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文摘:维园,一张巨大的空椅子 | 媒体看中国 | DW | 06.06.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维园,一张巨大的空椅子

有评论认为,今年六四之夜,维园烛光之海不再、人海不再,一如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时的空凳。六四之夜清空维园,清空不了已烙印在香港人心中的维园烛光,清空不了维园烛光照亮世界的历史。愿意点起心中烛光的人,只会比往年更多。

Hongkong Jahrestag des Massakers am Platz des Himmlischen Friedens

《苹果日报》发表文章《让心中烛光铺满维园照亮世界》,称维园的六四烛光让国际社会看到香港人的精神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让心中烛光铺满维园照亮世界》,作者李平说,维园31年的六四烛光,让天安门母亲感到温暖──"照亮我们艰难的路程"。维园31年的六四烛光,让国际社会看到香港人的精神──"照亮了香港人的名字"。今年六四之夜,维园烛光之海不再、人海不再,一如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时的空凳,场面让人心酸、让人落泪。然而,空凳树起了刘晓波不曲不挠追求民主的形象,空荡荡的维园依然铺满香港人心中的烛光,铺满香港人对六四死难者亲人的温情,铺满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的热情。

作者说,维园的六四烛光集会一直被视为香港一国两制的一个象征,如今烛光熄灭,正正是一国两制又熄灭了一盏灯。虽然当局只以防疫为由而非以国安法封杀维园烛光集会,虽然林郑月娥还在扭扭拧拧不公开宣判"结束一党专政"口号违法,但香港亲共政客、中共御用学者取缔支联会、取缔维园烛光集会之声不绝,当局今日又将出动7,000警力布防,在在显示港人曾享有的一国两制之下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已随维园烛光之海消失。

DW.COM

作者说,显而易见的是,六四之夜清空维园,清空不了已烙印在香港人心中的维园烛光,清空不了维园烛光照亮世界的历史,只不过是让维园的烛光在香港人心中点亮。而且,愿意点起心中烛光的人,只会比往年更多,结果就是对六四的缅怀、对民主自由的诉求,更加深入人心。

"真正的丑闻"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说"背后真正的丑闻》,作者Bret L. Stephens认为,如果新冠疫情最终被证实是由中国武汉一家实验室的泄漏引起的,这将成为历史上最大的科学丑闻之一。但是这个尚未证实的可能丑闻掩盖了一个依然有待消化的真正丑闻,那就是太多媒体守门人(既有社交网络也有主流媒体)长期拒绝认真对待实验室泄漏理论。

文章说,Facebook今年2月在其平台上禁止了实验室泄漏理论,而一直充当中国政权宣传喉舌的世界卫生组织是否应该成为Facebook上关于新冠病毒"虚假信息"的权威?如果像Facebook这样的公司的目标是让世界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不是在模仿中国政府的非自由主义方法的同时为其虚假信息洗白,那就不应该是这样。值得赞扬的是,Facebook上周改变了立场。新闻机构正在悄悄地纠正(或偷偷编辑)去年的轻视性报道,有时会使用武汉实验室工作人员在2019年秋季感染类似新冠病毒病的新信息作为遮羞布。公共卫生界正在重新审视它的新冠病毒起源故事。

GDP只是重要指标之一

一位大陆学者写文章为大陆没有任何一个城市的人均GDP超过台湾感到遗憾,因为如果大陆有许多城市人均GDP超过台湾,就可以显示大陆的制度比台湾好。台湾《风传媒》发表文章《人均GDP的迷思》,作者林祖嘉指出,GDP只是衡量一个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之一,经济发展还有其他很重要的指标,比方说,通货膨胀率、失业率及所得分配都是显示一个社会经济表现的重要指标。如果再把层次拉高一点,国际上有很多重要的社会发展指标,包括人均寿命、教育水准、医疗品质、空气污染、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选举制度与政府效能等等,这些都是所谓"制度"下的产物。如果要谈"制度竞争",当然不只是看经济表现而已,其他的指标应该都是人们选择的重要考虑因素。

文章说,本来大陆几个一线城市的人均GDP已经超过台湾,但是在这一次人口普查的结果显示又低于台湾,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因为这几个城市的人口数比原先估计的多了很多,导致其人均GDP被拉低。其实这反应大陆统计上经常出现的问题,就是统计数据的不确实,而造成人们对其统计数据的信任问题。其次,在西方国家(包括台湾在内)通常只有计算"国家"GDP及人均GDP,而很少看到计算"城市"GDP的,因为GDP中包括进出口,这些是海关统计,大都属于属中央政府,一般地方政府不会有海关统计,因此城市就很难去统计其GDP的大小。而地方政府在计算国民所得时,会采用要素所得的统计方式,包括薪资、利息、租金与利润等方式来计算。而为了能实际反应一个家庭可使用所得的大小,因此通常都会用所谓的"家户可支配所得"(household disposable income)。因此,如果两岸真的要比较收入的高低,应该用家户所得来比较可能更为精准。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 2021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