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参访再教育营 学员「欢欣鼓舞」接待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7.01.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外媒参访再教育营 学员「欢欣鼓舞」接待

中国政府首次开放外国媒体参观3个新疆的再教育营,强调新疆的「去极端化计画」十分成功,并表示目前不打算关闭再教育营,但被送往这些设施的人数将逐渐减少。

Symbolbild China Polizeipatrouille (Getty Images/AFP/G. Baker)

路透社报导,中国政府上週首次开放外国媒体参观3间新疆的再教育营,并表示关押人数将渐渐减少,但目前没打算终止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政府上週首度邀请一小群外国媒体到3处新疆的再教育营参观,试图藉此证明外国媒体之前的相关报导并非属实。此前,国际社会不断针对再教育营内的情形向中国政府施压,指出至少上百万的维吾尔族及其他少数民族成员被关押在再教育营内。

除了外媒外,路透社报导来自12个非西方国家的外交官也于近期受邀参观再教育营。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莱提·扎克尔 (Shohrat Zakir) 表示,再教育营透过教导学员法律与中文,来有效抑制极端主义的扩散。他说再教育营内的人数将逐渐减少,但无法确切说出目前的学员人数。他强调:「一百万人这个数字听了不仅令人害怕,而且不切实际。这全是谣传。」但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发言人则表示,中国政府试图透过再教育营摧毁维吾尔族人的身分。

再教育营内幕

人权团体与曾被关押的人曾表示,再教育营内条件很差,且学员长期受虐。他们也驳斥中国政府称学员在再教育营内接受职业教育训练的说法。为了闢谣,中国政府开放在喀什、和田及墨玉等处的3间再教育营给外媒参观。路透社报导,在参观一间课堂时,老师用中文解释,在婚礼或丧礼禁止唱歌跳舞是极端主义的表现。学员在记者进到教室时,抬头露出尴尬的微笑。据路透社形容,教室内学员全为维吾尔族人,而他们并无受虐迹象。

China Uiguren (Getty Images/AFP/J. Eisele)

报导指出,受访者都表示他们事前不知道会有媒体採访,并说当他们的中文、去极端化程度及法律知识被核定到达一定程度后,便能从再教育营「毕业」。

另一间教室内的学员用中文朗诵 「我们祖国疆土广大」的课文,而其他教室内,学员快乐的唱歌跳舞,并用英文吟唱 「如果你幸福你就拍拍手。」路透记者怀疑这是为了他们的参访刻意安排的桥段。几名再教育营的学生在官员陪同下,被准许接受简短访问。他们受访时都强调,是因为从地方官员口中得知再教育营后,自愿前来接受感化教育,并强调他们之前都受极端主义的影响。其中一名来自和田的26岁女性受访时表示,她5年前曾在邻居家中参与非法宗教集会,被告知女性该把脸遮住。她说:「我当时因受极端主义影响才开始戴面纱。」

另一名男子则强调,他之前曾因受极端主义影响,开始出现一些种族仇视的行为。当地警方因此建议他参加再教育营。所有受访者都表示他们事前不知道会有媒体採访,并说当他们的中文、去极端化程度及法律知识被核定到达一定程度后,便能从再教育营「毕业」。他们在营内可用电话联络家属,但不能用手机。此外,路透社也表示营内戒备并不像之前报导的那般森严。

追求更好的生活

去年,至少15个西方国家外交官写信给新疆的最高官员陈全国,希望就他们对新疆的担忧与陈全国会谈,但路透社报导他们并没有得到任何回覆。美国也正在考虑对陈全国与涉入侵犯人权的中国公司进行制裁。人权观察的资深研究员王松莲也说,国际社会必须提高对中国的施压。她表示:「中国政府开放外界参观再教育营的举动显示,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渐渐起作用了。」

中国官员接受路透社採访时表示,新疆政府正为了让居民有更好的生活品质付出全力。中国政府表示,它们的目标是让维吾尔族人成为中国主流社会的一份子,并指出过去两年新疆犯罪率不断下降,显示新疆的去极端化计画起了作用。被问及是否担心美国对中国官员的制裁时,共产党新疆党委常委徐海荣强调:「如果美国不让我入境,我也没必要去那边。」

伊斯兰教中国化

China Uiguren in Xinjiang (picture-alliance/epa/H. H. Young)

此外,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网週日也报导,週六 (1月5日) 中国政府与8个伊斯兰协会的代表会面,通过一项推动伊斯兰教中国化的5年计画。

此外,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网週日也报导,週六 (1月5日) 中国政府与8个伊斯兰协会的代表会面,通过一项推动伊斯兰教中国化的5年计画。文中表示,为了确保伊斯兰教能遵循党中央的政治立场,中国政府将于近期發佈5年计划的大纲。而报导也指出,代表群同意促使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相容,并採取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必要措施。中国伊斯兰研究中心副主任高占福接受《环球时报》採访时强调:「伊斯兰教中国化并不是为了改变伊斯兰的信仰、习惯或理念,而是为了让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更相容。」他说各地的清真寺将开始发放伊斯兰教中国化的相关书籍,帮助教徒更清楚这项计画的内容。

长期研究中国穆斯林社群历史与文化的奥克拉荷马大学政治系讲师史特普 (David Stroup) 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由于中国政府近期加强对宁夏与云南穆斯林社群的管控,他认为中国政府会持续打压未受政府认可的清真寺。而既然中国政府将重点放在中国化,这也代表任何过于异国的元素都可能从公共场所被移除。他指出:「去除公共场所的异国元素很可能代表去除招牌或告示上的阿拉伯文,甚至是拆除风格过于阿拉伯的清真寺。除了这些外在元素,中国政府也可能开始控制礼拜的方式,包含伊玛目如何宣讲古兰经。」

此外,因为中国政府已强调穆斯林社群聚集的地区必须致力于伊斯兰世俗化,史特普认为这代表中国政府会极力阻断中国穆斯林社群与伊斯兰世界的连结,并开始介入如何定义古兰经及伊斯兰教落实的方式。史特普强调,虽然目前无法预测中国政府是否会把在新疆使用的策略转移到中国其他地区,但既然中国政府持续将新疆视为宗教控制的典范,这代表它们极有可能从中吸取一些经验。此外,北京决定让国际社会在政府陪同下参访新疆的举动,也显示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如何看待它们打压新疆少数民族这件事有所警觉。

然而他说:「目前国际社会中愿意就此议题向中国施压的国家或组织仍算少数。我们需要更多国际组织或政府向中国施压,因为唯有如此,才可能迫使中国重新考量它们是否该透过集权方式来管理伊斯兰教与穆斯林社群。」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