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友人”何伟未能获得川大续聘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31.05.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外国友人”何伟未能获得川大续聘 

《纽约客》杂志撰稿人何伟以出版过《中国三部曲》而知名。2014年他曾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导”采访时说过“不做中国问题专家,只做一名想要理解中国的外国人”。这位原本被看作是中国的“外国友人”的何伟现在却无法延续在四川大学的教书合同。

Chengdu, China

啊,成都

(德国之声中文网)上周日下午(5月30日),以写作中国主题的美国知名作家兼记者何伟(Peter Hessler)委讬好友发表英文声明,证实自己原本希望继续留在中国川大执教,但未能成功续约下一学年的合同。这样,本学期结束后,何伟将与家人一同返回美国,他的在华签证也随着合同结束而到期。

多家自媒体在网上转载了何伟用英文撰写的短文。该文没有说明不再续聘的理由。

何伟肯定了过去2年在成都的生活,并对四川大学表达感谢。他写道,“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还能重新返回中国。”

何伟发表过被称作“中国三部曲”的纪实作品,其中《江城》(River Town: Two Years on the Yangtze,2001)和《寻路中国——从乡村到工厂的自驾之旅》(Country Driving: A Chinese Road Trip,2011)在中国大路发行,而三部曲当中的《甲骨文》(Oracle Bones: A Journey Between China's Past and Present, 2006)则是繁体在台湾和香港出版。

他的经历折射中美关系的恶化

何伟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参加美国志工组织和平工作团(Peace Corps),进入四川偏僻乡村担任两年英语教师,他的作品《江城》就是以这段经历为基本素材写成的。后来,何伟成为著名杂志《纽约客》(New Yorker)的驻北京记者。

2010年他举家搬到埃及,2019年8月何伟全家再次回到中国,在四川大学的匹兹堡学院教授非虚构写作课程。他曾表示,计划同家人在四川生活5年。他在四川大学开课一事曾在读者圈引发轰动。那时,美国驻成都领馆还没有撤离,但没过多久,2020年7月,中国驻休斯顿领馆被迫关闭,作为反制,中方也关闭了美国驻成都总领馆。

媒体一般认为,何伟此时离开川大,只能在中美关系继续恶化、两国互驱对方媒体工作者的大背景下解读。

聘请何伟的川大匹兹堡学院,是由川大和美国匹兹堡大学合办,2013年川大校长谢和平访问美国匹兹堡大学时敲定的合作,2014得到教育部批准,当年堪称中美联合办学的新尝试。几年过去,这种探索已经变成了“负担”。

Covid-19-Graffitis | China

何伟没有写武汉逆行者可歌可泣的事迹

何伟不虚构,却是选择性记录?

作为《纽约客》作者,何伟在四川教书期间也发表了数篇纪实作品,比如去年3月30日的《成都封城生活(Life On Lockdown)》。作者细微观察自己家楼下的快递站,可以在那里一一摸清邻居各家的快递情况。这在中国各地的居住小区里习以为常的小事,可以看成疫情期间继续满足市民的生活需求,是保障民生的手段,但也可以将之看成中国防疫工作者不尊重隐私。

他在文章中采访的一名武汉当地医生,没有讲述那些“逆行”医疗工作者的感人故事,而是说:“我们基本的需求被满足了(至少食品和衣服充足)。现在让我想起我小时候计划经济的时代……几乎没有香烟、酒、茶、小吃、饮料或宠物食品。可能情况会变好吧,谁又知道呢?”

另一篇去年10月发表的《被封的城》(The Sealed City)里,何伟叙述了参与建造火神山医院的工人们。一名包工头说,“其实有许多工人逃走了”,还说用“祖国”之类的字眼感动他们是没有用的,虽然他们不是完全没有爱国热情,但是这些人肯留下来建造火神山,主要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中国《观察者》网站今年3月曾发表署名文章认为,像何伟先生这类游走于亚欧两地的非虚构写作者主打的其实是观点里的异域风情以及信息差。他们确实不虚构,“只是会选择性记录”,用最妙的笔法和最娴熟的技巧,写美国读者最爱看的中国故事。

今年3月发表的《制造外交》(Manufacturing Diplomacy)中,何伟提到了美中互相驱逐记者,“对美国人来说,中国基本上是关闭的。一旦美国开始失去这小部分居住在中国的核心外交官、记者和商人,已经非常有限的关于中国的知识一定会变得更少。”

不知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何伟是否想到了自己? 据路透社报道,几乎同一时间,今年3月,何伟参加了中国发展论坛,这是一个由政府举办的高规格活动,他还在一小组讨论上就媒体对武汉如何处理疫情爆发的报导发表了见解。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