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文摘:当“暴民”与“爱国者”相互仇视 | 媒体看中国 | DW | 01.1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当“暴民”与“爱国者”相互仇视

有评论认为,港人欢迎《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让中共港共多了煽动民族主义的借口,民间相互仇视的情绪越来越强烈。但是,极端民族主义从来都是双刃剑。

Honkong Proteste Polytechnische Universität | Protestierender (Reuters/A. Perawongmetha)

“反送中运动早已被扣上港独的帽子”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中共藉反港煽动民族主义》,作者李平说,反送中运动早已被扣上港独的帽子,以免镇压行动进一步动摇中共港共的执政合法性。但以反港独为名反香港主流民意,何异于反港?港人欢迎《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更让中共港共多了煽动民族主义的借口。香港主流民意与中国主流民意的对抗越来越强烈,民间相互仇视的情绪越来越强烈,甚至简化为在中国批评港人就是爱国、在香港批评中共就是爱港,这就是中共所要的结果吗?

作者认为,极端民族主义从来都是双刃剑。当年慈禧太后煽动义和团反洋,最终反而被义和团拖落水而危及清廷统治。中共建政后,屡屡藉反美反苏反日煽动民族主义以维系其极权统治,但所谓战狼行动反而尽显玻璃心。中共近年在搞坏香港后又炒作反港,一如中美贸易战对内炒作反美爱国,可以煽动国内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扯着爱国大旗,抑制不同权贵集团的异议,抑制民间抗争,但同时会自缚手脚,为维持伟光正而压缩对策弹性和妥协空间,让中美冲突、中港冲突越演越烈,结果恐怕不是玩火自焚,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台湾人忘记了美丽岛镇压"暴民"历史?

台湾《上报》发表文章《中共对抗争者从"暴民"到"恐怖分子"的设计》,作者李濠仲说,从制造西藏、新疆恐怖分子,到紧接着对付西藏、新疆恐怖分子,再到今天制造香港"暴民",再予以对付"暴民",中共这一套路用了超过半世纪,确实屡试不爽,只要和统治地区出现擀格,遭致反弹,下一步就是以强调社会秩序、人民安全不能受到威胁为名,将反对的一方全划入"恐怖分子"、"暴民"。能够一而再、再而三,正因为中国一党极权专政下,从来无有制衡和调查机制,也从来不必反向自我改革和改造,当然有办法今天说你是坏人,你就是坏人,坏人就该通通抓起来。

作者说,最令人悲哀遗憾的,莫过曾有二二八白色恐怖经验,有过美丽岛镇压"暴民"历史的台湾,如今竟也有为数不少人不由分说,一昧附和中国官方的眼光角度,跟着责备那些中国境内的抗争者,就像全盘听信中国官方说词,以为西藏人、新疆人就是不识好歹,就是应该高压管制的中国人一样,对制造紊乱的人民尽其可能疑其所疑,却对握有绝对权力、武力,而又无从制衡、节制的统治者尽其可能包容理解,相当枉费台湾过去惨痛的教训和今天讯息流通的可贵环境。

China Hongkong Proteste (picture-alliance/AP Photo/Ng Han Guan)

区议会选举大胜后 民主派没有离开香港街头(资料图片)

到底是谁感染了"恶性病毒"?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恶性病毒"、"感染":北京形容香港抗议的措辞说明了什么》,作者林慕莲说,语言从一开始就是香港抗议运动的关键。6月,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用"暴动"来形容反对争议性引渡法案的抗议。这一定性--刚好与中共主要党报《人民日报》在1989年4月的紧要关头,将学生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哀悼集会称为"动乱"遥相呼应--引发了抗议者的狂怒。

到了8月,官媒加大了措辞力度,称抗议者为"暴徒",并表示抗议活动已经出现"恐怖主义苗头"。周二,也就是被围困在香港理工大学的学生向警方投掷燃烧瓶并射箭的第二天,官方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形容香港大学校园为"恐怖活动的堡垒",还发出警告,指分裂分子"与外国势力勾结",要将香港变为"颠覆中国的桥头堡"。这个国家喉舌发表的另一篇文章则称,抗议者对西式自由民主的诉求是一种"恶性病毒"和"感染"。

但是,作者指出,北京的战略布局要宽泛得多。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利用Twitter和Facebook开展了政府支持的虚假信息宣传,主要针对海外华人和香港人,将抗议活动定性为旨在破坏中国领土完整的分裂主义阴谋。10月,在获取公众支持的基础后,北京当局称将在香港推出"国家安全"计划,与意识形态教育相结合。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措施的力度,但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警示称,任何企图在中国搞分裂的人"结果只能是粉身碎骨"。他的言语充满暴力,几乎没有留下妥协或同情的余地。

抗争青年不是没有能力,而是没有权力

香港《立场新闻》发表文章《没有特权,只有良心》,作者是 43 位被捕理大社工之一。署名为"暴动社工"(令人联想到俄罗斯著名抗议乐队"暴动小猫")。文章说,自从回归以来,香港年青人被盖上"政治冷感"的标签,但这是否事实的全部?根据相关研究,年青人参政与否已经不是"有没有能力"的问题,而是"有没有权力"的问题。

文章说,在被"放弃"的环境成长,缺乏支援又被社会规范打压,这一代年青人一直"撑住",撑到精神病,撑到自杀,直至反送中运动,他们才可以藉五大诉求向老一代(战后婴儿)进行"夺权"运动,这就明白他们为什么前仆后继,甚至带着遗书去抗争。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