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独教父”批陈光诚“台独过时”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4.07.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台独教父”批陈光诚“台独过时”说

陈光诚日前拜访民进党时称,台独观念在台湾已过时。曾为民进党立法委员、素有“台独教父”之称的林浊水批陈光诚不了解台湾,但他乐观看待两岸关系。

德国之声:陈光诚说台独观念在台湾已经过时,您有何看法?

林浊水: "台独过时"就是表示台独曾经很显赫,但台独以前并没有多显赫,所以并没有过不过时的问题。如果硬要说"过时"的话,其实就民调来说,台独在台湾的支持度是上升的,显然台独没有过时。因为他(指陈光诚)没有来过台湾,不知道台湾实际的民情,这不怪他,他没来过嘛!

德国之声:陈光诚还说,相较于台独,他更支持"一国两制"。陈光诚解释一国两制的要点不该是由当权者擅自决定,而是由人民自决,并适时调整。比如长江南北的民众可以投票决定接受自由或是专制制度,3年以后再以黄河为界,举办类似的投票?

林浊水: 人家问他的是"一国两制"的具体内容是什么,而不是在哪里实施。因为他没有回答一国两制是什么,我也不便评论他讲的妥贴不妥贴。但是,一国两制首先获得实现是在香港。经过几年的一国两制后,"港独"的支持度越来越高,这应该可以提供给陈光诚参考。

Chen Guangcheng in Taiwan 24.06.2013

陈光诚目前正在台湾访问

德国之声:您如何检视香港学者陈云所提的"城邦论",以及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所提的"中国议会"?

林浊水: 组成"邦联"或"城邦"很重要的前提是:在面对外敌时,组成军事同盟。军事同盟的成员基本上都有很大的独立性,我想北京目前会接受这样的城邦模式的机率是很小的。另外,许信良要组织的议会,就是要仿效"欧洲议会"的模式。但是在欧盟的模式里,德国是以独立国家的身份参加,法国也是独立国家。所以,许信良"一个中国"的架构或是成立议会的前提是,台湾要先独立,才能组织起来。

德国之声:在国际社会普遍不接受"台独"的情况下,台湾有机会独立吗?

林浊水: 台湾已经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是不是一个独立国家应该从几个方面来看:如果就内政的自主,人民实践自我统治的角度来看,台湾百分之百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就国际的角度来看,就"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建立的国际秩序来说,他作为一个成员,基本上也还符合。台湾现在所欠缺的是没有得到国际间普遍的承认。但是根据"蒙特维多公约",有没有国际承认并不构成独立国家的要件。台湾已经独立了,只是欠缺国际上公平的待遇和普遍的承认。

德国之声:谢长廷提出"宪法各表",您认为这个概念可以被北京接受吗?

林浊水: 谢认为北京到现在都没办法接受国民党的"一中各表",但也许可以接受他的"宪法各表"。他这种想象持续了一年,但是前几天在香港开会时,中国社科院台研所所长余克礼就明白表示:"宪法各表"不会比"一中各表"更令北京喜欢。所以,谢失败了。

德国之声:民进党历经所谓的"台独党纲"和"台湾前途决议文"到谢长廷的"宪法各表",是不是意味着民进党的大陆政策需要改变?民进党的大陆政策究竟是什么?

林浊水: 虽然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民进党内部还是存在着中国政策的主流。依我的看法,这个主流就是"稳健的台湾独立立场",主要内容是:主权清楚,所以是台独。"稳健"是指,不在国家符号上,制造台湾内部的纠纷。也不会推动所谓的"制宪公投",进而造成台湾和美国以及对中国的关系变得紧张。我们对北京是善意的。在善意的情况下,我建议,在具体的政策上采取弹性务实,不要僵硬。交流是需要的。在未来的民进党的"华山会议"中,我希望可以确认"稳健台独"是民进党的基本立场和政策。

Chiang Kai-Shek Präsident ROC China

"宪法各表"不会比"一中各表"更令北京喜欢

德国之声:面对日益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的危机感是不是越来越强?

林浊水: 余克礼说的很客气,他说:两个宪法不能永远存在。10年、20年、也许50年都可以等。但事实是,两岸互不隶属已经超过60年。50年之后,许多人都不在了,还管这么多做什么?现在的60年加上未来的50年,到时台湾和中国就分开了100多年。100多年的分立之后,还说,我不放弃对方的领土,这种说法有点荒谬。

德国之声:您认为北京对两岸分治的情形,还可以忍耐多久?

林浊水: 有很多不同的说法:余克礼说他可以忍耐50年,直到他的孙子辈;毛泽东甚至说可以等上100年到200年。我不认为,我们的孙子的孙子的那一代,还会有那么强的意识形态。如果我们的孙子、曾孙辈思想真的如此僵硬的话,我必须说,我对所有的华人意识形态的僵硬和心理的闭塞,感到极度的悲观。但是基本上我是乐观的。

我其实观察到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很多极端台独主义者主张台独,是因为他们觉得,中国人是坏人,我们不要和他们同在一国;有些统派人士则担心,如果不如北京所愿,和中国统一,中国可能会发脾气,会对台湾不利。这不正说明他们两种人都觉得中国不是好人吗?他们都对中国人太没有信心了。其实,中国人就是普通人;会做一点坏事,会做一点好事。但整的来说,做好事应该会比做坏事多。我不像这些人那么悲观,我有信心。

我们很少看到一个国家,跟左邻右舍的关系那么紧张。根据我的观察,习近平似乎感觉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他虽然在新疆问题上采取镇压的手段,但是,对左邻右舍和美国,在我看,这一个多月来,他已经稍微缓和了过去那种强硬的态度,如此一来中国会更像一个大国。一个真正有信心的大国应该会和左邻右舍相处融洽,我觉得中国有机会变成更好的大国。

作者:邱璧辉(台北特约记者)

责编:石涛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