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文摘:高科技防疫难敌中国官僚制度 | 媒体看中国 | DW | 09.0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高科技防疫难敌中国官僚制度

有评论认为,一些病毒学及高科技应用在诊断上的进步已有目共睹,但可惜这些进步并没有有效地被运用来控制武汉肺炎疫情,防疫体系反而被中国的官僚制度所击溃。

(德国之声中文网)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文章《台湾肺炎防疫困境与中国未从SARS中学到的教训》,作者苏益仁问:自SARS以来,中国在妥善应对像是新型冠状病毒这样的大规模疫情时真正学到了多少?而台湾政府以及两岸在携手抗击疫情上又是如何?“作为SARS期间台湾的疾病管制局局长,我亲身体验到了这场危机如何被扭曲地处理,以及政治与外交博弈对于防疫工作造成的阻碍”。

 

文章说,此次武汉肺炎疫情中国虽然又一次严重失控,但在一些病毒学及高科技应用在诊断上的进步已有目共睹。但可惜的是,中国这些高科技的进步并没有有效地被运用来控制武汉肺炎疫情,防疫体系反而被中国的官僚制度所击溃。这是中国在科技及经济发展之余必须去深思的地方,如果不去改变现有的政治体制及通报体系,则目前武汉冠状病毒及未来其他新疫情的发展将充满不确定性。

 

作者认为,未来几个月武汉肺炎疫情将会如何演变是两岸及全球的大挑战。显然地,武汉封城及全球公卫紧急事件在未来几个月将对中国在健康、医疗、社会及经济产生巨大冲击,而台湾也必将会受到波及,其影响可能远大于SARS。

 

张继先按章、李文亮违法,谁都没挡住疫情

 

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别让普通人李文亮,仅仅成为体制崩坏的注脚》,作者郑昶人说,李文亮之死也引发了肺炎危机以来,在内地互联网上肉眼可观察到的大型舆论波动之一。作为医生,李文亮不过是尽到了自己的本分,而一个只不过是尽本分的人,成为了殉道者。在李文亮病逝的这一天,几个小时前的下午五点,湖北省省人社厅和省卫健委在网站上通报,给予张定宇、张继先两位前线医务人员记大功奖励。

China Wuhan Augenarzt Li Wenliang gestorben (Imago Images/Ritzau Scanpix/Li/Ropix )

香港端传媒:李文亮不过是尽到了自己的本分。

 

文章说,到头来,张继先按章、李文亮违法,谁都没挡住疫情,瘟疫的结果,是武汉乃至各地成千上万人的悲剧,是许多家庭的痛苦甚至破碎。这样一场公共卫生灾难,归根到底不是取决于一线的某一个人,而是系统的败坏,他们本没有必要成为英雄,而如今一人因着红头文件成了锦旗,一人却已离开人世。

 

作者说,我们甚至能够在当下就预见到这件事情可能的结果——随着宣传部门的指令下行,微博热搜撤回,各类社交媒体平台严格管控评论。“全力抢救但最终还是离开人世”的惋惜会代替愤怒。其实同样需要奇迹的不仅仅是祈祷着的人们,也包括到这一刻依然试图控制舆论的一方,他们知道“吹哨者”的去世将把愤怒导向自己,故而在“李文亮去世”热搜上千万之后,手动降温。

 

中共显然已经做足了疫情不能善了的心理准备

 

台湾《上报》发表文章《关于战疫 中共有无最终解决方案》,作者卓然说,当武汉“火神山”与“雷神山”医院像海市蜃楼般拔地而起,武汉市民也许曾经燃起过一丝希望,可是当“方舱医院”影像曝光之后,人们不禁开始狐疑:这哪像是用来救人的医院?根本就是奥滋集中营的现代翻版。

 

文章说,从先后已有七十几座规模城市封城来看,中共显然已经做足了此事不能善了的心理准备,这种心理质素可以从独裁者的历史行为里找到答案。希特勒认为逐一消灭犹太人,既浪费作战资源又没效率,于是毒气室集体消灭便成为理想的“最终解决方案”,六百万人灰飞烟灭,连子弹都省了。如果这就是中共面对世纪浩劫的“最终解决方案”,那也只能承认“人之异于禽兽者几稀”确有几分道理,仅存的差别,或许就只剩下“全面扑杀”或“隔离等死”的取舍了,如此一来,吹哨者李文亮医生的悲壮牺牲,便显得一文不值了。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