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曾住土耳其遭三度逮捕 维吾尔男被判刑25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7.04.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因曾住土耳其遭三度逮捕 维吾尔男被判刑25年

一名澳籍维族女子本月初得知,她在新疆的丈夫被当地法庭以「分裂主义」罪判刑25年。她向德国之声表示,丈夫因住过土耳其一年,过去四年被警方三度逮捕关押後,最终遭判刑。

China Xinjiang | Uigur Mirzat Taher wurde bereits drei mal von der chinesischen Regierung festgenommen

26岁的澳大利亚籍维吾尔女子米合阿伊·米曾索夫今年4月1日得知丈夫被新疆当地政府判刑25年。

(德国之声中文网) 四月对这名26岁的澳大利亚籍维吾尔女子米合阿伊·米曾索夫来说,总是个百感交集的时刻,因为她与丈夫木里扎提·塔依尔就是在2016年4月相识的。过去五年,她的丈夫三度被新疆当地的警方关进再教育营,并在今年4月1日被新疆哈密当地的法庭以「分裂主义」罪判刑25年。

米合阿伊还记得,她与丈夫透过微信通话一个月後,丈夫便向她求婚,两人於2016年8月完婚。婚前米合阿伊便向丈夫表明,自己无法在澳大利亚以外的地方定居,所以两人2016年9月开始替丈夫申请澳大利亚签证,并在历经8个月的等待後,於2017年4月取得签证。然而,当时新疆开始传出大量维吾尔人被警察带走的消息。

米合阿伊告诉德国之声:「2017年4月我们开始听说警察在夜里造访维吾尔人家中,将他们带走,所以我们担心同样的事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当时新疆政府刚开始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大部分被带走的都是与我丈夫年纪相符的年轻维吾尔男子。」

米合阿伊与丈夫订了2017年4月12日离开乌鲁木齐的班机,但在离开前两天的夜里,当地警察却上门找她丈夫。她回忆起:「警察说他们只是要来与我丈夫短暂交谈,并交代他待在家中。警察抵达後,便直接问我丈夫是否曾去过国外,并要求他交出护照。在我丈夫说他曾在土耳其住过一年後,他们便说我丈夫必须跟他们回警局接受进一步的讯问。」

米合阿伊说,他丈夫在警局待了三天後,便被转往乌鲁木齐当地的一个看守所。她表示:「当时,我开始听到有关再教育营的消息,当地警察将这些营区称为『学校』。警察告诉我,因为当地还没有一所『学校』,所以我丈夫会先留在看守所,之後便会被放出来。」

但,几个月过去後,木里扎提始终未获释。米合阿伊也因为她丈夫的澳大利亚签证被取消,必须回国替他重新办理签证。由於当时国际社会仍不知道中国政府在新疆大量关押维吾尔人的事,澳大利亚政府在米合阿伊替她丈夫重新办理签证时,不断要求她出示相关证据。2017年12月,米合阿伊得知木里扎提已「完成学习」的消息,他们也将他释放。

这让米合阿伊立即赶回乌鲁木齐,希望能亲自迎接获释的丈夫。她在乌鲁木齐等了一个多月後,她才得知木里扎提被转往另一个再教育营。她说:「我丈夫当时每两三周能与我们通话一次。他在某次通话中表示,自己在营内一切都好,叫我们不要担心。他说自己仍在乌鲁木齐,这也让我们松了一口气,因为在那之前,我们曾听说有维吾尔人被转往新疆内部或中国其他地区的再教育营。」

由於当时新疆的维安情况越来越严格,米合阿伊认为自己继续待在新疆也可能面临危险,所以她只能返回澳大利亚继续等待。最终,米合阿伊在2019年5月透过微信得知丈夫终於获释的消息。

反覆的洗脑与心灵折磨

木里扎提获释後,夫妻俩於2019年7月在乌鲁木齐重逢。米合阿伊表示,当时丈夫看起来瘦了很多,脸色也变得苍白。即便她丈夫已获释,他仍必须每天向警察报到,警察也会打电话给他或到他家查看状况。米合阿伊说:「虽然警察说我丈夫的学习已结束了,但他还是不断受到监视。」

China Xinjiang | Uigur Mirzat Taher wurde bereits drei mal von der chinesischen Regierung festgenommen

米合阿伊说,她丈夫曾有一次因为说了维吾尔话,被再教育营的守卫用手铐锁在门上一天。

她还说,丈夫只分享了部分再教育营中的经历,因为他不希望米合阿伊再受苦,所以他不愿分享太多再教育营内的细节。米合阿伊告诉德国之声:「被关在里面的维吾尔人每天都被告知,他们将再也见不到他们的家人,如果他们认为自己能够离开这个地方,那就是在自欺欺人,因为这永远不会发生。如果有人在牢房里行为不端,说错话或不听守卫的话,他们就会一整天都不会得到食物。」

