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卡托年度报告:2020年中资投资欧盟10年最低 | 经济纵横 | DW | 17.06.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经济纵横

墨卡托年度报告:2020年中资投资欧盟10年最低

中国在欧盟的直接投资继续呈下降趋势,2020年的投资额同比降45%,呈10年来最低。

中资进入德国收购最高的年份2016年德国机器人制造商Kuka被中企美的收购

中资进入德国收购最高的年份2016年德国机器人制造商Kuka被中企美的收购

(德国之声中文网)周三(6月16日),德国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与美国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联合发表题为“中国在欧洲的直接投资”的年度报告,指出中国在2020年对欧盟28国(包括英国)的直接投资(FDI)下降到65亿欧元,呈10年来最低,同比降幅为45%。2019年中国在欧洲的直接投资为117亿欧元;而同顶峰时期2016年的500亿欧元相比,差距更是明显。

但报告的数据同时显示,中国在欧洲的绿地投资(即创建投资)创下2016年以来新高,达到近13亿欧元。

中国的投资额集中在德、英、法三国,约一半的资金流向这3个国家。2020年,德国仍然是中国在欧洲投资最大的接收国,占总投资的30%;波兰上升到第二位,得到8.15亿欧元。中国对英国投资下降最大,同比下滑77%,但总额仍排在第三位。

从中国方面看,国企占中国对欧洲直接投资总额的18%,高于2019年的11%,集中于能源、基础设施以及基础材料领域。中国私营部门的投资下降近50%。

这份报告认为,中国在欧洲的直接投资还在继续遭遇“迎面的冷风”。今年一季度的数字证实,来自中国的投资金额只达到7亿欧元,而去年同期,虽然有新冠疫情的困扰,投资额是今年的两倍;2019年的同类数据更是今年数据的12倍,高达80亿欧元。

欧洲和德国都提高了外资准入门槛

欧盟是一个开放的市场,这一特征拥有足够的吸引力。但涉及到国防和能源供应等领域,欧盟对外资投资设下保护屏障。2020年10月,欧盟《外国直接投资核查框架》((FDI screening framework)生效,它规定,成员国在关键投资领域可以干预,必要时,禁止收购。

去年,欧盟14个成员国,其中包括意大利、法国、波兰、匈牙利等收紧了外资准入审核程序。

去年4月,德国也调整了外资投资政策,按照新版《对外经贸法》(Aussenwirtschaftsgesetz),非欧盟投资者收购德国关键基础设施或关键技术领域的公司,如果股份超过10%,须申报给德国联邦经济和技术部门审批。在此之后,德国政府叫停了几项收购项目。

Symbolbild China Europa Handel Wirtschaft

欧洲收紧外资投资门槛,谨防中资

3个案例

2020年秋季,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CASIC)有意向并购德国北威州的ISMT公司,但受到德国联邦政府的干预。ISMT是一家拥有150名员工的中小型公司,研究和掌握移动5G与卫星无线电技术。德国联邦经济部否决该案时给出的理由是为德国安全构成“实在的重大危险”。

而另一家纯金属材料公司PPM Pure Metals的收购案也颇有戏剧性。该公司在德国萨克森-安哈特州以及下萨克森州有多家分公司,其部分产品直接向德国联邦军供货,因此具有战略重要意义。但公司面临破产,来自中国的同行竞争对手广东先导稀材股份有限公司计划收购。德国国防部出面阻拦。PPM Pure Metals的多个分公司倒闭。2020年年底,德国联邦政府最后还是批准了广东先导稀材收购PPM Pure Metals的一家位于下萨克森的分公司。

不过,2020年4月,中国中车株洲机车股份有限公司(CRRC)收购位于德国基尔福斯罗集团机车业务部门(Vossloh Locomotives)的案子,得到德国反垄断机构联邦卡特尔局的批准。据《中国投资平台》的报导,该公司机车业务部门是欧洲市场上调车机车行业的领导者,拥有40%-50%的市场份额。然而,近年来福斯罗机车部门在创新推进技术方面缺乏投资。德国网络媒体China。Table认为,这场收购案使双方的互信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修复。

(综合报道)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