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翼崛起:你所知道(或者不知道)的选项党 | 2017德国联邦议院选举 | DW | 24.09.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2017年德国大选

右翼崛起:你所知道(或者不知道)的选项党

德国选项党毫无疑问是2017年联邦大选的最大赢家,首次进入联邦议院便成为第三大党。该党是默克尔难民政策的主要反对者。除此之外,人们对于选项党还有多少了解?

(德国之声中文网)

从反欧盟到反移民

2013年初创时,德国选项党的主要诉求是反对援助陷入债务危机的欧盟成员国,比如希腊。但此后逐渐转变成一个反移民政党。贝塔斯曼基金会最近进行的研究显示,反移民是该党获得最大响应的议题。

选项党坚决反对默克尔总理接纳难民的政策,尤其排斥来自阿拉伯地区的难民。2015年以来,德国已经接纳超过150万难民。选项党希望修改宪法,限制难民申请者的权利并立即遣返全部申请被拒者,无论其原籍国是否安全。该党还呼吁将外籍犯罪者送到国外服刑,年满12岁的外国人触犯某些法律可以被视为成年人判刑。

Symbolbild Flüchtlingsgegner Pegida AFD Rechte (picture-alliance/dpa/M. Schutt)

难民?不欢迎!

德国选项党希望关闭欧盟外部边境,在德国边境设立严格的身份检查,并在国外设立收容所,以起到预先阻止移民进入德国的目的。虽然名义上选项党也赞成类似加拿大的有针对性移民政策,但该党首席候选人威德尔曾表示,希望在德国达到"移民负增长"的目标。选项党还表示德国已经被"伊斯兰化",并试图扮演基督教传统价值捍卫者的角色。

领导权之争

外界普遍认为,德国选项党内部存在"温和派"和"极右派"的斗争,后者带有种族主义背景。该党最为知名的代表人物是来自"温和派"的党主席佩特里。但近来她在党内有被边缘化的迹象。

Deutschland AfD Gauland und Petry (picture-alliance/F. Hoermann/S. Simon)

高兰德和佩特里

该党参与本次大选的两位首席候选人颇具代表性。76岁的高兰德来自"极右派",这位律师和记者曾是默克尔所领导的基民盟党员,党龄长达40年。38岁的经济学者威德尔是"温和派"代表,她部分时间与自己的同性伴侣和两个孩子生活在瑞士。

民意支持度:东西差距

2016年难民危机仍在高潮时,选项党在一些地方选举中得票率超过20%,但在今年的萨尔州和北威州选举中,该党的支持率仅在10%左右。不过,这一回落可能主要因为这两州都位于德国西部,而不是选项党的主要基地-前东德地区。

2017年的大选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选项党得票率高达13%左右,成为议会第三大党。在东部萨克森州,选项党的票率更是高达27%,以微弱优势超越基民盟,在该州排名第一。

先挑衅,再收回?

德国选项党经常被指责采取一种辩论战术:首先由"极右派"成员用攻击性语言打破社会禁忌话题,然后由"温和派"出来收场。

尤其是高兰德以挑衅性言论著称,比如声称德国政府移民及融入专员厄兹古茨-一位出生在汉堡的土耳其后裔,应该被"放逐"到土耳其安纳托利亚地区。他还曾表示德国应该为德军士兵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的表现感到自豪。而威德尔则经常扮演"理性的声音",比如在第一个例子中,她表示反对高兰德的措辞,但可以理解他的感受。而威德尔本人也因为在一封遭到泄露的邮件中涉嫌发表种族主义言论而遭到批评。

AfD Spitzenkandidaten Alice Weidel und Alexander Gauland (picture-alliance/dpa/M. Kappeler)

威德尔常常需要出来为高兰德“收场”

高兰德曾经因为涉嫌煽动暴力而被告到警局,不过这些言论可能主要是用来巩固选项党在极右翼阵营中的支持度。

右翼民粹?新纳粹的家园?

作为一个新生的政治现象,目前在如何定性德国选项党的问题上还没有定论。该党的诉求对象既包括极右阵营成员,也包括那些对现状不满的选民或此前从未参加选举的民众。一些专家曾将这一现象称为"中间阵营的极端化"。该党目前拥有党员23000多名。研究显示,德国各传统党派中都有选民转而支持选项党。

一些评论人士认为,选项党的崛起是全球民粹主义大潮的一部分,正如英国退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所显示的那样。

德国选项党官方网站称,该党支持直接民主、分权制衡以及法治原则。但批评者认为,该党成立迄今并不算很长的时间里,一再发生部分成员推行新纳粹思想和使用新纳粹语言的事情。比如该党图林根州领导人霍克(Björn Höcke )曾在德累斯顿一次发言时多次提及隐藏或带有纳粹思想的内容。

选项党的崛起与国家民主党(NPD)等极右翼政党的衰落在时间上有契合之处。但德国内政部依然认为,选项党并不算违宪团体,不用受到宪法保护局的持续监视。

家庭、Pegida和媒体

选项党还自诩为传统家庭模式的捍卫者。该党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等"替代"生活方式,尽管知名度很高首席候选人威德尔本人就是同性恋者。该党还主张采取一系列措施,增加国家对于传统模式家庭的财政支持,在这方面并不主张保守的财政政策。

选项党常常在公众舆论中和反对移民运动Pegida(全称"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世界伊斯兰化")混淆,后者经常在德累斯顿举行示威活动。一方面,这两支力量之间毫无疑问存在一些政治观点上的重叠之处,也有一些共同的拥护者,但Pediga只是一个公民倡议运动,它不是一个政党,而选项党也始终对该运动保持戒心。2016年5月,选项党高层决定,该党党员不得出现在Pediga的集会活动上,反过来Pegida成员也不得加入选项党--尽管这一立场后来被该党右翼分支的推翻。

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英国退欧阵营领袖法拉奇(Nigel Farage)相似,选项党始终对于主流媒体表现出一定的敌意。选项党主张取消对公民征收的公法电台和电视台费用,而且记者一般都不被允许参加该党的活动。如果记者致电该党总部媒体部门电话质询,一般都只能听到答录机的声音"请稍候再拨打"。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