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翼族群对女性的仇视 | 文化经纬 | DW | 01.08.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右翼族群对女性的仇视

迄今,反女权主义很少引起政客们的注意。而它有可能升级为极右翼思想,甚至带来致命的危险,专家警告不要忽略其危险。

Amoklauf in Isla Vista | Frauenhass (picture-alliance/AP Photo/J.C. Hong)

女性剥夺了他们生活的权利?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左翼党议会党团主席安娜·赫尔姆(Anne Helm)经常在夜间收到恐吓性电子邮件,威胁将判处她"死刑"。这些邮件常常以" NSU 2.0"的名义签名,而NSU为右翼恐怖组织。虽然赫尔姆已经习惯了这类电子邮件的威胁,但是她说,尽管如此这种情况"总会令人感到不安"。她向德国之声表示:"我必须去处理,这也是一件劳神的事情。

尽管有些邮件威胁将进行袭击,但是赫尔姆丝毫不惧怕。

根据黑森州议会提供的数据,迄今赫尔姆以及其他个人和机构总共收到69封部分附有其个人数据的此类邮件。这些个人和机构包括代表受害者亲属向右翼恐怖组织NSU提起诉讼的律师伊尔迪兹(Seda Basay-Yildiz)和柏林表演艺术家拜伊达尔(Idil Baydar)。引人注意的是,绝大多数收件人是女性,邮件内容也充满性别歧视。

危险的世界观

左翼党政治家赫尔姆因此估计对女性的仇视是右翼极端分子写这些邮件的动机之一。这并不新鲜。2018年多伦多凶杀案案犯在作案之前就宣布,这将是"厌女(Incel)造反"的开始。 Incel是英文非自愿(involuntary)与独身(celibate)的一个复合词,是部分年轻人的自我称谓。这些人因找不到女友而非自愿地没有性生活并且独居,因此对女性心生憎恨。亲绿党的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主席冯·巴尔根(Henning von Bargen)说:"这些Incel成员认为男性有拥有女性及其身体的基本权利。他们声称是女性剥夺了他们性生活的权利。"

Magdeburg I Prozess zum Terroranschlag von Halle (picture-alliance/dpa/H. Schmidt)

作案当天,被告施特凡·B一直听着歧视女性的歌曲

在哈勒发生恐怖袭击案时,被告施特凡·B也在一直听着歧视女性的歌曲。2019年10月案发当天,他一边听着鄙视女性的音乐,并在自己上传到网上的视频中表示:"女权主义是导致西方出生率下降的罪魁祸首,是引发大规模移民的原因。"他还说,这些问题的根源是"犹太人"。

左翼党政治家赫尔姆说,这听起来"完全荒唐"。 "但是对于全球这一族群的人来说,这是合乎逻辑的结果。"他们认为妇女必须肩负起维护人类繁衍的职责,应该按照传统多生孩子并且照顾孩子。与所有受到威胁的女性一样,赫尔姆认为:"这一族群给女权运动带来威胁。"

大男人主义

安托尼奥基金会的施皮克尔(Rachel Spicker)说:"反女权运动始终是极右翼思想的一部分。"这种极右翼思想认为女性应该温柔贤惠,男人则具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气魄,能够"保护他们的妻儿老小和自己的国家。"这些反女权运动者也认为男性女性该扮演固有角色。如果妇女脱离了这种角色,她们常常就会遭到敌视。"

但是,反女权主义不仅仅是各种不同右翼潮流的共同点。冯·巴尔根(von Bargen)说,它也是"右翼思想升级"的一种催化剂。因为反女权运动反对开放社会,并限制基本权利和人权。 "许多人对此还没有足够的认识。"

寻找替罪羊

尤其是当男人陷入社会危机,工作和生活水平受到威胁时最容易受到这种影响。冯·巴尔根(von Bargen)说,显然,为自己的不顺找到可以归咎的原因是一种安慰。在这种情况下,女权运动便成为替罪羊。

Anne Helm Die Linke Berlin (picture-alliance/TSP/D. Spiekermann-Klaas)

左翼党政治家赫尔姆(Anne Helm)已成为反女权主义者攻击的目标

在互联网上经常出现激进主义。在Reddit和4Chan等可公开访问的网站上一度出现所谓的Incels论坛。现在虽已关闭,但仍可以在其他网站点上找到它们,而且每个人都可以免费、匿名地访问。几乎每秒钟都会出现要求女性做Incels"性奴隶"或者认为女人的智商只相当于儿童的帖文。

此外,一些网络游戏也为年轻人激进主义的增长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正如女作家施瓦茨(Karolin Schwarz )在其"充满仇恨的战争狂人"一书中所写的那样,右翼思想和对妇女的敌视在Twitch或Discord等游戏平台上肆意传播。用户以恐怖分子的名字命名。有色人种、犹太人和妇女受到侮辱。冯·巴尔根警告说:"这个现象很少受到虚拟世界的关注。"

提防连接纽带

因此,社会学家巴尔根呼吁对这一问题进行更深入的研究。他说:"反女权主义通常不会受到当局的重视。尤其是人们并不认为这是位于右翼潮流与所谓的社会中间派之间的一个连接纽带。"

左翼党政治家赫尔姆(Anne Helm)已成为反女权主义者攻击的目标,这是她不得不面对的现实。现在,她找到了如何对待威胁性电子邮件的办法。她说:"我尽量摆脱它们与自己个人之间的联系。我知道是我的政治立场以及我所从事的工作引起它们的攻击。我努力让自己意识到这一点。"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