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人踏错了哪一步?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埃及人踏错了哪一步?

埃及前独裁者穆巴拉克倒台后,新时代似乎也正逐渐崩溃瓦解。今日的埃及陷入分裂,通往民主的道路依然遥远。革命后的埃及究竟是在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德国之声中文网)如今的开罗可以用几个字概括:政治攻防战、教派骚乱、经济陷入低谷。最近这段时日,要听到来自埃及的正面消息几乎是难如登天。民主过渡进程似乎进入停滞,有关该国的新闻报道总是充斥着暴力和混乱的画面。

这与埃及前独裁者穆巴拉克倒台后,群众欢欣鼓舞、充满希望的气氛完全相反!差不多两年前,许多人误以为一个更自由、更具法制权利及生活富足的新时代即将开始。如今,人们感到极度失望,不少人咒骂着革命。许多埃及人思忖,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宗教分化

Ägypten - Emad Gad

政治学者嘉德

人们经常将过渡进程的错误和疏漏与两个机构连在一起:军队和穆斯林兄弟会。开罗《金字塔报》(Al Ahram)政治和战略研究中心的分析家嘉德(Emad Gad)认为,这两个机构在转型过程初期便走错了路。埃及不像突尼斯,起初便召集了宪法委员会。埃及军方和伊斯兰教派催促及早举行议会选举,人民于是跟随他们的号召,在2011年3月进行公投。埃及人在尚未清楚制定游戏规则前,已经一头栽入民主的游戏中。嘉德批评说,更糟糕的是,这一步加速了埃及社会的分裂。伊斯兰教派和世俗派自此在政治立场中出现两极分化。

穆斯林兄弟会的自由与正义党在2011年年底的议会选举中,几乎获得半数的支持,该党的总统候选人穆尔西在半年后成为埃及首位民选总统。嘉德说,穆斯林兄弟会一开始便打出宗教牌:"在埃及,宗教是最容易赢得选票的利器。40%的民众都不识字,许多人容易受到影响。"为了政党的成功,伊斯兰教派牺牲了社会的认同。

Ägypten Protest

埃及的穆斯林派和世俗派之间出现分化

缺乏民主素养

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的埃及专家劳尔(Stephan Roll)同样批评穆斯林兄弟会的分化政策。但他同时也严厉批评了反对派:"(选举失败的)世俗派力量希望能在平等条件下共同执政。如此一来选举便失去意义。"相反的,伊斯兰派将选票当作能以绝对权力执政的特许状。劳尔认为,"双方都明显缺乏民主素养"。

自从伊斯兰势力压倒性赢得议会选举后,埃及的政治辩论几乎都围绕在宗教在宪法中的角色上,无论是媒体和社会都关注着这一话题。要求社会正义的革命呼吁几乎被抛在脑后,迫切的经济问题已被政治家全盘遗忘。劳尔看见了一个政治过渡中最大的问题:政治阶层至今无法成功在基础辩论以外,务实地进行日常政治操作。他表示,若无法使这两个程序并行,埃及便无法前进。

前政权的遗毒

Präsidentenwahl in Ägypten Mohammed Mursi und Ahmed Schafik

穆尔西在总统大选中以些微差距击败对手阿赫迈德·沙菲克

当埃及反对派忙着将经济停滞和政治僵局的过错推诿给伊斯兰教派时,后者则认为"前政权遗毒"必须为此负责。穆斯林派称,穆巴拉克的支持者是发展道路上的绊脚石。关于垮台政府究竟残留多少势力,人们仍在进行激烈辩论。政治学家嘉德称,穆巴拉克政权所留下的影响以贪污、刑求和裙带关系等形式广为散播,但他不认为穆巴拉克的支持者能组织反抗力量。他称之为"不愿改革的穆斯林兄弟会的借口"。

劳尔则认为,人们低估了旧有政权持续至今的影响力。穆巴拉克政府并非由两三个家族所组成,而是在经济精英、法界人士或安全力量等利益群体中根深蒂固。穆尔西的竞争对手阿赫迈德·沙菲克(Ahmed Schafik)在去年的选举中以48%的得票率几乎获得胜利,这点便可证明其影响力。此外,埃及最高法院法官下令解散由穆斯林教派主导的议会,由此也可窥见端倪。

Ägypten Mursi mit Generälen

部分民众希望军方重回政坛

缺乏和解意识

各方的互不信任几乎扼杀了埃及的政治过渡进程。许多人相信,要改变这一情势,需要一个国家机构或中心人物在最前线扮演调停者的角色。劳尔形容其任务是将"吵闹不休的孩子"带回谈判桌前。伊斯兰学术机构爱资哈尔(Al-Azhar)本应该最适合担此重任,但该机构早就为穆斯林兄弟会对手所用。由于政坛中缺乏像曼德拉这样的角色,许多民众冀望紧急时能依靠军方出面。政治学家嘉德则认为,军方的介入具有高度危险性。"穆巴拉克垮台后,由军方统治的那几个月是一场灾难,"他如此回忆道。军方将领们唯一感兴趣的,是如何在新时代中保住差事。

一群活动人士本周表示,已收集到一百万要求军方重返执政的联署签名。若军方果真回到政坛,埃及的民主过渡进程便宣告终结。

作者:Markus Symank 编译:张筠青

责编:李鱼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