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法生效后大抓捕 香港民主派路在何方?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2.03.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国安法生效后大抓捕 香港民主派路在何方?

当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连续两日出庭之际,各界都在分析这波大抓捕对民主派带来的影响。长期关注香港局势的人士认为,这起事件将迫使民主派在不断紧缩的空间中,找到一个能维系运动的渠道。

Hongkong Pro-Demokratie Aktivist Benny Tai Ankunft Polizeirevier

香港屯门区区议员巫堃泰表示,在47名民主派人士被政府以国安法起诉後,民主派可能失去在未来选举中推出最优秀候选人的动力,而中国政府未来仍有办法取消民主派候选人的资格。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遭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案件2日继续进行聆讯之际,国际社会都在关注这个案件将如何影响香港的情势发展。香港屯门区区议员巫堃泰向德国之声表示,港府以国安法起诉47名民主派人士无疑对民主派来说是一大打击。

长年为民主派做选举协调的民间组织「民主动力」在多名成员因民主派初选案被捕後,於2月28日宣布停止运作与解散。「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在公开声明中表示,因应香港情况的最新发展,在新时代政局下,「民主动力」协调等的工作已完成其历史任务,经召集人提出及执委会委员通过,即日停止运作,并宣布解散。

赵家贤写道:「未来我们一定在《基本法》丶《港区国安法》及一国两制框架下,通过不同方式继续为香港社会服务,奉公守法,维护香港繁荣稳定。」

巫堃泰认为,在「民主动力」宣布解散後,香港的民主派失去一个扮演重要协调角色的组织。他说:「在47名民主派人士被政府以国安法起诉後,民主派可能失去在未来选举中推出最优秀候选人的动力,而中国政府未来仍有办法取消民主派候选人的资格。」

对於年轻一代的民主派政治人物来说,巫堃泰认为这波逮捕会让他们对於投入选举感到却步。他向德国之声表示:「两年前,他们可能会将投入立法会选举视为职涯发展的一个可能性,但现在对大部分的民主派成员来说,这样的职涯发展渠道已不存在。」

目前在美就学的前香港众志成员敖卓轩则预测,如果民主派初选的案件照着目前的局势发展的话,大部分的被告很可能无法获得保释,而在法院延後开庭的情况下,他们恐面临在未被正式判刑前,就先被关入监狱的命运。

他告诉德国之声:「透过这个案件,我们可以清楚了解香港政府所谓国安法无追溯期的说法是骗人的,因为控方所提供的证据中,有不少是被告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的社群媒体贴文或是他们在那之前的一些行为。这代表,目前在香港没有人是安全的,这个趋势也会为香港社会注入更多的恐惧。」

民主派还能如何对抗中国政府?

巫堃泰与敖卓轩都认为,自从国安法生效以来,香港政府开始运用国安法的效力对公民社会中不同的层面施压。巫堃泰表示,以往民主派用来对抗中国政府的渠道,现在都已被香港政府给「封死」了。对民主派来说,为了避免支持者开始流失,他们必须为民主派找寻新的使命能凝聚士气。另一方面,民主派必须考虑在无法实质参政的情况下,他们该透过哪些渠道来参与政策制定的过程。

巫堃泰向德国之声表示:「目前民主派有点迷失了方向,好像面临走投无路的感觉。我认为民主派当中仍需有人挺身而出,为民主派的未来走向提供一点意见。如果没人能扮演这个角色的话,民主派的政治能量会很快减弱。」

Hongkong Anklage gegen pro-demokratische Aktivisten wegen Verschwörung

旅居美国的前香港众志成员敖卓轩则说,他不认为未来在香港境内展开反抗政府的运动是个明智的选择,因为在国安法的效力下,香港就像是着「紧紧关着的笼子一般」。

敖卓轩则指出,从这起案件多名被告在申请保释的过程中必须承诺不接受媒体采访或在社群媒体上发表特定言论,可以看出《香港国安法》非常广泛的效力。他说,虽然去年在该法生效前,各界便已预期国安法的效力会非常广泛且定义模糊,但是当今年1月多达55名民主派人士因参与去年的初选而被逮捕後,外界才明白国安法的最终目的是要「完全铲除香港的反对势力」。