米合阿伊还说,她丈夫曾有一次因为说了维吾尔话,被再教育营的守卫用手铐锁在门上一天。此外,她丈夫也提到被要求背诵习近平的讲稿,并忏悔自己的过错或赞扬中国共产党。她提到:「我丈夫说,他被迫说自己当初应该意识到中国是个伟大的国家、他不应该离开中国,并不断重复对於去土耳其住一年感到十分抱歉。他每天都一遍又一遍做同样的事情,这便是不断的洗脑。」

再度被捕

Epkar Asat

莱汉也提到,目前中国在新疆的政策出现了一些转变。与几年前大规摸将维吾尔人送进再教育营相比,现在越来越多新疆维吾尔人被当局以各种罪名判刑入狱,而这些刑期都长达5至20年。

两人重逢後六个月,米合阿伊因签证到期未获续签,必须於2020年初返回澳大利亚。在那之後,她与丈夫透过微信保持联系。但到了2020年5月19日,她在丈夫迟迟未回覆短信後,开始担心丈夫是否再次被捕。在她多方尝试後,她得知木里扎提於前一晚被新疆另一个地区的警察带走,声称要针对他曾住在土耳其一年之事进行调查。

米合阿伊告诉德国之声:「我起初不明白警察为何要再针对相同事件调查我丈夫,他们仅回应说,我丈夫在其他地区被认定无罪并不重要,因为另一个地区的警察必须自行透过调查判定他是否无罪。他最後在那个地区被以单独监禁的方式关了60天。」

木里扎提在被关押了3个多月後,於2020年8月二度获释。虽然警察并未再次上门盘查,但米合阿伊说她丈夫始终担心自己会再次被抓。一个多月後,来自新疆哈密市的警察再次上门将她丈夫带走,那也成了米合阿伊最後一次收到丈夫的回覆。当她今年4月再收到与丈夫相关的消息时,他已被判刑25年。

「维吾尔人家属无权保持沈默」

定居美国的维吾尔人权律师莱汉·阿萨特(Rayhan Asat) 对米合阿伊的处境感同身受。她於2020年1月得知弟弟伊克帕·阿萨特被新疆政府以「煽动民族间的仇恨」判刑15年。在得知官方消息前,莱汉也曾忍耐了4年才对外公开弟弟被关入再教育营与被判刑的事情。她告诉德国之声:「沈默对新疆维吾尔人的海外家人来说不是个选项。米合阿伊等了几年意识到,她的沉默无助于改善她丈夫的处境。」

莱汉也提到,目前中国在新疆的政策出现了一些转变。与几年前大规摸将维吾尔人送进再教育营相比,现在越来越多新疆维吾尔人被当局以各种罪名判刑入狱,而这些刑期都长达5至20年。然而,莱汉对於米合阿伊的丈夫被判刑25年仍感到震惊。

她说:「这些都是莫须有的罪名,这也是国际社会真正需要强调的地方。中国现在正忙着透过对少数民族判刑来合理化其在新疆的所作所为。我们应该找出一个更准确的说法来区分一般的再教育营与这些监狱,因为唯有这样才能防止中国政府合理化这些迫害。」

德国之声无法独立核实相关指控,但米合阿伊所描述的木里扎提案例与此前国际媒体披露的多名维吾尔人“再教育营”经历有类似之处。过去几周以来,国际专家与人权组织也曾发布多份报告,认定中国在新疆施行的政策已构成反人类罪与种族灭绝,但中国政府驳斥相关指控,称这些说法“荒谬绝伦”。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上个月在两会期间表示,国际社会对中国新疆政策的指控“完全是别有用心的造谣,彻头彻尾的谎言”。

对於中国政府的极力否认,米合阿伊表示,她希望国际社会透过她丈夫的案例能明白,过去几年与新疆人权迫害的相关报导与研究都是真的。她告诉德国之声:「过去的四年里,我一直在受苦,我一直保持沉默,因为我希望,如果我们对中国政府言听计从,或许能改善我丈夫的处境。或许对大部分人来说,在新疆发生的事情只是一个故事,但我经历了这一切。我有什么理由对这种规模的事情撒谎?」

米合阿伊希望澳大利亚政府能持续协助改善她丈夫的处境,而非以她丈夫不是澳大利亚公民为由选择不协助。她说:「对澳大利亚政府来说,他们可以轻易地说这个人不是澳大利亚公民,所以他们无法做任何事。但他们这样做是不公平的,因为如果澳大利亚政府不帮助我,我还能指望谁来帮助我?」

至於国际社会中一些质疑新疆人权迫害真实性的声浪,米合阿伊强调她希望各界认清,目前并非单一人出来分享证词,而是有许多维吾尔人都公开他们自身或家人的遭遇。她向德国之声表示:「我已经痛苦了四年,这是我每天面对的现实。我想让大家知道这些人权迫害是真的,它们正在发生,而你不能一笑置之,说这只是一个单一案例。」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