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文摘: 香港“戡乱时期”,欧洲何所作为? | 评论分析 | DW | 05.07.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墙外文摘: 香港“戡乱时期”,欧洲何所作为?

有评论指出,德国政府把定于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中欧特别峰会放在莱比锡,也许并非巧合。莱比锡市民曾在1989年抗议东德共产党专制的历史,对今天有何启发?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政府把定于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中欧特别峰会放在莱比锡,《纽约时报》本周发表的文章《西方该如何建立可行的对华政策》作者Jochen Bittner(《时代周报》(Die Zeit)辩论版面的共同负责人,也是一名观点文章作者)认为,这也许并非巧合。莱比锡市民曾在1989年率先走上街头,抗议东德共产党的专制和对自由的蔑视。当时很多人担心当局会不分青红皂白地镇压要求基本民主自由的抗议者,就像那年6月中国共产党所做的那样。

文章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欧洲正夹在两个对立的大国之间--特朗普好战的美国和习近平不断进逼的中国--两国都蔑视多边主义,将贸易作为武器。作者认为,西方迫切需要更多战略眼光。有一种方法可以达到这个目的:把美国的愤怒和欧洲的友好这两条目前还不成熟的轨道巧妙地结合起来。所以,如果默克尔和习近平的莱比锡会晤推迟,这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如果中国的目的是挑拨西方大国之间的关系,那么西方国家可能应该先就中国问题举行自己的峰会。

党委书记领导来戡乱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香港进入党委书记领导戡乱时期》,作者李平认为,中共港共都不承认香港进入紧急状态而实施全国性法律,但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台湾在33年前的7月1日也颁布过《动员戡乱时期国家安全法》,只是四年后就结束动员戡乱时期。如今,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出任香港国安顾问,香港已进入党委书记领导的动员戡乱时期,这个时期会长过台湾吗?「2020+4=?」这条题,答案不是由历史决定、不是由中共决定,而是将由香港人和文明世界决定。

中共为什么不干脆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而实施全国性法律,非要兴师动众另立港版国安法,惹来「1997+50=2020」的讥讽?作者认为,因为紧急状态总有解除的时候,实施国内版国安法是有时限的,而中共替香港立法就可以一劳永逸、可以落实「问题导向」原则,对香港政制作出新的"顶层设计",以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把党领导一切的机制移植到香港。

报告"禁语委员会":有人竟然叫"振英"!

香港《独立媒体》发表文章《建议政府设立一个"禁语常务委员会"》,作者钟剑华说,香港有一个叫做"禁毒常务委员会",这个组织已经很多年,但毒品问题却是不断推陈出新,不见得可以得到禁绝。但既然特区政府这么迷信权力,以为可以控制人的思想及动机,建议特区政府倒不如考虑加开一个"禁语常务委员会"试试。第一个任务应该是列出一份禁语清单,好让香港市民有所依据。

作者说,要禁这个,要禁那个,是迷信权力的政府经常用的方法,也是经常会犯的观念错误。而且往往其身不正。就举一个政府经常说要"禁"的事务作例子。当年,中国在名义上是宣称用了七年时间就彻底消灭了公娼、暗娼,但却没有说已经消灭了"私娼"。实际上,私娼一直都存,而且是得到政府的组织、安排和培养,主要服务对象正是这些高层领导人。希望这一次,站在国家安全的立场,政府不要做得如此虚伪,例如要强制某啲带有殖民地色彩的领导人名字改名,不可以叫"振英"或者"英年",简直是叛国!一定要切切实实,责成这个建议中的"禁语常务委员会"把所有要禁的"禁语"清楚列出。功德无量!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