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看来,承诺正在兑现” | 中国 | DW | 09.04.200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中国

“在我看来,承诺正在兑现”

目前,西方和中国的理解加大了难度。中国对少数民族和人权积极分子的态度越发的固执。中国问题专家郎密榭教授(Michael Lackner)在此解释出现这种情况的背景。

爱尔兰根大学教授郎密榭

爱尔兰根大学教授郎密榭

德国之声:郎密榭教授,您会以欢乐的心境迎接8月8日吗?

郎密榭(Lackner):我曾更高兴过。中国希望,对外展示光亮的形象,对内表现出统一的社会,显示它取得的进步。前一点,中国对外开放,让全世界的年轻人相聚在欢乐和平的气氛中,很可能不会实现了。对内,中国政府能否阻止国内的抗议活动,还将拭目以待。

德国之声:让中国主办奥运会,错了吗?

郎密榭:也许那是一个很短视的想法,因为人们轻视了西藏人的抗议活动,轻视了西藏喇嘛的行动能力。对国内控制的强度以及镇压的力量,这些都不局限于藏人,中国国内人们不能自由获取新闻,没于言论自由等,这些都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德国之声:什么在阻止中国政府兑现他们的承诺呢?

郎密榭:在我看来,承诺正在兑现!最新的报道说,三周奥运期间,所有国际宾馆和一些经过挑选的网吧都允许没有限制地自由联网,以此保证新闻记者一方面得以正常工作,另一方面,他们也可以报道中国取消了对互联网的限制。象这类的承诺,中国政府当然可以遵守。但问题在于,它不是全方位的。

德国之声:如果不办奥运会的话,异议人士胡佳也会被判3年吗?

郎密榭:就我个人看,即便没有奥运会,也会这么判的。因为过去几年内,这样的判决不乏其例。唯一值得关注的是,中国政府的强硬手段一如既往,并没有受到奥运的牵制。

德国之声:目前,在中西方关系领域,双方形象都受到损伤,它们还会造成怎样的损失?

郎密榭:同许多人一样,我也祝愿中国的这场完美的导演反映出它在世界上的地位。回想一下1989年,那时中西方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已经中断,这样的不和谐持续了数年之久。现在的这场危机什么时候结束,也将部分地取决于西方的忘性有多大。

德国之声:奥运圣火以及“和谐之旅”遭遇到的抗议会带来相反的结果?

郎密榭:当然,形势和气氛都会变得更为僵硬。不仅中国政府,老百姓也是如此,因为我们这里报道的东西,有许多他们是看不到的。

德国之声:被中国描绘成反华势力制造的阴谋,却被西方看作是受压迫少数人的有理反抗。难道双方的交流系统瘫痪了吗?

郎密榭:的确是这样。我们必须设法让双方的对话保持下去。但问题是,和谁对话?目前,同中国政府谈这些问题,尤其是谈西藏问题,估计是很困难的。在我看来重要的是,文化和科技领域的对话应该继续下去。经济领域的对话一直都是存在的。

德国之声:连接中国老百姓同政府之间的这种巨大的爱国主义情怀从何而来?

郎密榭:一方面是媒体,但不局限于媒体,因为媒体在中国是受到限制的,是被过滤的。另外一方面是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它至少二十年来触及到几乎每一个中国人。看一眼中国的教科书就知道,中国的历史是怎样描述的,总是一种延续性,可以说是一种为目的服务的延续性,这一延续性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达到顶峰便宣告结束。那里当然领土的完整性也是一个中心议题。

德国之声:您认为,今年3月10日后西藏究竟发生了怎样的事件?是一群反汉人的喇嘛在举行和平示威?是一群对前途悲观的西藏青年,他们在自己的家乡越来越有外乡人的感觉,因此焚烧拉萨 – 就象不久前巴黎郊区发生的骚乱事件?

郎密榭:这两件事同时发生。有喇嘛按照达赖喇嘛以及圣雄甘地的主张进行非暴力示威,但也有失望的年轻人,他们的行为是骚乱行为。将他们的行为塑造成和平示威是深爱西藏而不能自拔的新闻记者脑中的臆断。

德国之声:中国怎样解释对西藏统治的合法性?

郎密榭:让我们从相反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西藏人和蒙古人在1911年前是臣服于满清政府的。喇嘛有权接受清朝皇帝的忏悔,也就是说他们在清朝皇帝治国政策中发挥着文明影响。但1911年后,西藏和蒙古人对新成立的中华民国失掉了效忠的感情。这就构成现在的特别大的困难。现在有这么一个多民族组成的大国,它很可能是这个地球上的最后一个,它在进行论证时使用的却是表述民族国家的特征和概念(而不是多民族的大国概念),这些特征和概念的含义包括民族的同一性、完整性以及领土的统一性,一个多民族的大国并不一定需要这些。如果可以向中国提出一些建议的话,那从根本上说,应该恢复允许更多宽容的多民族大国制。这一点是最关键的表述。 但这一点在目前的政府和中共统治下不可能实现。

德国之声:您看,和平解决西藏问题是否还有一线希望?和达赖喇嘛会直接谈判吗?

郎密榭:目前可能不行,因为气氛已经坏到了极点。

简介:郎密榭是德国爱尔兰根大学教授,他的研究重点是中西方关系的历史与现状。在他的倡导下,德国第一所孔子学院在爱尔兰根成立。郎密榭曾任教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柏林科学学院以及哥廷根大学。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