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人家里避难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31.08.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在德国人家里避难

德国多地因为日益增长的避难者人数而力不从心。一名基民盟的政治家现在呼吁德国人在自己家里收留避难申请者。这个建议在许多地方已被付诸实际。

Das Wohnhaus von Hans-Jürgen Bennecke

贝奈克一个人住的屋子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个孩子和父亲以及怀孕的母亲住在一间10平米的大房间内。他们和另外20个人共用一个厨房和卫生间。他们不久前从北高加索地区逃出,第二个孩子的产期将至。今年70岁的贝奈克(Hans-Jürgen Bennecke)说:"我对此担心不已。"因此他决定让这一家人住在自己家里。贝奈克和村里商量后,让难民一家人签署了一份租房合同,他们便搬进了他家。

他们在贝奈克家住了七个月。"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他说:"在这段时间里,我的文化知识大有长进。" 贝奈克一个人住在德国北部城市吕讷堡附近的一个小村里,近四年来他一直致力于帮助难民的工作。"我特别建议那些像我一样独自生活的人收留避难申请者。大家可以很好的互补。"来自北高加索的这名父亲帮助贝奈克分担一些重活。贝奈克则陪伴他们去政府机构,并帮助他们学习德语。

数月之后,虽然依旧害怕在祖国受到政治迫害,但是这一家人还是作出了艰难的决定:返回故乡。贝奈克介绍:"他们有一天发现,因为他们在德国有不少需要克服的困难,所以要过上正常的生活仍需要很长的时间。"

集体宿舍条件较差

Migranten Asylbewerber Flüchtlinge Zeltstadt Ruhrgebiet Duisburg

杜伊斯堡的避难申请者帐篷

基民盟政治家帕策尔特(Martin Patzelt)也已经在家里收留国多名难民。现在他在一封发表在其网站的公开信里呼吁更多人考虑在自己家里收留难民。他写道,集体宿舍的条件尤其对女性而言经常过于糟糕,对孩子来说就更加无法忍受。

这个呼吁的发出令人惊讶,因为在基民盟执政的联邦州难民一般都被安置在集体宿舍。在德国,每个联邦州都可自行决定如何和在哪里安置难民。这一规定导致,在如莱茵兰-普法尔茨州,92%的避难申请者住在分散的住房里,而在萨克森州则仅有29%的申请者被分配到单独的住房,其余被安置在集体宿舍。这些宿舍通常远离市区,硬件设施较差。至于有多少避难申请者作为租客住在私人家里,目前尚不清楚。

北威州禁止私人家庭收留避难申请者

一些联邦州如北威州完全不考虑让私人家庭收留避难申请者。那里仅允许特殊情况:只有当避难申请者是私人家庭的亲戚时,才被允许住在家里。"而这种情况鲜有发生,"杜伊斯堡市政府在回答德国之声的邮件中如是写道。

为了帮助德国日益增多的避难申请者,让私人家庭收留他们对于如杜伊斯堡等财力较弱的城市而言恰恰会带来好处。目前该市因为将避难申请者安置在帐篷内而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和多方批评。

谦让不可少

Jürgen Neuwirth und sein Mitbewohner Jamal aus dem Iran

诺伊维斯和他的临时室伊朗友

诺伊维斯(Jürgen Neuwirth)住在德国南部,和另外两个人合租一套房。他的隔壁室友因为在放假期间不在家,所以将她房间让给了她来自伊朗的避难者朋友。这可帮了这个伊朗人一个大忙,因为他的朋友都住在市里,自己被分配到的住所离市区有45分钟的车程,而且车票的价格对难民而言并不便宜。

诺伊维斯享受和这个伊朗人住在一起的日子,但是也要不断作出妥协。因为和别人一起生活,无论是和难民还是其他人,都会对自身有所限制。诺伊维斯说:"你要知道自己在和什么样的人相处。"他对帕策尔特的呼吁表示欢迎,但同时也担心,一些人仅仅因为经济利益考量不会收留避难者。

帕策尔特在接受德国《日报》采访时宣布要和其他联邦议员就其建议展开讨论。如果他取得成功,那么北威州难民局的克罗尔(Antonia Kreul)也不用再让别人失望了。她曾说过:"我经常接到人们来电说想收留避难者。当我回答这种做法在北威州是不被允许的,他们就会很难过。"

作者:Greta Hamann 编译:安静

责编:张筠青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