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厚天高》遭影院封杀 导演:盼主角信人性美好 | 文化经纬 | DW | 16.05.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地厚天高》遭影院封杀 导演:盼主角信人性美好

一部在港台影坛接连得奖的香港纪录片,却无法登上香港主流影院大银幕。片中主角梁天琦也未有机会观看,主张港独的他曾被视为政坛新星,现在却在羁押中面临可能数以年计的刑期。这部作品记录了他内心的高低跌宕,也恰恰侧写香港政局变迁。

(德国之声中文网)「从不知天高与地厚,渐学会很多困忧,也试过制度和自由…」

梁天琦在纪录片末弹着吉他哼出香港乐队Beyond一曲,这首他很喜欢的老歌句句道出心声,也让导演林子颖找到片名的灵感。

「《地厚天高》指的是这个复杂的世界,二来描绘这群人不知天高地厚。」林子颖与梁天琦同样出身于香港大学,后者当时是本土派新兴组织本土民主前线领袖。与其说政治觉醒,几年来这一辈经历更深是政治的残酷,「一群人盲摸摸,出于单纯的初衷想改变世界,但不知道世界如此複杂,政府会DQ你(取消资格)或搞政治这么大压力,斗志慢慢被磨灭。」

Regisseruin Nora Lam (DW/Kong Wing Yi)

《地厚天高》导演林子颖毕业于香港大学比较文学系,先后执导三部纪录片,题材都受香港政治事件启发。

 

故事在两年前开始。

2016年大年初一晚,香港发生自六七暴动以来最激烈的骚乱。梁天琦在这场旺角骚乱后声名大噪,更在同月的立法会补选以素人姿态挟高票落选,虽败犹荣。本土思潮风靡年轻世代,风头一时无两。外界寄望这颗政治新星再下一城,在半年后的主战场--雨伞运动后首场立法会换届大选,带领本土势力改写议会版图。当时只有21岁的林子颖被这股热潮吸引,《地厚天高》就在此时开拍。可是观众在90分钟里看到的,不是梁天琦踏上从政之路的壮志,反之是迷茫、抑郁、孤独。

一部主角没看过的戏

Alvin Yeung Hong Kong Wahlen Gruppenbild (picture-alliance/AP Photo/V.Yu)

覊柙中的梁背负骚乱案四项控罪,最高入狱十年。

一场骚乱不单改写了梁天琦的政治前途,还有他整个人生。今年27岁的他被告煽惑暴动及袭警等控罪,是旺角骚乱中最重的一位,面临最高十年囚期,法院最快本周宣判。这部作品屡获殊荣,但林子颖抱着难以弥补的遗憾--主角始终无缘亲眼一睹制成品。梁天琦从一月开审后一直被羁押,外界对他获轻判甚至脱罪并不乐观。

宣判在即,有甚么话想告诉他吗?「从没想过!也没有人问过我。」林子颖笑说,托腮沉默了好一阵子,「希望他仍然相信人性的美好,过去几年政治圈的巨大压力令他已经不再相信某些东西。纵使政治环境很黑暗,但人性本质是可爱的。」她苦笑梁天琦在可见将来都未必有机会看到,但希望他以至遭遇相同的人知道,他们并不如想像般孤独。

Filmstill Lost in Flames (Nora Lam)

2016年2月梁天琦初次参选,一鸣惊人取得15%高票。他在片中反问:「我是否真是被选中的人,肩背香港命运成为你们的英雄?」

 

不是社运政治片

「我想观众看到梁天琦只是一个人」

梁天琦在纪录片自述抑郁症两度病发,一次在雨伞运动前,一次在选举后。林子颖在拍摄过程中发掘出这位政治明星背后的人性,最终决定把作品去政治化,「一部分人把梁天琦及本土派骂得很狠,暴徒、破坏民主运动、滋事分子;另一部分人捧他做救世主、香港未来。很多时候,人只想看见自己想看的东西。」

一波接一波政治运动后,香港陷入前所未有的对立之中。就如英文片名《Lost In The Fumes》,导演眼中的梁天琦每每在迷失中诉诸香烟,也暗喻今天的香港落泊在溷浊迷雾中。

她希望透过大众的共通语言--人性,把梁天琦抉择的挣扎、这代人的失落娓娓道来,「很老土地说是修补撕裂」她笑言这是建制派特首参选人曾俊华的口吻,「社会上太多标签,你是蓝丝带(亲建制)、本土、港独,但看不到人最纯真的本质。」更多人不知道的是,梁天琦生于中港婚姻家庭,在内地出生的他一岁移居香港。

梁天琦在片中剖白镁光灯后脆弱的自己,其中一幕讲述主张港独的他与竞选团队,急急删除所有触及港独的帖文,又顺应政府要求签署声明拥护基本法,直言「为了入闸(参选),吃屎也行。」初生之犊面对妥协却拒还迎,稜角渐被磨平,他对镜头坦承「看着自己渐渐变成那些我唾弃的人」是从政的最大恐惧。林子颖希望这位有血有肉的梁天琦,能收窄不同群组的鸿沟。

观看视频 03:55
直播
03:55 分钟

《地厚天高》导演林子颖: 盼梁天琦信人性美好

Filmstill Lost in Flames (Nora Lam)

