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环保署长:共同保护气候 北京请别“过度关切” | 科技环境 | DW | 14.11.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台湾环保署长:共同保护气候 北京请别“过度关切”

台湾环保署长李应元在德国波恩参加联合国气候大会期间接受了德国之声的专访。面对来自"某些方面"的阻力,没能进入主会场的李应元表示,气候保护是为了全人类的子孙万代,应该用务实、专业的姿态来应对问题。

观看视频 02:28
直播
02:28 分钟

台湾环保署长:共同保护气候 北京请别“过度关切”

在采访之后,台湾驻德国代表处特意对德国之声强调:环保署长李应元此行来德国,目的是为抗衡气候变化做贡献,"不必指名道姓,但从北京方面的相关表态可知阻力何在。台湾来到波恩是为了与国际社会做大器之事,盼泱泱大国无须如此小气。"

德国之声:您是否能简单介绍一下,此行来德国,主要有哪些任务?

气候变迁对于整个地球影响很大,最主要是由于工业化的结果。所以工业国家对于相对弱势的国家--比如非洲,其碳排放量只占全球4%,但是到2025年,可能会有1000万人因气候变化而挨饿,2/3的土地没有办法生产。包括台湾在内的先进工业化国家,我们对他们有责任和义务。除了非洲大陆,许多海洋国家,比如太平洋岛国,也一样发生这种状况。例如图瓦卢,他们非常急切,担心自己的国家会被毁灭。他们像在世外桃源一样生活了几千年,但是这些无忧无虑的生活有可能被毁灭。世界应该认真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台湾希望在这方面作出贡献。所以我们台湾很多的部门,包括气象、交通、林务、能源各部会的同仁都来参加气候会议。

德国之声:您说台湾是一个相对发达的国家。根据我们掌握的数据,台湾目前碳排放量占全球的1%左右,而人均排放量则是全球均值的三倍左右。台湾能为全球气候保护作出哪些贡献?

首先我们要改变能源结构。我们的煤使用量会从现在的45.4%下降到2025年的30%。然后我们要发展可再生能源,目前我们的比例是5%,争取在八年间翻四倍,增加到20%。而天然气的比例也会从30%上升到50%。通过能源结构的改变, 我们能够作出具体的贡献。而在法律的架构上,两年前我们也配合全球的努力,通过了温室气体减量管理法案,各部门提出了200多个行动方案。比如我们要加强绿色交通,还有制造部门的能源效率提高。比如我们的半导体生产,其单位面积所耗用的能源,是全球第二低的;而面板生产的单位能耗,则是全球最低。我们在各方面做努力,即使是1%。好比一条船在大洋中,只要有一个破洞,哪怕是泰坦尼克号,还是会沉没的。所以,地球这艘在宇宙中的船,是要留给子孙的。我们认为我们将很努力地来作出贡献。

Symbolbild Taiwan Offshore Windprojekt (picture-alliance/dpa/David Chang)

台湾近年来正在大规模投资风电

德国之声:您提到台湾的能源结构中,煤的比例超过40%。根据2014年数据,如果将同样排放二氧化碳的天然气能源也计算入内,矿物能源占到全台湾电力的78%。如果再计算交通领域的能源消耗,台湾的矿物能源比例超过了90%。所以,台湾减排,听上去几乎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所以我们要在很多方面努力。比如我们现在发展共享经济,推动可再生能源等。而德国在福岛事件之前,曾是有意继续发展核能的;但是在福岛事件之后,默克尔总理把核能减少,大量发展可再生能源。台湾在去年之前,风力发电、太阳能光伏发电都是处于微不足道的状况。但在一年之间,已经有几千亿的各方资金进入。而且到了今年年底,我们的环境影响评估就会通过,离岸风电至少600万千瓦。确实,我们目前的状况非常严峻,但是我们的决心很强。在德国,暖气的耗能是个大问题,而在台湾这样的热带地区,冷气则是问题。我们鼓励大家改变一些生活习惯,比如夏天不戴领带,冷气只开到26度。通过各式各样的方法,每个人都尽力。相信我们会努力达成目标。

德国之声:您说了改变的决心。但是如果从数据趋势上来看,情况并不乐观。1990年前后,台湾电力结构中,火电与核电的比例大约相当;但是在那之后,台湾所有新增的发电容量,则几乎全是火电,而且一直到去年,火电都是在增长。面对全台湾不断增长的用电需求,核电又不能增加,而风力发电还太少,即使成倍增长也一时难担大任。您怎样来解决这个矛盾?

