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山脚下的藏人流亡地达兰萨拉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2.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喜马拉雅山脚下的藏人流亡地达兰萨拉

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对西藏局势忧心忡忡。这么多的佛教僧侣为抗议中国的统治而自焚是前所未有的。达赖喇嘛争取西藏自由的斗争似乎希望渺茫。

Chime Youngdung, Tibetan Government in Exile Bulding. Copyright: Stuart Braun 2012, Dharamsala, India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世纪之交之前从西藏逃到印度的僧侣康亚次仁(Kanyag Tsering)说:
"1999年我逃往印度。当时,我所在的寺院对所有僧侣进行所谓的再教育。僧侣被教导要热爱中国政府。所有涉嫌不愿接受再教育的人都被逮捕关入监禁。"

康亚次仁说,那时候,寺庙里所有的人都非常恐惧。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再有任何幸福的感觉。因此,他告别家乡 - 踏上了危险的逃亡之路。他回忆说:"我先是乘坐汽车逃亡了一段路程。但是通往尼泊尔边界的最后一段路程我必须徒步行走,路途耗时7天,而且只能在夜间赶路。为了不被发现和逮捕,白天我都是藏在村民家中。"

48岁的次仁在向记者讲述他当年逃亡的经历时,桌子上放着他事先从长袍内掏出的两部手机。次仁仍然和他所逃离的寺院保持着联络。他说,90年代末,寺院的情况很糟糕。如今更是难以忍受。僧侣受到前所未有的严密监控:"2011年出现自焚浪潮时,约500名警察来到寺院,一些人穿便装,其他人身穿警服。他们昼夜监督僧侣的活动,14台摄像机时刻监控着寺庙内的情况。"

僧侣自焚之多前所未有

a Tibetan Buddhist monk shouts as he and others hold pictures of Tibetans they claim were allegedly shot by Chinese security forces earlier this week, during a candlelight vigil in Dharamsala, India, Wednesday. Jan. 25, 2012. Deadly clashes between ethnic Tibetans and Chinese security forces have spread to a second area in southwestern China, the government and an overseas activist group said Wednesday. (Foto:Angus McDonald/AP/dapd)

藏人僧侣

尤其是次仁逃离的格尔登寺(Kirti),因最近几个月连续发生僧人自焚的悲剧而闻名。许多僧侣采用了用汽油浇身放火自焚,多数情况下导致死亡的这一惨烈的抗议形式。

在西藏历史上,从未像今年这样发生如此多的自焚事件。一旦在喜马拉雅山的中国一侧有僧侣自焚身亡,在喜马拉雅山另一侧的藏人流亡地、印度的达兰萨拉,流亡藏人都会点燃蜡烛悼念死者。

流亡藏人像崇敬烈士一样崇敬自焚死亡的僧侣。但僧人将自己变成火把,以此让世界了解他们的绝望的这种抗议方式也不是没有争议。27岁的流亡藏人强巴益西(Jamphel Yeshi)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自焚死亡的一刻给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他如同火人般奔跑的照片在互联网上迅速流传,被世界所有主要报刊转载。

佛教禁止自焚

从另一方面来说,佛教是禁止自焚的。而且,这种抗议方式也令位于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尴尬的境地。一年前当选为西藏流亡政府总理的洛桑桑盖(Lobsang Sangay)也表示:"我们的立场是非常明确的:我们是人,不希望看到有人死亡。因此我们一再呼吁不要采取过激的行动,包括自焚。但我们也理解人们为什么这样做,因为在中国根本没有举行抗议活动的余地。虽然在佛教范围内对此可能存在不同意见,但是这一行动的动机是明确的,他们为了其它藏人,只对自己作出伤害。作为凡人,人们试图阻止这种做法。作为佛教徒,人们为他们祈祷。作为藏人,我们对他们表示声援。"

Tibets Exilpremier Lobsang Sangay, Fotograf: Matthias von Hein, Berlin, 23.11.2011. Copyright: DW

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桑盖

局势是复杂的:首先,自焚事件引起世界舆论的关注,这是西藏流亡政府所希望的。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们也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 ,西藏流亡政府需要另辟蹊径,不再走达赖喇嘛所选定的、与中国开展对话这一所谓的中间道路:"我的工作已经足够艰难,现在又增加了一层困难。我们的立场非常明确:我们主张非暴力和民主,不会做任何妥协。"

中国逃亡藏人接待中心的餐厅可容纳500人。墙壁上挂着面带微笑的达赖喇嘛的巨幅照片。但在这一天在这里用餐的只有大约五人,全部是食堂的工作人员。

这个逃亡藏人收容所是美国出资新建的。收容所附近有一条河,接待所是以美国提供的资金建成。从外部看上去,这里完全不像是一个难民营,而更像是一个环境高雅的中产阶级住宅区。但是目前,这里所有的建筑几乎空无一人:

控制严密逃亡难

Bild der Autorin Nina Ritter aus Dharamsala der Exilhauptstadt der Tibeter, eingekauft als Multimedia-Pakt vom DP. März 2009

藏人流亡地达兰萨拉

接待中心副主任明就尤頓(Mungyur Yondon)说,."在2008年西藏起义之前,我们每年接收2000到3000的难民,但自那时以来局势变得非常紧张,中国政府增加了边境检查站,边境地区驻扎着军队,现在很难越境。"

这个位于印度北部的可容纳500人的逃亡藏人接待中心,目前只居住着2名逃离西藏的僧侣。逃离西藏不仅太危险,而且也过于昂贵。 尽管如此,两名僧侣中的其中一人,嘉荣崇佩(gayrong Chonphel)还是成功地逃亡到这里。几乎所有逃亡到这里的藏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会见达赖喇嘛。但是嘉荣崇佩 还有另一个愿望,他要让全世界知道他所在的寺院所发生的事情。.他说,为了执行所谓的再教育计划,2008年军队和警方占领了他所在的寺院。他们要求他背弃达赖喇。几乎对于每个藏族僧人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如今,如果有人被发现收藏达赖喇嘛的画像,可能会面临生命危险。嘉荣崇佩说,当时在逃亡途中,他曾经在树林中躲藏了几个月。

作者:Kai Küstner 编译: 李京慧

责编: 张筠青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