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在德国打黑工有何权益 | 经济政策 | DW | 04.03.200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经济政策

外国人在德国打黑工有何权益

随着欧盟东扩,在德国打黑工的外国人越来越多。这些人成天提心吊胆,受尽剥削与欺侮。即使被“黑”了往往也只能认了。就此,欧盟专门立项,调查了德国在这方面的控制、现状和欧盟东扩带来的变化。

在德国收割芦笋的波兰人

在德国收割芦笋的波兰人

他们插种芦笋,搅拌混凝土,擦尘吸地-成千上万中东欧人在德国非法打工,主要行业是农业,建筑业和私人家务,工资极其微薄,而又没有保任何险。其中包括许多波兰人。虽然由于欧盟东扩,波兰人进入德国已经不需要签证,但他们却无法从德国当局那儿获得干这类活的工作许可,

一旦出现问题,比如得不到东家许诺的工资,他们多半只能是束手无策。原因之一,只有极少的人能够说象样的德语,原因之二,他们都害怕,害怕被发现打黑工的事实,害怕受到惩罚。

实际上德国法律是给了他们权利的:法律规定,凡工作者就有获得工资的权利,即使是非法居留,根本没有工作的权利,也不例外。然而许多外国人对这个权利一无所知,或者即使知道,也不明白怎样才能争得自己的权利。

从1996年开始,柏林的波兰人社会委员会给来自波兰和其它东欧国家的非法打工者提供咨询,告诉他们,什么是他们的权利,怎样争取自己的权利。这个组织的理事会主席齐鲁斯说:

“我们经常要做很多说服工作,有时要花很大力气,才能说服那些来自波兰,在这里非法打工的人向劳动法庭提出起诉。我们的经验是,劳动法庭的法官不问居留许可的情况,而只问是否存在工作关系,如果存在,由此产生的权益是否得到了满足。”

今年一月作出的一个法院判决具有开拓与指导意义:首次有一名非法打工的波兰女子赢了起诉她的东家的官司。东家是一对德国夫妇,她曾作为佣人在他们家劳动。一次受伤后,东家拒绝继续支付工资。汉诺威劳动法院判波兰女子有理:由于存在工作关系,即使是黑工,但受雇人有权获得她的工资。这对德国夫妇必须付钱给她。

针对在德国非常打工的波兰人的状况,奥尔登堡大学的一个专家小组作了调查。这个调查报告是欧盟的一个研究项目的组成部分。参加这个项目的除了德国外还有英国,希腊和意大利。

这次多国调查的目的是,了解与比较欧盟各成员国是如何限制非法工作移民的。结论是:虽然所有国家都对非法移民采取严格限制,但有关措施的实施在国与国之间却有很大差别。奥尔登堡调研小组负责人弗格尔女士说,德国是最严格的国家。在德国,监督者不仅是劳动局,而还有海关和秩序局。

弗格尔说:“这么多监督机构跑到工作地点去,检查是否有人在没有居留许可或工作许可的情况下工作,这在其它国家是没有的。所以就产生了这么一个结论:德国的检查体系更严格,精力更集中于非法的外国人打工现象。”

奥尔登堡的专家们也调查了,来自波兰的有关打工者对这些检查是如何反应的。结果发现:非法打工的男人被查获的要比女人多得多。主要原因是,男人多半在建筑行业或农业领域打工,而这些领域正是经常受到检查的。而女人多半在私人家里打工,有关当局很难对此进行检查。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很难证实她们在私人家里确实是在打工挣钱。她们可以对检查人员说,她们是这家人家的朋友,只是来帮帮忙。

调查报告还显示了一点,在德国打黑工的波兰人抱着很大的希望,希望他们的祖国能够早日成为欧盟成员国。那样,他们就会逐渐获得欧盟成员国公民的权利:商品、资本和服务的自由流通。所有公民都能在欧盟范围内自由选择他们的居住与工作地点。

然而,加入欧盟后,还有一定的过渡期限。以德国为例,七年后劳动市场才对欧盟新成员国开放。这是因为德国担心廉价劳动力大规模地涌入。

欧盟各成员国对此的规定有很大差别。哈勒经济研究所的专家加布里施说:“主要是德国和奥地利说:我们要七年的过渡期限。有的国家说:我们两年后就开放我们的劳动市场。还有一些国家说:我们一开始就自由化。这当然会对移民潮产生引导作用。”

因此,加布里施估计,新的移民潮首先会涌向那些没有过渡期限或过渡期限很短的国家,比如瑞典或荷兰。但是,德国是否能够通过这个七年过渡期限减少外国人非法打工的问题,还很难说。

经济专家们还不敢就欧盟东扩实施后的发展作出预测。他们认为,非法工作移民的数量只有在这些人的祖国经济状况变好之后才会真正减少。

(Britta Kleymann / 平心)

DW.COM

  • 日期 04.03.2003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3K9n
  • 日期 04.03.2003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3K9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