可能;大陆民主了,统一没必要。

把台独代入香港民主,将统一套入为融合,会是大中华派和本土自主派的分野吗?李怡认为,香港独立无论从国际条件还是大陆政情民情来看,在可见将来都不可能。但自主意识是争取民主的唯一出路。

李怡引述历史指出,毛泽东1920年在长沙从事"湖南自治运动",力主"湘人自治",在长沙《大公报》写了十二篇文章,其中说,"政治组织以社会组织为基础,无社会组织决不能有政治组织。有之只是虚伪。大国家是以小地方做基础。""所以中国之事,不能由总处下手,只能由分处下手"。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打破没有基础的大中国建设许多的小中国"。

李怡说,"毛泽东晚年虽变成一个大怪物,但他年轻时写的这些文章确实击中中国政治要害,对中国今天仍适用,因为中国至今都没有变","台湾现在是建起了小中国,香港原来在《基本法》规范下也可以建起小中国"。

摘编:张平

责编:石涛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