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莲:319凶手非连宋也非阿扁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6.0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吕秀莲:319凶手非连宋也非阿扁

在319枪击案9周年前夕,德国之声记者专访当年受害的前副总统吕秀莲。吕秀莲相信319凶手非连宋,也非陈水扁,她要求查明真相。

德国之声:涉嫌制造319事件枪支的唐守义日前被遣送返台,您觉得319枪击事件有可能因此翻转吗?你对319事件有什么看法?

吕秀莲:319事件到现在还是有很多的谜团,唐守义其实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比较属于技术面的。到底那把枪是不是唐守义集团制造的?那把枪是不是真的是那把打中我们的枪?更重要的是:谁有这样的动机,在总统大选投票的前一天,用这样的暴力行为来妨害台湾的民主选举?可能,这个议题值得有更多的人来讨论。不过,唐守义的回来,希望是一个新的契机。

立法院曾经通过319真相调查委员会的特别条例,转眼间319事件周年又快到了,我希望立法院可以不分蓝绿,重新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重新调查这个事件。当然,唐守义的供词也许会是很关键的。

Taiwan Chen Shui-Bian und Annette Lu

“319枪击案”让台湾大选局势骤变,也为此后的蓝绿对立埋下伏笔

德国之声:您认为319事件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吕秀莲:我非常坚持319的真相一定要调查清楚。不只因为我是受害人。我其实已经奇迹般的复原了。重要的是,319的两颗子弹的真相不明,让台湾社会蓝绿对立。有的人一直坚持是阿扁自导自演。其实阿扁不但受害,还因此背上一个历史罪名。我可以发誓,绝对不是他自导自演的。如果能够重新调查,一定可以还他清白。更重要的是,我们应找回历史真相,而且,还台湾社会一个真正的和谐。因为,大家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蓝绿继续对立。今天台湾社会继续分裂,这是我最痛心的地方。假如319事件经过重新调查,能够把真相找出来,证明根本不是阿扁总统自导自演,我想当年冤枉他的人应该会反省。也许这样一来,台湾社会的蓝绿鸿沟就可以抚平。大家以后就可以就事论事、理性、客观的来看待所有的问题,我觉得这会是对台湾最重要的一个救赎。

德国之声:您有怀疑的对象吗?

吕秀莲:首先我们要问,为什么要打两枪:第一,我排除我们的竞选对手制造枪击事件,不可能是连战和宋楚瑜。因为按照台湾的法律,只要在选举期间,总统候选人遇害的话,选举就会暂时停止。这对我们的竞选对手没有好处。何况,事情发生之后,连、宋两位先生立刻停止当晚的选举活动。我们没有怀疑对手,但是对手居然一口咬定是阿扁总统做的。这真是无稽之谈。谁愿意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更何况,我当天从头到尾和阿扁总统在一起,我可以证明他没有时间自导自演,也没有任何空间,在我视线范围之内,做这样的事情。谁不希望台湾继续民主化?谁不希望台湾每四年可以选举一次总统?也许,我们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要从另外一个方向去思考。

Das Knie von Vizepräsident Annette Lu Taiwan

吕秀莲在枪击案中膝盖受伤

德国之声:前总统陈水扁目前人在监狱中,您多次要求马英九政府让陈前总统保外就医,为什么?

吕秀莲:一个人有没有犯罪,不是任何个人说了算。他必须经过侦察、审判的程序,合乎正当法律程序,整个程序要正当。可是大家都看出来,在审判阿扁的过程中出现许多争议,包括:审判过程中,对阿扁比较友善的法官立刻被撤换,或者,将案子切割分开来审,所以他被起诉六个案子,其实如果并在一起,他可能只会被起诉2个或3个案子。这样的审判程序有许多的暇疵。阿扁现在已经坐牢去了。

我想,全世界没有几个文明国家会让一个犯人和另一名犯人关在一个1点2坪(约合4平方米)的囚室里,旁边是厕所,没有桌子,没有床。而且这种状况是4,5年之久。在这么长的时间内,都睡在地板上,坐在地板上。而天花板上,又全都是闭路电视。强光照射,使得他几乎失明,脑病变,这些都是经过医生诊断的结果。阿扁总统本来口才很好,现在变得口吃,连话都说不清楚。手严重发抖,左右不平衡,很容易跌倒。所以任何人看到这种情况,即使不把他当作总统来看,就当他是个普通人,如今,整个身、心、灵都被摧毁掉了。站在人道的立场,也应该让他去就医。

德国之声:您如何评断您和陈水扁前总统的8年执政?

