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市化中流离失所的农民工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31.03.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在城市化中流离失所的农民工

他们住在集装箱村,住在繁华都市中隐藏的角落。由于"有碍观瞻",由于"城市化进程",他们被迫清离。然而,没有替代的住所,这些艰难维生的农民工该何处藏身?

(德国之声中文网)距离上海光怪陆离的金融区20分钟车程,数十位农民工正准备从废旧集装箱的住所中搬出来。中国新领导人下令加快城市化进程,计划投资6万亿美元兴建基础设施,解决4亿人的居住问题,--他们将是未来十年新的城市居民。

然而,清理"城中村",却没有为"村民"提供足够的替代住所。这些土地被地方政府卖给开发商,盖起了昂贵的公寓楼。如此,城市化的宏伟目标要如何实现呢?

据官方统计数字,约1.3亿农民工生活在狭窄、拥挤的房间内,租给他们房间的是农民,这些农民的村子被城市化的洪流吞没。

"城中村"的消失,使在城市艰难维生的人陷入困境,比如那些住在集装箱里的农民工。来自安徽的农民工李言信(音译)告诉路透社记者,他之所以能靠着在集装箱前面卖小百货的收入让孩子上学,是因为集装箱村的租赁价格低。

A cycler taking a child drives past homes converted from shipping containers in the suburb of Shanghai, China, 8 March 2013. People stand outside shipping containers serving as their accommodation, as a car passes through a street, in Shanghai. The containers, which house different families, were set up by the landlord, who charges a rent of 500 yuan ($ 80) per month for each container.

他们建起了高楼,创造了“经济奇迹”,他们的廉价居住成本这笔帐该怎么算?

地方官员强制清理"城中村",往往给出"划分给村民的非农业用地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的理由。

出租集装箱住所的张宝发(音译)说:"不是人人都能住得起高楼大厦,特别是我们中那些收破烂营生的人。"

集装箱村的照片在互联网上传播,这让地方官员感到尴尬。他们誓言要在数天内清理此地。刚刚过去的周四,他们宣布,李言信摆了4年的摊位是无证经营。

平等

中国城市之所以没有发展中国家明显的贫民区,要归功于北京辛庄(音译)这样的地方,这些地方容纳着首都340万农民工。

一栋高高的白墙,一道翠绿的草坪后面,隐藏着辛庄约一万名居民。他们四周被豪华的居住区包围。三只黑色的鸡沿着肮脏的排水沟踱步,旁边是公厕。12平方米的房间住着三口人,每月的房租是500元人民币。

Migrant workers take a rest at the Tianfu Square in Chengdu in southwest China's Sichuan province on Sunday, March 21, 2010.(Photo By Evens Lee/Color China Photo/ddp images/AP Images)

在城市艰难维生

房东董刚(音译)告诉路透社记者,他家以前的农房如今改造成两层楼的水泥房,分成30个小房间。"住好一点的公寓当然舒服,但那要每月2000块,对住在这里的人来说,太贵了。他们能省就省,我们是最便宜的。"

辛庄原先有1000名居民,董刚向农民工出租房屋已经20年了。由于繁冗的法律规定,董刚不能扩建超出原本住宅的范围。

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表示,过去两年,北京一直在清理拥挤的出租屋,导致房租上涨,许多人无处安身。

未来两年,北京市政府计划允许农民工租赁公租房,但是,许多农民工不具备租赁资格,公租房的数量也往往低于那些被强制清离"城中村"的农民工人数。

如今,中国几乎个个城市都有清除"城中村"的政策。

过去

二十年来,中国地方政府一直可以忽略农民工的居住问题,因为临时的城中村等居住方式为40%的农民工提供挡风遮雨的屋檐。其余的农民工住在工厂宿舍,或者建筑工地上的活动房屋里。

A migrant worker carries his bags as he leave the Beijing Railway Station, China, Tuesday, Dec. 16, 2008. World Bank President Robert Zoellick warned Monday that 2009 will prove to be a very difficult year for China and the world amid the financial downturn, but said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efforts to shore up the country's own economy will help aid global stability. (AP Photo/Andy Wong)

艰辛写在脸上

深圳综合开发研究所的李锦魁(音译)表示,中国城市与出口工业的繁荣,与劳动力低廉的居住成本分不开。他估计,深圳要花费相当于25年的收入用于为"城中村"的居民提供住房,--如今这些居民已达到500万人。

13.5亿中国人中,估计6.9亿生活在城市,但其中只有半数有城市户口。城市政府往往并不清楚拆迁地区究竟有多少流动人口,但他们清楚地记录了清除的"城中村"数量。北京市最新的数字显示,过去5年,共清除171个"城中村",截至2011年,仍有100个留存。

刚刚过去的周四,北京发布一项新计划,明年春天,将清除集体土地上的"违章建筑"。据说,没有暖气的贫民村落燃烧煤饼,也导致北京冬天空气污染的加剧。

问题是,拆迁后,这些人将住在哪里?

来源:路透社 编译:苗子

责编: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