梁天琦在片中自述两次抑鬱症病发经历。在选举和宣誓风波后,哲学系出身的他赴哈佛大学做研究。

 

「我要活得比你好」

这套已经是林子颖第三部纪录片,前两部《旺角黑夜》、《未竟之路》都与雨伞运动有关,她说见证着香港人的斗心由盛转衰。在她眼中,这群「很傻很天真」的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也是无知,「在这么不明朗的情况下仍想去改变,是带着无知的善良、无知的勇气。」

梁当初高喊的宣言:光復香港、时代革命。两年后的今天,林坦言政治上的革命暂时确实失败了,浪尖上的人下场惨淡。《地厚天高》描绘本土思潮兴起带来短暂希望,「人们以为是雨伞后迷失的出路,怎料不是」,强横对手令他们招架不来,结果希望幻灭陷入更大郁结,「这是一个很累的循环,有希望又失望,再有希望又再失望,要大家下次再鼓起希望很难。」

但对于今日香港社会弥漫无力感,她未完全绝望,并引述梁片中的一句话回应,「我无能为力扭转局面,唯一可做的只有令自己变得更好。」它成为电影海报口号,对林子颖来说,也是面对困窘的小哲学,「政府想你不好过,想你离开,我偏要活得比你好」,相信埋下的种子会长留人心。

Filmstill Lost in Flames (Nora Lam)

梁天琦第二次参选因被指不拥护基本法而被拒。梁颂恆(左)代为出战并成功当选,但在宣誓释法风波中被取消议员资格,正被追讨近百万元薪津。

 

两度获奖场场爆满

《地厚天高》获香港电影评论学会选为年度电影之一,是唯一得奖的独立电影。这个颁奖礼在影坛颇具份量,亦被视为金像奖的风向标。「当这套作品面对打压时,有人认为值得与神级电影平起平坐,是很大鼓励」,她上周完成台湾影展之行,访问当天夺得第二个奖--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特别评审奖,纪录片早前亦远赴罗马尼亚参展。

讽刺地,作品在颁奖礼佔一席位,却无法在主流商业电影院公映,只能零星地举办放映会。纵使如此,放映半年以来,每次开售总在数小时内卖光光,至今已累积约50万港币票房。监製崔允信形容成绩已经超标,「很多单纯在香港本土上映的商业电影,票房好的话也只有70至80万港币,我很有信心《地厚天高》一定能超越,更遑论作品的瞩目程度。」

Filmproduzent Vincent Tsui (DW/ Kong Wing Yi)

《地厚天高》监製崔允信的艺术团体「影意志」,积极推动香港纪录片发展,他说寻觅放映场地是最大障碍。

 

东方好莱坞踩着红线起舞?

当大多数电影担心没有观众的时候,《地厚天高》踌躇的却是场地。

弔诡的是,目前它可以名正言顺在政府场地放映,但封杀它的偏偏是以商业挂帅的主流电影院。崔允信同时身兼《地厚天高》发行团体「影意志」的艺术总监,曾向香港所有电影院线申请上映,但统统吃闭门羹。有的推说没有档期,有的很直白归咎受访者太敏感,「总之不是商业考虑,大多数明显是政治原因」。导演林子颖也坦言不开心,感到不值,「如果没有观众要看,我们输得心服口服,但现在连证明实力机会都没有。」

香港近年政治题材作品如雨后春笋涌现,而且不乏佳作,《十年》以外还有入围金马奖最佳纪录片的《乱世备忘》,但它们面对相同命运,都无法登上主流大银幕。崔允信说自从《十年》获颁金像奖最佳电影,「自我审查愈趋严重、恐惧愈来愈大」,当年电影光是入围已经引来内地封杀颁奖礼,令很多老闆丢失赚钱机会。他慨叹行内人自划红线,用政治立场把艺术作品归边,反问「难道香港人去拍《建军大业》、《红海行动》就等于全部是共产党?电影院放映不应等于认同政治立场。」

Hong Kong - Filmscreening Lost in the Fumes (hk Film critics/Nora Lam production)

《地厚天高》不定期于艺术场地和政府电影馆办放映会,半年来约五千人次观看过。

 

「放映就是抗争」

访问当天,导演和监制出席了映后座谈会,其中两位居台的香港观众分享时都感触落泪。「因为离开了才更加感到无力,但我做这部戏时并不觉得这么无力。」崔允信笑言,在重重掣肘下「放映本身已经是抗争」,对于在电影业打滚多年的他来说,电影评论学会奖项别具象征意义,「在于令行内人觉得不舒服,既然没办法勇武,在香港抗争就是让人笃眼笃鼻(看不顺眼),他们没办法不承认这部戏和导演,导演学会春茗(春酒)都要介绍她!」

Taiwan 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estival -Award für Lost in the Fumes (Taiwan 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estival)

《地厚天高》在台湾国际纪录片展获评审团特别奖

《地厚天高》将继续以打游击方式放映,团队预计有望再持续大半年,也报名参加多个海外影展。他透露不少行内导演和编剧,观看后都私下表示喜欢和明白作品,认为创作人还是「有良心的」,希望坚持下去能感动更多人身体力行。「我们受到很大鼓舞,如果愈来愈多人这样想,十年后会否有所改变?」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