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香港菲佣最难熬 | 文化经纬 | DW | 11.08.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周日,香港菲佣最难熬

每到周日,30万香港菲佣便会来到大街上。平日里,她们繁忙的身影在这个大都市里基本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周日最清闲,也最难熬。

Hongkong Island, 18 Uhr Am Anfang standen die Auktionen: chinesische Kunst - vom Porzellan der Kaiserzeit bis zu zeitgenössischen Malerstars - verkauft sich seit einem Jahrzehnt zu Rekordpreisen. Das meiste kommt hier in der City von Hongkong bei Sotheby's und Christie's unter den Hammer. Vor allem chinesische Sammler greifen zu, viel neuer Reichtum fließt in Kunst. Dank Hongkong wird in China weltweit mehr Kunst verkauft, als in New York oder London. Jetzt kommen auch die Galerien. Foto: Wan Chai, Hongkong, 2012, Rainer Traube

繁华的香港

(德国之声中文网)门外大雨如注,没关系,重要的是,今天是星期天。维罗尼卡一直在等待着这一时刻。她们约了8人,来到一处购物中心,拿出准备好的硬纸板,放在地上,围圈坐了下来。她们拿出带来的饭菜,放到中间。同朋友们聚会是轻松的时刻,可以抱怨一下家里的主人,诉说离家思乡的苦闷。

想家就像一个张开的伤口

维罗尼卡是一名在香港打工的菲律宾女佣。她身穿一条紧身牛仔,亚麻布汗衫,脚下一双休闲式拖鞋,棕色的头发披肩而下。只有终日忙碌的人,才知道星期天的珍贵,如同节日一般。

她说,每天5点45分起床,为孩子做早餐。6点20分叫孩子起床,这时,早餐必须做好。7点孩子出门。然后开始为女主人做早餐,准备带去上班的午餐,她8点45分出门。"9点整,我乘上公共汽车,9点20分在市场买菜,最晚10点10分我又必须回到家里,为男主人做早餐。"维罗尼卡对她每天的日程早已熟烂在心。她不停地干活,身心却并不愉快。她说,想念家乡就像一个一直张开的伤口。

维罗尼卡来自菲律宾西部的一个小岛,她自小在村里长大。她说,香港人冷漠小气刻薄,而家乡人则豁达大方,但却很穷,一贫如洗。因此,维罗尼卡10年前就出走他乡,在国外富人家里当佣人。先是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现在又只身到了香港。10年前她就离开了两个孩子,她今年已38岁。她说,"我因为孩子受教育才来到这里的。我希望他们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上大学。我不希望他们以后像我一样,没有稳定的收入。我做出牺牲,在国外打工,为的是给他们争取到最好的条件。作为母亲,我不想让他们像我一样受这种折磨。不过,我已经没有当母亲的感觉了。"

每月赚400欧元

除掉开销,维罗尼卡每月可以赚到近400欧元。这个价码在香港属于很低的,但却是她在菲律宾当职员打工工资的好几倍。香港菲律宾女佣的境况都差不太多,她们为孩子和家庭打工,却几乎见不到雇主们。

Eine Tasche des italienischen Modeherstellers Gucci liegt am Montag (13.12.10) in Muenchen im Schaufenster des Oberpollinger Kaufhauses. Der deutsche Einzelhandel ist auch nach dem dritten Adventssonntag mit dem Weihnachtsgeschaeft zufrieden, wie ein Sprecher des Handelsverbands HDE am Sonntag (12.12.10) bekannt gab. Foto: Lukas Barth/dapd

Gucci 手袋

星期天她们做些自己的事情,给家里汇款,相互修剪发型,相互关照。在香港金融中心地带,有数百个菲佣组成的在硬纸板上席地而坐的人圈。Gucci, Prada, Dion这类商品的广告,只要抬头就处处可见。在名品店里,每个手袋的价格都是菲佣半年的工钱。

没有这一念头,我们是活不下去的

维罗尼卡说,最难熬的不是工作繁重,也不是女主人的喝斥,也是想念家乡,想孩子。"心灵受到煎熬,比如,看到母亲同孩子在一起,天哪,我不愿看到他们在一起的画面。即便是在路上行走,看到这,我都会伤心地哭起来。"她说,工作时不太想家,她反正在不停地忙。

然而一到周日,虽然周日安静,但也是最难熬的。奈斯是这个小群体的长者,她在香港已生活了20年。奈斯说,"星期天虽然可以休息,上午会很好,下午,尤其是下午回到家,那种情感便油然而生,立即包围了你。我对朋友们说,应该多想想孩子的前途,以及家庭的需要。不这样想,我们是活不下去的。只有这一念头还能让我们坚强起来。"

作者:ARD 编译:李鱼

责编:万方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