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文摘:红色春晚 歧视你也歧视我 | 媒体看中国 | DW | 18.02.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红色春晚 歧视你也歧视我

有评论认为,春晚已经不再考虑推陈出新,成为不加掩饰的政治献礼。其节目在对非洲人搞种族歧视的同时,也充满着对中国人的歧视。

(德国之声中文网)台湾《上报》发表评论《红色春晚是如何炼成的》,作者秦胆认为,过去关于春晚节目推陈出新的讨论已然趋于无形,取而代之的是近年来主办者对主政者的政治献礼。聚集了文艺界名流的春晚,既是闹轰轰的娱乐秀,也是有着政治指标意义的宣传阵地。以2016年猴年春晚为分界,春晚从节目台词到主持人串词,多处直接套用时下党政语汇,强行点题,春晚俨然成为有着节目表演的两会。原本应当具有趣味性与艺术性的晚会完全党化,直截了当、不加遮掩地高举、紧跟政治形势。

文章说,央视春晚用政治化的词句将民众推开,却还言之凿凿代表最广大的群众与先进文化,这种南辕北辙的矛盾言行更为晚会增添了几分荒诞色彩。受到2016年春晚负评如潮的影响,2017年宣传审查机构"以史为鉴",加大互联网上对春晚负面言论的审查力度。公器私用、好大喜功、对上负责、私相授受,从节目内容到筹备策略,春晚也是当代中国政治文化的外化与缩影。当然,任凭千夫所指,我自岿然不动,岁岁年年人不同,春晚依旧笑春风。

春晚歧视非洲人也歧视中国人

台湾《风传媒》发表文章《只许中国人放火,不许老外点灯》, 作者李华说 , 相比于中国人眼里别人对自己的歧视,他们对其他族群的歧视似乎是和风细雨、无伤大雅。他们习惯称呼西方白人为鬼佬,日本人是鬼子,韩国人是棒子,印度人是阿三,非洲人是黑鬼,其他一些穷小弱的国家都懒得理他们,这应该是大部分中国人的心态。

文章说,中国有句古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的意思是你自己不想要的东西,也不要给别人。中国人真正做到了吗?现实情况应该是只许中国人放火,不允许老外电灯。中共官媒央视的春晚在今年带头搞起了对非洲人的歧视,一个叫做《同喜同乐》的小品节目里,中国女艺人娄乃鸣为此涂黑脸、刻意把臀部弄大扮演黑人,另外一名非洲裔表演者饰演猴子角色。小品的主题无外乎宣传中国的高科技和文化软实力,以及中非关系的友好,但是片中也充满了中国人自己的那一套歧视,什么高富帅、一夫多妻制。几亿的中国人看到了这样的小品,一笑而过,浑然不知自己已经严重冒犯了一个族群。

邓小平有权也没推动政治改革

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文章《站在习时代,如何评价邓小平》,作者邓聿文说,邓的最大问题,是在他有权力和权威的时候,未能运用这种权力和权威,适时发动和推进政治改革,将中国导向民主轨道,反而干掉了两任总书记,扼杀了处于襁褓中的政改。尽管和其同时代的中共元老比,邓要显得相对开明,在八十年代早期,邓并不反对或者说也主张政治改革,他在1980年所作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至今仍是中共最重要的政改文献,但邓政治改革的边界,从没有超出政府改革的范畴,换言之,邓是把领导体制的改革当做政治改革。虽然从宽泛角度说,这也是政改的一部分,但不是主体部分。

文章说,当时执政党为让红二代不参与、干预政治,有意将他们赶向商场,赋予他们各种各样的特权和政策优势,变现为财富。中国的市场经济就是一部权钱交易的市场经济,党政干部领导在参与经济活动的过程中,获得了包括经济利益和政治升迁在内的私人收益,而执政党为保执政稳固对这种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展示出了巨大的容忍度。一言以蔽之,权力和资本的结合及其失控是邓式改革的副产品,但也促成了习近平的集权和反腐。安邦的被打压,就反映以权贵集团为代表的裙带社会主义,在习近平看来,已经触及到危及执政党统治的问题。

Papst Franziskus I. (li) beim Gruppenbild mit chinesischen Gläubigen (picture-alliance/Pressefoto ULMER/A. Lingria)

教宗方济各2016年同中国教徒在圣彼得广场

中共迫害教徒,谁也不该沉默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不为正义发声 将为邪恶陪葬》,作者李平说,就在中梵建交消息频传之际,中国并未停止对忠于教廷的家庭教会的迫害,并未停止对天主教的整治。仅过去一周,河南省郑州市就有20多个家庭教会被查封。尤有甚者,政府规定,教堂中不能出现一个小孩,否则必须关闭,教堂贴的春联也必须多宣传政府少宣传教义。教宗和梵蒂冈高层究竟是否掌握中国这些情况,还是自欺欺人地不闻不问,不无疑问。

文章说,无论你是否天主教徒,都不应再对中共迫害教徒、对梵蒂冈向中共跪低保持沉默。香港一群学者、律师挺身而出发声,因为他们希望教宗莫忘初衷:"有时候我在问,今日世界谁在真正关心衍生建立百姓的过程,以抗衡急功近利的做法,即使这做法可产生容易的、迅速的、短期的政治利益,却不能提升人性的圆满。"86岁的陈日君连日疾声呐喊,因为他担心在一国两制被侵蚀之下,将来连香港都会出现爱国教会。这不是杞人忧天,而会是国际绥靖中共、中共统战香港的结果。

 

摘编:张平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