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文摘:中联办温暖的手,韩国瑜能握吗? | 媒体看中国 | DW | 24.03.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中联办温暖的手,韩国瑜能握吗?

有评论认为,韩国瑜只是用这种貌似傻头傻脑丶实用主义丶不谈意识形态的包装,掩盖自己听任中共调度的事实。

Taiwan Kommunalwahlen in Kaohsiung | Han Kuo-Yu (Getty Images/AFP)

2018年九合一选举期间的韩国瑜

(德国之声中文网)台湾《上报》发表文章《韩国瑜夜访中联办-喂利政治缔结天朝藩属关系》,作者卢斯达说,中联办主任王志民不是特区官僚,也不主管香港的经济外贸事务。中联办是负责联络中国的党工。韩国瑜访问香港,重头戏是中联办,但他声称要拼订单丶推销高雄水果。那么韩国瑜的算盘,不外乎是寄望中共"政治买货"。韩国瑜在岛内外不断重覆"不谈政治,只谈经济"的咒语,但见中联办求各种方便,为何不是政治,韩国瑜只代表高雄,中联办却代表整个中国共产党,这并不是交流而是一方接受另一方招抚。

文章说,不谈政治者,像一个推销员或者地方人士那样四处交朋友,声称"所有对我们伸出温暖的手,都是好朋友",那就是没有政治底线。韩客观而言只是用这种貌似傻头傻脑丶实用主义丶不谈意识形态 (九二共识就不是意识形态?)的包装,掩盖自己听任中共调度的事实。就好像柯文哲的包装是患上亚斯伯格症和无党派素人,所以可以不断"失言"试水温,没有下限应该受到额外体谅。

作者认为,台湾人应该认真考虑,这类人问鼎大位,对自己的国家(不管是中华民国还是台湾)自主性会有什么影响。即使是地方层面,又是不是要继续授权这道"以经围攻"的后门,经济如此依赖中国满怀政治计算的"善意",又会有什么后果。

威权体制也需要民主元素

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中国改革开放证明了,即使是威权体制也需要民主元素》,作者洪源远认为,官僚改革不能永远代替政治改革。习近平的反腐运动尽管声势高涨,却正在加速官僚体制中的必要变革。但问题是,当局同时压制政治自由丶复兴意识形态宣传运动丶要求大学不再传播外国观念,以及实行种种相关措施。这些新举措使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人心惶惶,担心党国是否会放弃改革开放政策,回到毛泽东时代的统治方式。这些举措扼杀了社会中经济增长的新动力,而目前正是最需要这些增长动力的时候。

作者认为,西方战略家害怕中国的经济成就会证明威权在促进经济增长方面优于民主。"我认为恰恰相反,中国改革开放证明了即使是威权体制也需要民主元素(尤其是官员问责丶竞争丶对权力的部分约束),从而有效治理并释放市场的活力"。一种广泛传播的意见认为,成就中国经济发展的是其威权体制。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光靠独裁统治和自上而下的计划经济就能带来一国的经济发展,那么早在毛泽东统治下的中国就已经济繁荣。

台商对中国仍有利用价值

台湾《报导者》发表文章《没有台商,中国能崛起吗?揭开"寻租"中国的面纱》,摘录学者吴介民新书《寻租中国:台商丶广东模式与全球资本主义》部分章节,认为在中国追求世界霸业的想望上,台商仍有利用价值。第一个是政治身分上的价值,第二个是产业升级上的价值。

Foxconn Fabrik in Kunshan (picture-alliance/dpa)

没有台商,中国能崛起吗?

文章说,不论是广东模式或中国模式,在官方宣传下总是光鲜亮丽, 但背后的剥削则经常被掩盖起来。全球价值链,其实是一条又一条跨越国界丶穿透阶级与性别丶破坏生态环境的剥削链。沿着价值链,人与生态必须付出的代价层层转嫁下去。而中国模式的特色是,由国家打造民工阶级,国家积极参与在剥削民工的竞赛之中。

根据本书"全球资本─产业群聚─在地体制"三边互动的分析架构,在全球资本与在地体制的互动场域中,台资具有双重角色:一方面,台资作为全球资本代理人,大部分为中小型跨国台企执行在中国制造现场之价值链治理,这是支配角色;另一方面,则作为技术与管理知识的扩散者,培育了在地陆资厂的人才,促进产业升级与本土供应链系统,这是协同角色。中国近年来大力推动半导体工业,新建多座晶圆厂,引进不少台湾高阶管理人员与工程师。在这里,可以看到台湾资本与中国资本的互动与整合丶竞争与合作。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关键词:墙外文摘,中联办,韩国瑜,一国两制,台湾民主,统战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