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文摘:《玻璃心》站着就把钱挣了 | 媒体看中国 | DW | 24.10.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玻璃心》站着就把钱挣了

有评论认为,中共的逻辑就是我有钱,想挣钱先跪下,不跪就断财路。但偏偏黄明志和陈芳语不但骨头硬还站着把钱挣了,对中共来说是被二人从头辱到脚。

Baltimore Präsident Joe Biden bei CNN

需要认识到,在这些问题上让中国改变做法的能力微不足道

(德国之声中文网)被大陆小粉红称为辱华先锋的黄明志与搭档陈芳语合唱歌曲《玻璃心》,播放量上架3日就突破500万,目前已经超过1500万。台湾《上报》转发《看中国》网站发表的评论《将中共从头辱到脚 站着把钱挣了》,作者子龙认为,《玻璃心》这首歌发挥了中国人对于意境理解的独到之处,整首歌看似描绘热恋情侣之间的生活琐事,但假如一边播放一边按暂停键就会发现每一个画面都有特别设计过,都是给小粉红的最大"馈赠"。

文章说,在中共的淫威之下,很多立场不坚定之人都与其同流合污,中共也常以人们的饭碗相要挟,如果有悖于中共的意识形态必会影响其生活。别说在大陆的各色人等,就连美国与中共眉来眼去的都不在少数。

作者认为,中共的逻辑就是我有钱,想挣钱先跪下,不跪就断财路。但偏偏有人骨头就是硬,黄明志和陈芳语的骨头则格外的硬,他们不但骨头硬还站着把钱挣了,对中共来说是被二人从头辱到脚。

Symbolbild Zensur Pressefreiheit

舆论受到管制是一种什么状态?

中共媒体管制不再"搞爱惜羽毛那一套"

国家发改委近日就《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到,禁止非公有资本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一石激起千层浪,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媒体上,许多人甚至包括媒体人都人心惶惶。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国家监管与意识形态控制:什么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特殊管理股?》,作者王大头认为,这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中国媒体监管政策的误读与曲解,因为中国理论上从未在政策上放开过媒体控制。

文章说,中共党管媒体体制下,意识形态部门与经济运行部门各司其职,自改革开放以来已经形成政治惯例。只是之前许多规定属于宣传系统内一种内部默契,并不会明文公开,在新时代意识形态主管部门不再做"好好先生"、"搞爱惜羽毛那一套",把许多规则明面化了。

作者认为,互联网新闻舆论平台,是中共十八大以来重要的管控方向,这次发改委的举动,也是属于中共一套意识形态管控组合拳。国家发改委的负面清单控制,是面向未来;对于存量巨大的互联网新闻舆论平台的处置,才是重中之重。

拜登政府改变中国人权状况的能力微不足道?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想对中国施加影响力,拜登可以这样做》,作者Susan Thornton认为,拜登政府对付中国的主要方法是动员其他国家与美国一起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上与北京对抗,从人权到技术,再到台湾。但制定明确优先事项上的困难,最终可能是拜登失败的原因。与中国打交道时,拜登应该注意,要优先考虑美国能与中国取得实际进展的问题:贸易与投资、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以及限制危险武器扩散的问题。

文章说,为了得到联合影响力的优势,拜登必须认识到盟友关心的问题,并给予足够的重视,首先与他们在议程问题上达成真实而不是不成熟的共识。这需要时间、艰苦的工作和妥协。

作者说,必须指出的是,即使拥有世界上所有的影响力,与中国意见不一的领域将会继续存在。中国对人权的保护非常糟糕,对本国公民,尤其是少数民族和异见人士采取虐待做法。同样,主权问题--比如台湾--是国家的试金石;这些问题可能继续是美中关系摩擦的来源。不过,作者认为,虽然拜登应该继续指出中国侵犯人权的问题,或继续在台湾问题上施压,但我们需要认识到,我们在这些问题上让中国改变做法的能力微不足道。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