他告诉德国之声:「现在很明显的是,国安法的目的是要移除香港的反对势力,这个法律实际上与国家安全没有太多的关系。」

在这样的前提下,敖卓轩认为,未来希望能针对香港情势畅所欲言的人,可能都必须身处国外,或在网路上用匿名的方式发表较批判政府的言论。他说:「我认为网路自由是下一个港府打击的目标,所以当港府将焦点转移至网络时,我们很难认定在网路上以匿名方式批评政府是否依旧为安全的做法。」

敖卓轩指出,他不认为未来在香港境内展开反抗政府的运动是明智的选择,因为在国安法的效力下,香港就像是着「紧紧关着的笼子一般」。他认为,香港人将来可能得从外部向港府施压,透过海外港人的社群去延续香港的民主运动,「未来,流亡海外的公民社会领袖或异议人士会在重塑香港民主运动的过程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国安法下的香港还会有选举吗?

除了《香港国安法》的广泛效力对公民社会带来极大的冲击外,上周香港政府所公布的《2021年公职(参选及任职)(杂项修订)条例草案》,也被视为北京进一步整肃民主派的最新手段。目前担任香港屯门区议员的巫堃泰向德国之声表示,自从去年《香港国安法》生效後,他便把每天视作自己区议员生涯的最後一天,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何时会被港府取消资格,或被港警逮捕或关押。

Hongkong Anklage gegen pro-demokratische Aktivisten wegen Verschwörung | EU-Vertreter

多国的外交官3月1日在法院外等着入内旁听47香港民主派代表受审的情况。

他说:「虽然目前的区议会任期是到2023年底,但我认为这很可能是香港最後一届区议会,因为根据近期的情势发展,我不认为中国政府或香港政府会容许香港社会中继续存有像区议会这样的谘询机构。一旦北京封锁了香港社会中所有提供公共谘询的渠道,那麽香港与中国内地便无太大的区别了。」

敖卓轩则认为,虽然港府将开始要求香港的区议员进行宣示,但这个规定不见得会马上让所有民主派的区议员失去他们的席次。他预测,部分民主派区议员可能因拒绝宣示而失去议员资格,但愿意进行宣示的区议员应可以保有席次至任期结束。即便如此,他认为香港民主派仍面临十分惨淡的未来。

至於被港府延期一年的立法会选举,敖卓轩预测,港府可能还是会以某种类似选举的形式来举办,但在大部分反对派候选人被禁止参选的情况下,该「选举」与香港人过往认知中的选举会相差很大。他说:「近日,有些媒体报导称北京打算对香港的选举制度进行大规模改革,例如重新划分选区。这场选举会产生出一个没有真正反对势力的立法会。」

此外,《香港01》近日引述消息人士称,中国政府打算在香港现有的选举制度中,设下「评核」的机制来评断参选人是否符合「爱国者」的要求,而涵盖范围将扩及各级选举。报导中指出的其中一个方案是改组香港的选举管理委员会,加入大量的政治委任成员,为各级选举的提名把关。

虽然国安法生效至今有不少人称香港的「一国两制」已名存实亡,但巫堃泰认为,由於中国政府与香港公民社会对「一国两制」有不同的定义,所以从北京的角度来看,即便他们在香港推动大规模的制度改革,「一国两制」的架构仍然存在。

他告诉德国之声:「我不认为中国政府会试图满足香港社会对一国两制提出的诉求,因为要是中国政府因满足香港社会的诉求使香港变得更开放的话,或许中国其他省份也会提出类似要求,到时中国可能出现失控的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香港民主派应该开始讨论如何在现在的时空背景下,找到一条符合民主派利益的道路,并朝那个方向发展。」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