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中国的兴奋剂风波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4.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围绕中国的兴奋剂风波

中国运动员在伦敦奥运会上出色的表现令西方再次产生质疑。中国真的是规规矩矩进行体育训练的吗?很长一段时间,中国运动员就被怀疑系统服用兴奋剂。

(德国之声中文网)伦敦奥运会开赛以来,中国游泳队16岁小将叶诗文在400米混合泳的比赛中创下了新的世界纪录。叶诗文游完最后50米所用的时间,比男子冠军还快。在许多西方媒体看来,这样的成绩一定是在化学药物的帮助下产生的。美国游泳队主教练约翰·伦纳德(John Leonard)认为,叶诗文的成绩是"不可置信"的。而叶诗文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她说:

"我还是觉得,确实对我有些不公平,不过对我基本没有什么大影响。其他国家的运动员一个人拿好几枚金牌,从来没有被人怀疑过啊。为什么我一个人拿了,大家就这么质疑呢?"

A girl waits outside the Chen Jinglun Sports School Natatorium in Hangzhou August 2, 2012, where Chinese Olympic swimmer Ye Shiwen trained when she was young. At the Chen Jinglun Sports School in the picturesque city of Hangzhou, the slogan Today's sports school student, tomorrow's Olympics stars greeted all those who entered, and it was prescient greeting that proved true for one little girl, Olympics swimming sensation Ye Shiwen. At 16, Ye's powerful strokes and rapid laps won her gold in the 200 metres individual medley and the 400 medley in London this week; But as she shattered world records and smiled for the cameras, her swift timings led some to speculate, without proof, that she might be taking performance enhancing drugs. But at the pool where Ye got her first dip at 6 years old, Ye's childhood coach Wei Wei said her success is boiled down to good genes and prodigious hard work. REUTERS/Carlos Barria (CHINA - Tags: SPORT OLYMPICS SWIMMING)

杭州陈经纶体育学校

运动员身上的重担

西方媒体的报道不止激怒了叶诗文。因为,中国奥运健儿是中国民众的骄傲,他们为中国运动员欢呼庆祝。互联网上的微博用户已将叶诗文视为"女神"和"中国人的骄傲"。对很多中国人来说,运动员的成功代表着国家的崛起和国家的大量投入。

通常国家体校的代表都到幼儿园去挖掘体育人才。叶诗文的情况就是如此,念幼儿园时她被发现手比同龄人大之后便开始学游泳了。在中国,如果一个孩子被认为适合某项体育运动,就有可能在专门的体育寄宿学校读书。对孩子们来说,那里也意味着艰苦的生活:铁的纪律,训练到精疲力尽。不断有媒体报道称,孩子在训练时挨打。致力于研究中国体育教育的前东德田径名将盖博尔( Ines Geipel)这样说道,

"这些孩子来自农村,如果他们能获得奖牌,那么全村人都能跟着受益。中国运动员肩上的重担太多。人们不能去指责运动员,而是要问为什么建立这样一套培养运动员的系统。"

China's Ye Shiwen reacts after winning the women's 400-meter individual medley swimming final at the Aquatics Centre in the Olympic Park during the 2012 Summer Olympics in London, Saturday, July 28, 2012. Ye set a new world record with a time of 4:28:43. (Foto:David J. Phillip/AP/dapd)

饱受兴奋剂困扰的叶诗文

兴奋剂事件早有先例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盖博尔试图更多了解中国的体育系统。她随德国议会体育委员会代表团一道访问了中国,调查对中国体育学校系统性服用兴奋剂的指责。盖博尔表示,调查是非常艰难的。遭到了秘密警察的阻挠。盖博尔自己就是在前东德时期的一个体育寄宿学校长大的。后来,她曾指控前东德体育官员强迫运动员服用兴奋剂。她认为,毫无疑问中国体育寄宿学校也存在类似的情况。盖博尔说,

"我们知道,中国是促红细胞生成素、生长激素和类固醇药物的最大生产商。这些中国生产的药物流向全球市场,与其他同类药物相比,其剂量控制的非常精准,我们根本检测不出来。"

Die Schriftstellerin und Hochschulprofessorin Ines Geipel gehörte zu den besten Sprinterinnen der DDR, war Weltrekordlerin, Dopingopfer und Republikflüchtling, aufgenommen am 03.06.2012 in Köln. Foto: Horst Galuschka

前东德田径名将盖博尔

“生理上无法实现的目标?”

事实上,中国不断爆出引起轰动的"兴奋剂事件"。北京奥运会举办前的2006年,国家反兴奋剂委员会对鞍山一家体校展开调查,结果找到298支不同牌子的促红细胞生成素,其中141支是类固醇类兴奋剂。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夕,首次引入了促红细胞生产素的检测,结果27名中国运动员被立即取消比赛资格。

叶诗文在本届奥运会期间多次进行了兴奋剂检测。英国奥林匹克协会主席也出面澄清说,"她证明了自己是'清白'的。"而盖博尔认为这样做是"不明智"的,这不免更会让人产生怀疑。她说,

"无可非议,叶诗文是个伟大的游泳天才,但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成绩是无法实现的。这在生理学上也是不可能做到的。这是每个精通游泳运动的人都知道的。"

作者:Mathias Bölinger 编译:严严
责编:李京慧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