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忧「国安危机」 限制退休将领赴陆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4.07.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台湾忧「国安危机」 限制退休将领赴陆

1970年是政局动荡的年代,接连有数十位中华民国的飞官驾驶飞机投奔中国。 到了近代,投奔的故事变少,交流的故事却变多,当中还有一些向中国表示忠诚的情节。 出于国安疑虑,台湾试图修法管制这些人的两岸交流。

(德国之声中文网)7月3日,台湾立法院三读通过《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正草案,禁止退休将领、卸任政务官等前往中国参与政治活动,或是由中国党政军所举办的庆典及活动,违者最重可以剥夺所有退休给与。

根据台湾媒体中央社报导,三读通过的条文明定,曾任国防、外交、大陆事务或与国家安全相关机关的政务副首长或少将以上人员,或情报机关首长,不得参与大陆地区党务、军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机关、团体所举办的庆典或活动, 或向象征大陆地区政权的旗、徽、歌等行礼、唱颂爱国歌曲或其他类似之行为。

此次修法的背景是,2016年台湾有32位退休将领前往中国参加孙中山诞辰150周年纪念大会,聆听习近平演说,且在大会播放中国国歌时起立致敬,画面被中国官媒中央电视台拍摄下来,消息传回台湾后被台湾媒体大篇幅报导,引发批评。 批评者认为中华民国的国军所受的训练是将中共视为敌人,结果到了对岸却承认中共是合法政权,有违军纪。

另外,在这次的修法当中,也增加了直辖市长、县市长及政务人员从大陆地区返台之后,应该向主管机关通报的规定。

这个部分的修法背景可以回溯到年初,国民党的韩国瑜在当选高雄市长之后到对岸参访,并无预警的增加了参访中联办的行程。 他在会见国台办主任刘结一时, 说出「九二共识是两岸关系的定海神针」等言语。 由于缺乏法律机制,他返台后没有公开他与刘结一的谈话内容。 除了韩国瑜之外,台北市长柯文哲也与中国城市举办双城论坛多年,甚至前任高雄市长陈菊也都曾经前往大陆参访,他们都没有向任何机关报告的义务。

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曾铭宗则担忧,新法的条文中有模糊空间,日后执行恐衍生争议。 他也质疑民进党与时代力量在此时推动修法是选票考虑。 但是民进党立委王定宇在院会上发言时,痛批国民党想要挡下修法是没有出息的表现: 「我认识的将领,奉公守法,不能忍受的是去向五星旗朝拜、向中共政权屈膝,我们限制的是这一个,国民党自己没出息,不要以为所有军人跟你们一样。 」

针对此次修法,陆军退役中将、陆军前副总司令吴斯怀接受台湾媒体风传媒采访时表示,目前法律只有规范少将以上的军官要受管制,但是退役士官长到上校阶层,或是其他部会首长、人民便没有被法律约束,是「针对性的独裁式修法」。 他也认为政治性活动的定义十分模糊,假如赴陆招商时,接待室有摆放中国大陆的国旗,这是否算是政治活动? 他担忧,政治活动的定义最后会被当权者掌握。

军官赴陆交流频繁

批评修法的声音当中,吴斯怀因为其特殊身分,特别显眼。 吴斯怀曾出现在2016年的那次孙中山诞辰纪念大会当中,还被央视取景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随着蔡英文上台后开始推行年金改革,吴斯怀也站上反对的第一线,成为反对军人年改的团体「八百壮士」的副指挥官兼发言人。 这也就是说,他一方面被放在亲共標籤的正中央,一方面又自己站上了争取中华民国福利照顾的第一线。

事实上,台湾的退休军官的国家认同多以中华民国为主,也就是他们认同着蒋中正政权,期望反攻大陆。 但是由于中华民国政府是从大陆迁移来台,在历史渊源上也难以与中国做切割。 一直到现在,两岸的黄埔军校校友每年都还是会有定期聚会。 黄埔军校同学会网站显示,今年6月17日至6月21日,由北京市台办和市黄埔军校同学会共同主办的第一届台湾黄埔社团北京交流周活动在北京举行,台湾海军技术学校校友会21位成员与眷属参加了座谈会,席间支持台湾回归祖国。 过去还曾有过如高尔夫球赛、京剧交流、拜祭孔子、参访少林寺等与台湾退休将领交流的活动。

Chiang Kai-Shek Präsident ROC China (Getty Images)

蒋中正(蒋介石)曾经在台湾实施高压的一党专制

有些退休将领是生在中国但随着蒋中正迁来台湾,也有些因为受过蒋中正时期重视反攻大陆的教育,他们比起台湾的本土文化,对中华文化更有共鸣。 例如国民党元老郝柏村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哼唱《义勇军进行曲》,在他心目中是「抗战军歌」,但现在已经成为中国国歌。 对这些人来说,他们难以分割心中对中华文化以及中国的归属感,尽管现在中国已经是中国共产党在统治。

年金改革破坏军人对政府的信任

军人因为两岸交战的背景而获得的许多优惠待遇,直到终止动员戡乱之后也仍然持续。 例如,军公教被赋予18%优惠存款的权利,从1980年代开始,把退休金拿去办理定存,就可以获得18%的利息,相当于现在市场利率的10倍以上。 另外,军人45岁就可以退休,退休后按照职等不同,能获得3万多元至7万元不等的月退俸。 在不同情况下,军人眷属也享有连带福利。

随着人均寿命延长、经济环境变化、人口结构老化,军人的优惠待遇也慢慢的对政府形成财政压力,促使政府推动改革。 虽然改革的幅度不至于让退休军人陷入贫穷,但是却违反了不溯及既往原则。 不少军人,包括吴斯怀,在受访时表示,他们对政府感到失望,自己奉献青春年华给国家,却在老的时候被国家遗弃。

而在蔡英文政府开始推动年金改革之后,媒体的渲染以及政府的处理方式,也让军人感到自己被污名化。 这主要是因为台湾的劳动待遇不佳,许多年轻人只有两万多元台币的基本薪资,当他们得知退休军人每个月领取的退休俸居然比自己的薪水还要高的时候,便产生埋怨情绪。 军人因此感到自己被社会上的其他人,包括自己的儿女,当作既得利益者批评,而连带责怪政府是始作俑者。 另一方面,台湾的政府从威权政府转型成民选政府,社会对于军人这个身分的崇拜也已经不如以往。

综合下来,退休军人失去了金钱上的利益、又失去了名誉上的光荣感,最后对执政党-民进党心生反感。 這使得被年改影响的军公教族群成为国民党,甚至是中国共产党主要拉拢的对象。 例如,国民党今年4月提出要进行二次年改,把民进党改掉的福利恢复回来。 而中国共产党则是举办许多两岸交流的活动,邀请不排斥统一理念的退役将领参与。 而支持两岸统一的国民党前党主席洪秀柱也曾经到反年改团体「八百壮士」的转型大会致词,主张两岸未来目标就是统一。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