所以说可再生能源的增长速率很快,比如光伏发电的每年增长速率是六、七倍,风电是五、六倍。一年之间就能实现那么大的改变。至于煤电,确实,我们会在明年增长到高峰。我们的整体目标是到2050年,碳排放相对2005年减少50%;2030年前则减少20%、2025年前减少10%。我们以这样的"先缓后急",一步一步来推动。

而核电在最高峰时曾经占台湾电力的16%左右,现在大概11%。因为台湾的地理环境,我们的核电厂离水库实在太近了。在福岛事件之后,争论二十多年的台湾核电政策已经没有争论了。主要的政党、整个社会都同意要废核。而在废核的过程中,的确会发生困难。每个国家都会有不同的困难。但是我们有决心。

德国之声:在这次的气候大会上,您和一些南太平洋国家展开了互动,他们大都是气候变化的受害国,同时有些也是台湾的邦交国。台湾在气候保护舞台上的努力,是否也和台湾试图打破外交困局的需求有联系?

朋友越多越好。我刚刚在德国环境部看到一件装饰品,上面写"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气候变迁议题上,不论是联合国公约,还是2015年气候大会通过的"SDG永续发展指标",都特别提到"Leave nobody behind" (不甩下任何人)。每个人都必须一起做,应付气候变化是一项集体工作。比如,我们的气象局人员曾经去所罗门群岛,通过降水等气象变量预测到8个星期后登革热疫情会爆发。结果实际状况的曲线和我们的预测是几乎完全一样的。那么明年,我们事先就可以告诉所罗门群岛,帮助他们来防治登革热。这其实是一个人道问题,不管是否和台湾有邦交,我们都很乐意来协助。非洲国家面临粮食安全问题,太平洋岛国也有类似的问题。不管是大陆国家还是海洋国家,我们都希望能够作出贡献、一起努力。

Deutschland Aufbau UN-Klimakonferenz (picture-alliance/dpa/R. Vennenbernd)

台湾环保署长没能进入联合国气候大会的会场

德国之声:说到台湾的国际外交困局:您在几个月前就曾经说,希望能够以更高规格的姿态来参加今年的联合国气候大会。您觉得,目前的联合国气候保护项目,是否依然没有足够公正地对待台湾?

作为政府单位,我们能够了解到和北京之间的困难。但是,我刚刚在《联合新闻网》看到一条消息,"台湾青年气候联盟"在波恩的气候大会上遭到大陆的"关切"。这是一些台湾高校的大学生,受到韩国、中国大陆、日本等很多国家的年轻学人的邀请,参加了这边的会议。在波恩这里的会场,他们和台湾那边的大学生用视讯交流。年轻人就是身处这样一个时代,希望地球能够最终实现永续发展,这是为了子孙万代。这是一个实际的科学命题,极端气候大家都碰到。就连那么美好的美国第四大城市休斯敦,也遭到洪水袭击,损失几兆台币,也就是几千亿美金。这是大家共同关注的话题。而现在年轻人的一个非政府组织都受到大陆官方的"关切"。其实这不是联合国或者其他国家,其他国家很希望台湾一起来作出贡献。大陆(官方)在这样一个事情上过度地"关切"。我认为,大陆的青年应该共同来了解此事。这个世界是你们新世代的,需要实际、务实、专业地对地球的永续工作作出贡献。比如空气污染的防治,北京有雾霾,上海有雾霾,台湾有雾霾,还有世界上其他地方,大家都必须共同应对。从健康角度、人道角度,这都可以为非正式议题。所以我认为,这种"关切"是过度而不必要的。希望大家能够比较理性地来沟通这样的事情。

在台湾民间,大家都非常热络地关心环境议题、关心气候变迁。很多智库、学者,以及包括年轻人在内的民间团体,都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参加气候大会,非常活跃地学习、遵守各项世界公约的规定。我们回到台湾,也会落实到国内法,来逐步地推动。因此我们在(大陆过度关切)这点上感到很遗憾,希望能够改善。

德国之声:您刚才说,在气候大会上,台湾青年和大陆青年都是有互动的。就您所知,平时,台湾和大陆之间是否在气候议题或者环境议题上有所合作?

过去,即使是在官方层面上也是有一定合作和联系的。而最近则是民间、学术单位在相互联系。具体到刚才的那个青年组织,是否和大陆有联系,我目前还没有具体资讯,但是相信在会场上都会有互动。我们政府部门的人士,以专业的参与姿态,在会场里遇到来自大陆的中国代表,大家也都会有互动。大陆官方部门的过度关切,我认为真的不必要。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