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佣在港:他们可以活得更好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2.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外佣在港:他们可以活得更好

香港虐佣案震惊国际,并触发了近千名外佣上街游行。如此激烈反应不禁令人好奇,这群远道而来的佣工过的生活到底如何。

(德国之声中文网)每一个星期天,香港中环各处都挤满了外籍佣工,想找一个本地人的脸孔也不太容易。有的成群的在街上走、找到位置的就铺上地毯,坐下来"野餐"、唱歌、闲聊,人人兴致勃勃。

1月19日,中环还是一样的拥挤。不同的是,外佣们这次不是唱歌,而是怒喊。近一千名外佣上街游行,高举"我们是工人,不是奴隶"及"为Erwiana争取公义"等字句。

二十三岁的印尼籍外佣Erwiana Sulistyaningsih被虐案,触发了是次游行。Erwiana去年5月到香港工作,工作其间疑遭女雇虐待,包括掌掴、棍殴与淋开水等恐怖行为,导致脸部浮肿、满身伤疤、骨瘦如柴。据悉,Erwiana更遭禁食和禁睡,时间长达8个月。回到家乡之时,她已经无法正常走路,更要紧急送进医院。事件曝光后,44岁女雇主罗允彤在机场离境前被警方逮捕,其后更被指至少涉及3至5宗同类案件。

地位低微不受尊重

在东南亚国家,民众出国成为移民工非常普遍。亚太地区如香港、新加坡及中东地区如沙特阿拉伯均是工作热点。据统计,菲律宾每年大概有2百万人为移民工,而印尼每年则有25万人离国当外佣。他们离开时都充满希望,想要在外地赚更多的钱,好让家人安然度日。在德国之声印尼编辑部工作的布迪文表示:"在印尼,我们称这群人为'在外地工作的英雄',因为他们实在送了很多钱回家" 。然而,这群英雄在他乡的遭遇,却不是每一个都符合这尊贵的称号。

在香港工作了一段时间的菲籍佣工路比(Ruby)表示她有朋友曾经受苛待。"我朋友曾被雇主的小孩骂,后来他还拿玩具扔她的眼",路比说。后来这位友人向女雇主投诉,雇主不但不相信她,还说她只是个佣人,该专心工作,没有权利去说谎话。"那个女雇主在入境事务处工作,老公是警察。约又签了,我朋友没有其他选择。"

Hong Kong - Tausende demonstrieren gegen schlechte Arbeitsbedingungen für ausländische Hausangestellte

近千名外佣上街游行

Erwiana和路比的友人并非单独事件。慈善组织"移民工牧民中心"(Mission for Migrant Workers)曾于去年访问在港工作的3千名外佣,其中接近六成人曾遭受言语暴力,遭受身体暴力和性暴力的则各占18%及6%。国际人权组织早前更狠批外佣在香港待遇"犹如现代奴隶"。她们需要24小时侯命,煮饭、看护、打扫样样做齐,工资却只有大概400欧元。减去所欠中介公司的债务和给家人的生活费,每月实际上只剩下大概150欧元过活。

雇主及雇员关系理应中立,为何会有虐佣个案在香港发生?外佣的社会地位让她们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他们被标签、地位普遍低人一等。部分移民工从向中介公司申请来港的一刻起,这种阶级观念已经形成。她们很多人需要向中介公司借钱来香港及支付培训费用,然后分期归还。路比表示有些中介公司甚至把他们的护照扣起,以防她们赖帐。"这就是为什么Erwiana不能走的原因,"她补充。她们被债务和合约捆绑,这种身份显得她们地位低微。

同时,雇员强制在雇主家中留宿这种制度加剧雇主雇员关系的不平衡。印尼国家劳工安置保护局局长希得亚(Jumhur Hidayat)表示,当雇主雇员在一个屋檐下居住,他们的关系就不会像一般的公司那样客观和中立,而是主观的,且牵涉大量情绪。吃喝住宿都由雇主提供,加上要全天候在家工作,令权力更侧重于雇主一方。此外,外佣未必可以和每一个家庭成员关系都一样的好。"她可以和雇主关系好,但不代表和他老婆关系同样的好。同住难免造成纷争。" 希得亚说。

此外,各地政府没有相关法律保护在家居工作的外佣,也造就了悲剧发生。这也是部分中介公司可以利用法律灰色地带剥削外佣的原因。希得亚表示很多地方的民工法例只限于在外面工作的人,对于在家居工作的人则没有任何规定。他又指,很多中东地区的工作条件很差,而且没有法律这些外佣提供保障。

Erwiana Sulistyaningsih

Erwiana被虐至满身伤疤、骨瘦如柴

而且,有很多外佣本身不清楚自己的权利。"当悲剧发生时,他们不敢出声,不知道可以做什么,"路比表示。她们害怕,只能默默忍受一切。

运气问题?

但外佣在香港的待遇似乎不是到处也一样差。路比自己就是一个幸运的例子。"这个家庭的成员把我当成朋友看待,他们十分友善,"她说。她认为不可以概括的说所有工人待遇都很差。"有时候这真的是运气"--她的中介公司非常乐意帮忙,亦告知了她们有什么权利。要是雇主苛待,她可以打电话给公司投诉。已经本科毕业的路比选择了留在香港,不久她妹妹也会来港工作。

希得亚亦表示Erwiana是个极端个案。他承认在香港的确是有不同程度的苛待个案,但虐待到这种程度的并不是常见。但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港府没有为外佣提供足够法律保护这个事实。

外佣应得到更好保护

印尼政府正在想办法增加对移民工的保护,避免同类案件再次发生。希得亚指,政府会为移民工提供更多职前培训。此外,当地政府会和其他外地政府建议立法,为移民工提供保护。要是其他政府不愿意,印尼会停止输出劳工到当地。沙特阿拉伯、约旦、叙利亚等地,都已被印尼下了禁令。至于香港,希得亚认为该地制度比较尊重人权,而悲剧曝光以后,港府也高度重视事件,并立即跟他们相讨解决问题的方法。

此外,印尼正积极推广"选择性同住"的政策,让雇员可以选择是否与雇主同住。"这制度在马来西亚槟城已经实行了一段时间,效果很好,"希得亚表示。他相信这一制度在香港也可以实行,平衡雇主及雇员间的关系,让在港外佣可以活得更好。

作者:李幸璇

责编:石涛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