吕秀莲:8年说长很长,说短其实也很短。在我们之前,国民党一党独大,执政长达50年。国民党掌握了国家全部的资源。他的政权的结构好像是一棵庞然大树,盘根错节,一时的刮风下雨,可能只会折断他的一根枝桠。我们执政了八年,其实没有将国民党这棵老树连根拔起,国民党的很多恶势力还是存在的。我们八年内努力改正一些50年来的问题,但是还是没有完全根除,这点我们必须承认。所以我们也不尽满意。重要的是,我们努力做了很多事情。除了最后阿扁总统涉及洗钱这一部分,我们觉得遗憾之外,我们无论在硬体建设或其他方面,我们都作出很多贡献。我们给台湾人比较多的安心和骄傲感,因为我们非常强调台湾优先,我们确立台湾的主体性,我们让台湾走向正常化,让台湾人敢大胆说台湾话。我们也致力于族群和谐,在台湾的正名化和正常化方面,我们下的功夫非常大。在人权方面,我当时专责总统府的人权委员会,所以八年之内所有触及违反人权的部分,我一定全力处理。相对于政权交替以后,台湾的大大小小人权严重受到威胁,我觉得我们那八年在人权、民主方面,作得非常好,在国际评比方面,我们的成绩远比马总统好太多。

Taiwans Ex Präsident Chen Shui-bian in Handschellen

陈水扁当政期间相当强势,但下台后的结局可谓悲凉

德国之声:您在退职前后对两岸问题有没有不同的看法?

吕秀莲:我们在执政的时候,我们以台湾优先为主轴,也就是所有的施政都要让台湾人有幸福感,让台湾的国家定位更清楚。可是,自从我们政权沦陷后,马政府不断的倾中,模糊了台湾的主体性。国际不再称我们是台湾或是ROC,而称我们Province of China或是chinese Taipei,这都是对台湾国格最严重的毁灭。这是我们非常痛心的地方。除此之外,我们看到马政府跟中国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就像前几天马英九说,他看到印有毛泽东照片的人民币图像,随着公车在台北街道上跑来跑去。他认为这是一种进步。他也不想一想,毛泽东当年在中国大陆杀害了多少的中国人。而且因为毛泽东主政,台湾必须从联合国撤退,在国际上被孤立。马英九现在居然有这样的心情这样看问题,我觉得,在他主政下,台湾快要变成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台湾最大的危机。

另外,全世界都不关心台湾,认为马英九的亲中政策是好事一件。可是我必须要提醒大家,如果台湾真的变成中国的一部分,对全世界有什么好处呢?其实全世界都应该支持台湾。不论在人权、在民主、在世界和平上,台湾都用自己的力量,作出极大的贡献。尤其在科技发展方面,台湾的科技成就能够让很多人分享。这些成就如果有一天变成了中国的一部分,对世界有什么好处呢?如果台湾消失在中国的版图之内,世界的一线希望也可能就黯然无光了。

Taiwan Ma Ying-Jeou während einer Pressekonferenz am Tag nach der Präsidentschaftswahl in Taipei

马英九的“亲中路线”始终受到绿营强力批评

我觉得台湾有权获得全世界更多的承认和赞赏。套一句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先生的讲法,他说,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贫穷,全世界怎么还在说三道四。我要引用习近平先生的话:台湾也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贫穷,三从来没有给世界制造问题,中国也请不要在台湾问题上说三道四。

采访记者:邱璧辉(台北特约)

责编:石涛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