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文摘:中共救孟晚舟还是救华为? | 媒体看中国 | DW | 21.06.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媒体看中国

墙外文摘:中共救孟晚舟还是救华为?

有评论认为,中国对两名加拿大人的起诉,并不是要孟晚舟回来,而是要加拿大通过华为,在中国政府心中,华为的利益远超过任正非家人的利益,再一次捅破华为民企的谎言。

(德国之声中文网)台湾《上报》发表文章《中国拿人质施压加拿大,目的不为孟晚舟而在华为》,作者沈荣钦认为,在孟晚舟败诉之后,引渡美国的程序继续进行,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这几年孟晚舟势必得在加拿大定居。中国对两名加拿大人的起诉另有目的。

加国总理争取安理会席次失败后,正处于外交上最脆弱的时刻,中国政府此刻施压,并不是要孟晚舟回来,而是要加拿大通过华为,在中国政府心中,华为的利益远超过任正非家人的利益,再一次捅破华为民企的谎言。

文章说,本案中的"中国模式",其实就是将党政军行政立法司法与企业,完全置于中共的控制下,不像加拿大政府必须面对三权分立的限制。在此之前,虽然各国政府对于敌对情治人员的逮捕十分常见,但是除了北韩金家跨国掳人,很少听过大国赤裸裸地进行人质外交,中国改变了大国政治的常轨,在那里独裁的被说成强大的,可鄙的成为光荣的,这或许才是中国模式对世界的启示。

如何才能逃离微信?

中国多个社交平台上出现"逃离微信宣言",号召拒绝充斥着审查、举报、隐私暴露的微信平台,宣言倡议, "离开微信,去 Telegram,在没有监控的地方相见。"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逃离微信》,作者林启说,"逃离者"们相信,实质上需要"逃离"的是整个墙内网际网路环境。近年来言论空间收窄,文化行业的优秀作品产出凋零,而在对未来的预期中,这样的网路环境还会被进一步"净化"。

文章说,令人觉得尴尬和沮丧的是,一个呼喊着"到墙外去"的倡议却无法在"墙内"发声。信息最应到达的地方,最难达到,这也是在墙外为墙内人写作、推广翻墙一直以来面临的死结。行动的倡导者也清晰地意识到这点。"文宣中国"成员蜡烛说,李文亮的头像除了在海外华人的纪念活动中被张贴出来,在线下没有任何大型宣传。但是,"一天世界"的博主李如一认为,逃离微信的目标不应该是让中国人完全不用微信,而是向大家说明微信和其所代表的背后更大的问题,鼓励每个人找出适合自己的对策。

709之后,政治犯都被剥夺了委托律师的权利

台湾《风传媒》发表中国维权律师陈建刚文章《习近平的"四个突破"》,文章说,剥夺中国人刑事辩护权是习近平自2015年以来的几大突破之一。中共对于国人辩护权的剥夺是以2015年709案为分水岭的。709之前的政治案件、敏感案件,当事人还可以有自己的辩护律师,比如2013年的新公民案,教案、南方街头案、法轮功案等等,其中许志永、丁家喜、张宝成、谢文飞、王默等人还可以有自己的律师,到2015年709案开始发生变化,中国当局开始试水推进剥夺当事人及家属聘请律师的权利,其中周世峰、胡石根、李和平、王全璋、江天勇等人都被禁止聘请律师,转由政府指派辩护人。当然,政府给免费配备的辩护人如同免费配备的公诉人一样,功能和目标大致一致。

试水之后,习主席开始全面推进这个突破。709案件之后,刑事案件江河日下,敏感案件、政治案件中几乎所有的当事人都被剥夺了委托辩护人的权利,比如余文生律师、丁家喜律师、许志永、黄琦、甄江华、王默、谢文飞、刘艳丽、高智晟、陈秋实、方斌、王藏、刘进兴、戈觉平、李怀庆、李思侠、陈建芳、徐昆、程渊、张展、戴振亚、许志永、蔡伟、陈玫、曲红、张五洲、刘家财、丁灵杰、吴葛健雄、刘大志、危志立、柯成兵、杨郑君、陈家坪、张忠顺、郝劲松、尹旭安……这个名单可以可以罗列十张纸都不会穷尽。他们绝大部分都遭受了长时间秘密关押、酷刑折磨,甚至直接送进精神病院进行折磨虐待,比如泼墨习近平像的董琼瑶。

摧毁香港媒体的"操作手册"

香港《立场新闻》发表文章《恶法日志:如何摧毁一个新闻部》,作者区家麟说,一个爱讲大话、擅长蒙骗人民、说话无人相信的政府,最痛恨是什么?当然是具公信力的传媒。Now TV 与香港电台在中大的传媒公信力调查中排名头一、二名,锋芒毕露,自然要打,也是重点招呼对象。最新消息说,有线新闻的高层亦将有异动。

文章说,如何摧毁一个新闻部?共产党的拿手好戏,就是换主管,从组织架构入手,操控人手调配、制订新目标、主宰日常运作。作为主管,如何夺取运作流程制高点?每日运作的细微处包括:亲自决定每天采访菜单,与中联办保持密切联系,随时在采访日志加插项目;多采访政府高官、多报道官方讯息、多采访爱国兵团示威、少报道异见声音;爱用"乖乖"的幼嫩记者,容易搓圆襟扁,忠实执行指令;冷待积极进取、有批判力的有为记者,不让他们采访自己的专长范畴;对待眼中钉记者,则派他们采访路途遥远、又无关痛痒,甚至明知用不着的琐碎小事,意图羞辱,令他们知难而退、心灰意冷;有心的记者千辛万苦做了采访,不合心意的,搁在一旁不理,直至新闻过时,才勉强在廿四小时新闻中播两三次,减少其影响力;细心选择驻内地的记者,要安全系数高,确保不会太进取而令老板尴尬。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