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政治与文艺的底线 | 媒体看中国 | DW | 10.03.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商业、政治与文艺的底线

专栏作家布鲁克斯认为网络攻击是没有底线的竞争。中国网民则质疑,一个宣称自己来自“民主选举”因而与民众交流“不合适的人”,连续12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是否突破了政治的底线?而一篇批评香港低俗底线的获奖文章,却被认为是对香港的误读。

A visitor walks inside the The Luminarium Levity II by Architects of Air at Hong Kong's Victoria Park Thursday, Sept. 15, 2005, as part of the Mid-Autumn Festival celebration. The walk-through sculpture immerses visitors in light and color. It is inspired by Islamic architecture and features winding passages of small domes reminiscent of the repetitious forms found in the bazaars of Iran. (AP Photo/Vincent Yu) Auf den ersten Blick wirkt das bunt illuminierte Kunstwerk der Architektengruppe Architects of Air wie eine Szene aus dem Film Die Reise ins Ich. Doch nicht an die Irrungen und Wirrungen der menschlichen Blutgefäße wird hier erinnert, sondern an das pulsierende Leben in den Gassen und Gängen islamischer Basare. Die Installation mit dem Titel The Luminarium Levity II ist Teil einer Ausstellung in Hongkongs Victoria Park. Quelle: Spiegel

(德国之声中文网)网络攻击是给世界带来怎样的后果?《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戴维•布鲁克斯撰文称,这是一场"野蛮连锁效应"(brutality cascades)性质的没有底线的竞争。

布鲁克斯说,"美国是一个始终捍卫公海经济准则的传统资本主义国家。我们认为,与对话类似,如果全球经济拥有最大限度的开放、互信和自由交流,将会使所有人受益"。但是,"中国出现了,这个超级经济体的想法更具重商主义色彩。许多中国人,至少是军工复合体里的人认为,全球经济是一种战争形式,一种寻求国家主导权的斗争"。

美国和欧洲拥有自己的传统商业逻辑,认为对外国私营企业进行网络攻击的做法会伤及自身。"不过中国的网络重商主义者认为,欺骗是种天然的战争手段,网络攻击完全合情合理。你的竞争对手辛勤工作获取了知识产权,而你自己的体系更封闭,因此创新并不是你的竞争优势,所以偷窃是一种更快捷、更廉价的方式。别人会因此恨你,但那又能怎样?他们反正都会恨你。这是战争啊"。

于是,"在野蛮连锁效应的带动下,随着竞争的持续,中国的行为方式并不会向我们靠拢,而是我们向他们靠拢。目前的走向正是如此。西方企业应对网络攻击的第一反应是筑起高墙。它们没有对全球市场敞开大门,而是开始变得更像密不透风的坚固城堡"。

布鲁克斯建议创建一个规范国内政治行为或全球网络间谍活动的《日内瓦公约》(Geneva Convention)。然后,组织起一个尽可能全面网罗同道的联盟来维护这些准则。

ARCHIV - ILLUSTRATION - Ein Mann tippt am 16.06.2011 in Frankfurt am Main auf einer Computer-Tastatur vor einem elektrischen Schaltplan. Das Land Niedersachsen will künftig mit einem eigenen Expertenteam die Computer von Land und Kommunen besser vor Hacker-Angriffen schützen. «Solche Angriffe haben in den vergangenen Jahren zugenommen und stellen eine große Gefahr für öffentliche Verwaltungen wie die Wirtschaft», sagte Niedersachsens Innenminister Schünemann (CDU) am Montag in Hannover. Frank Rumpenhorst/dpa (zu lni 0496 vom 19.11.2012) +++(c) dpa - Bildfunk+++

虚拟世界的战争

还有多少人大代表该受质疑?

连续十二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宣称"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55年来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我们这是靠民主选举的,你(跟选民)交流就不合适"、"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哪能说上网就上网呢"、"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会发放养老金",因此成为网民心中的漫画似的可笑人物。《人民日报》、新华社、《环球时报》却连续撰文为之辩解,大加赞美,成为乏善可陈的全国"两会"有趣的看点。

台湾《旺报》发表评论,对官方辩解进行了梳理。先是山西省宣传部长胡苏平向媒体解释:申纪兰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是因为她深受山西百姓爱戴,并非当局指定。"们也想过如果这次申纪兰不当代表会怎么样?大家就要质疑了,为什么不让她当,我们觉得不好交代。"随后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又在山西代表团全体会议上称赞申纪兰:"作为正厅级干部,她保持了人民本色,谁能做得到?这是我们的骄傲和自豪。这就是我们理直气壮的理由。"新华网也发表评论:"人大代表履职能力强不强,其实并非看代表年纪有多大,反对票投了多少,而主要看她能不能反映群众的利益诉求,是不是代表百姓在说话"。《环球时报》发表文章指出,线民对申纪兰的嘲讽甚至人身攻击"背后既有情绪宣洩,也有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刻意的抹黑,它对中国政治文化建设有害无益。"

评论认为,"客观地讲,作为人大代表,申纪兰的履职能力与现代公民社会的期待还是存在一定的落差,这与她是不是英雄模范是两回事。"同时引述一位专栏作家的话指出:"值得质疑履职能力的岂止一个申纪兰?"

A delegate yawns during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March 5, 2013. REUTERS/Jason Lee (CHINA - Tags: POLITICS)

3月5日,北京,人民大会堂

被误读的"低俗"

"低俗"一向是中国当局管制文艺作品的借口,也因此成为中国网民反讽的对象。最近,这个评判标准也从内地输出到香港,在香港掀起波澜。香港艺术发展局艺评奖结果公布,来自内地的贾选凝,凭一篇题为《从〈低俗喜剧〉透视港产片的焦虑》的影评拿了奖金达五万元的金奖,引起媒体广泛报道和争议,事件很快升温到激化中港矛盾的民粹主义程度。

香港《明报》发表文章认为,这篇评论是对电影《低俗喜剧》和香港文化的误读。作者朗天认为,贾选凝的得奖文章以至之前在香港媒体发表的香港电影评论,所表现出来的,对香港电影和箇中所谓"港味"的一再误读,既典型又严重。作者说,"认识港片北进情况的人都晓得,低俗两字乃内地官方和传媒近年在北上港人作品上经常加上的形容词","偏偏,这些观众只要有机会,都不吝表示他们其实热爱香港电影,其中更不乏自称喝港片奶水长大者。《低俗喜剧》的推出,正是因应这怪现象的商业计算之举"。

朗天说,贾文并非只批评《低俗喜剧》低俗,文章最大的重点,在指电影偷换了概念,视"低俗"作为"本土性",却大受香港观众欢迎,反映出港产片已"误入歧途"。"贾文这重重误推并不偶然,因为这正是近十年内地人对'大国崛起'的心理状态投射。说西方资本主义大国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历史机遇造就;'××国能,中国人为何不能?';他们歧视、针对以至围堵我们,因为惧怕我们强大,惧怕'睡狮醒转'……诸如此类的说法,不绝于耳"。于是,对于香港电影,内地人认为,"以前拍出讨人喜欢的'经典',只是你们幸运,现在你们的优势丧失了(港人自我矮化加强了这种看法),再拍不出好东西,反而害怕我们,来丑化我们了"。

摘编:张平

责编:苗子

[摘编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