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香港市民怎么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3.11.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听听香港市民怎么说

连续数日香港街头暴力不断升级,很多街区都出现大面积损毁破坏现象。路透社记者前往香港金融区和东九龙地区进行街访。但是接受采访的香港路人都认为事件敏感,不肯透露全名。

Hongkong | Proteste gegen die Regierung (Reuters/A. Perawongmetha)

11月13日香港金融区中环再有一些反对政府行为的抗议者示威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金融区,一位57岁的建筑业从业者说:"政府是一个庞大的机器,需要一些时间。我们知道这个机器的一些部件失灵了,但是你应该给与政府一些时间去修好这些零部件。人民已经告诉政府这部机器不工作了。"

这位自称名叫维春的老伯说,他在金融区有个会议。但是由于公共交通遭到毁坏,所以会议被取消了。他说:"(抗议者)提出的5大诉求不可能实现。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他还说今年6月他也曾参加过抗议示威,但是现在已经不再支持那些示威者。

他说:"对于一些想做出改变的人,他们加强了自己的行动。但是对于多数人来说这是不可接受的。他们有表达自己观点的自由,但是如果他们采取行动,也需要对破坏行为负责并为此承担后果。"

在房地产行业工作的25岁的刘先生在提到街头的抗议者时说:"我不会说暴力行为是对的,但是他们所追求的价值观永远都是对的。"刘先生戴着一个深色口罩。他说:"因为根源还没有得到解决,政府不回应(抗议者的)诉求,所以人们通过暴力升级的方式引起政府的注意。"刘先生连续两天都参加了午间的抗议集会。

他说:"最大的问题是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对警方使用的暴力展开调查。只要政府不回应这些诉求,暴力就不会结束,而且会继续升级。"他认为摆在香港面前的有两条路:"港府动用紧急状态法结束街头暴力,例如采取宵禁。但是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这种做法太极端了,会受到西方国家的谴责。香港始终还都是一个国际型大都市。第二种可能性就是港府最终屈服。"

观看视频 01:20

11.12香港中文大學一夜成戰場

一位63岁的罗姓市民说:"我是哭着看电视里播放的香港大学里发生的那一切。我们现在是既没有希望又很无助。英国人不给我们民主,但是我们至少还有自由。我们需要来自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的帮助。"

来自内地已经在香港居住了7年的市民Panda说:"香港属于中国,这些人不需要害怕。你看了昨天晚上香港的大学里发生什么了吗?我有一些朋友已经离开香港返回深圳了。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太疯狂了。"

32岁的销售人员米歇尔说:"这真的让人很难过。这伤害的不只是香港的经济,同时也让每个香港人心碎。这会让我们一生都感到恐惧,时间也不会改变这一点。"

路透社的记者又去了九龙。一位在保险行业工作的42岁的女性说:"我真的很伤心看到我的城市变成这番模样。看看周围的人,他们是那么的愤怒。港铁站里有那么多的孩子,你看到有人朝着他们喊吗?他们都是朝着港铁的工作人员喊。每个人都神经紧张,没有人再保持理性。但是如果你看到交警开枪射向一个学生,这怎么可能是合理的呢?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是林郑月娥毁了这座城市,香港警察的行为就像中国警察一样。"

这位名叫阿列克桑德拉的女性身穿黑色长裙、白色T恤,脸上戴着医用口罩。

她说:"我在这里长大。我已经在一家公司工作了快20年。我从来没有旷过工。但是这星期已经有两次我没办法去上班。我有两个孩子,他们不能去学校。我一直担心他们会被逮捕。我没有参加抗议活动,因为我太老了。但是你在电视里会看到,警察去殴打那些孩子,那些香港的孩子。这还有天理吗?他们的诉求有什么错吗?我们都想生活恢复常态,但是如果政府不倾听香港人的诉求,他们又怎么能(恢复社会秩序)呢?已经持续5个月了,他们根本不在乎。"

Maskierte Hongkonger Studenten singen bei ihrem Abschluss (picture-alliance/AP/K. Cheung)

香港中大毕业生11月7日在毕业典礼上戴口罩举出标语;香港中大近日成为关注焦点,12日警察与学生发生激烈冲突

29岁的前台工作人员娅妮特说:"我是要去旺角。就算我到了那里,那里也是世界催泪弹之都。我还能回得来吗?我先生在家工作,可是我是公司前台,我能在家办公吗?我能吗?"

她说:"我们有三个人倒班,但是另外两个人住得离公司很近。我现在很担心工作是不是还能保得住。他们知道不是我的错,但是总不能老让同事替我的班。我该指责什么人吗?我要指责的是港铁。香港政府向让所有人都去反对上街的学生和抗议者。但是如果他们倾听抗议者的诉求,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

洪沙/李鱼(路透社)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