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热词:假讯息分割世界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8.1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台湾大选热词:假讯息分割世界

假新闻不是选举特有的产物,也不是台湾特有的现象。但是,在台湾2020年总统大选前夕,它却频繁的撩拨着选民的情绪。在这个纷乱的时代,还有什么能相信?

Taiwan Nationalfeiertag | Feier in Taipeh | Tsai Ing-wen, Präsidentin

台湾现任总统蔡英文因论文造假谣言成为假讯息的头号受害者之一

(德国之声中文网)随着总统大选越来越接近,坊间与政治有关的假消息也大量流窜。不论当事人或民间的事实查核团体如何出面澄清,都仿佛无法追上谣言传播的速度。

其中延宕最久、多次澄清都无法弭平的,当属台湾总统蔡英文的博士论文争议。今年5月20日,台湾大学法律系名誉教授贺德芬召开记者会,称在蔡英文母校伦敦政经学院(LSE)查找不到蔡英文的论文。 6月,知名主持人彭文正在脸书上附和美籍华裔评论家曹长青,质疑蔡英文论文造假。当时适逢民进党进行总统候选人党内初选民调,获得广大关注。

尽管蔡英文多次澄清,甚至进一步展示论文原稿、并且授权台湾的国家图书馆公开阅览,至今仍然有许多人以伦敦政经学院图书馆找不到蔡英文的论文为由,继续抨击蔡英文假造学历。

Großbritannien London - LSE -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台湾总统蔡英文的博士论文是35年前写成,被指出有错字与涂改,蔡英文表示因为当时技术不发达,使用打字机撰写在所难免

假新闻不只影响政治人物,也波及到老百姓。 12月初,云林县长张丽善在接受议会质询时,拿出一张单子,指控农业委员会11月开放花生进口冲击到本土产业。她拿出的文件是上载的金额为「关税配额进口权利金」,是针对2020年的进口花生所决定的「进口权利金额」,只是最终「进口价格」的一部分。然而,该文件上所载的金额之后却被误传为「进口价格」,导致花生的价格从原本11月初的每公斤约78元,跌落到每公斤43元左右。虽然农委会已经出面澄清,花生真正的进口成本每公斤成本要价65-81元,不是谣传的30多元,但是却仍然无法阻止价格狂跌。

之后,民进党与国民党互相攻击:民进党批评国民党制造假新闻、影响市场预期心理,是价格崩盘的罪魁祸首;国民党则持续批评进口花生的民进党才是造成价格崩盘的主因。国民党籍的张丽善与民进党籍的苏治芬演变成互相控告的局面。一直到12月17日,由中华海域渔业权益协会号召的挺韩国瑜、下架蔡英文活动中,抗议者从宣传车上砸下花生,谴责执政者造成花生跌价。

旧的没去,新的又来

「假新闻」是最广为人知的一个统称,但如果借用目前国际上最精确的用词,应该统称为「假讯息」,再细分成人为疏失造成的错误资讯(misinformation)、有心人士造假的资讯( disinformation)以及蓄意使用真实资讯攻击他人的恶意资讯(malinformation)。

以主题而言,假新闻也可以区分成民生类型、医疗类型、政治类型等不同类型。

随着科技进步以及通讯软体的普及,假消息的散播也变得更加迅速,甚至大幅超越真消息传播的速度和广度。

公民协作事实查核团体「Cofacts真的假的」的共同创办人比邻从2016年团队创建之初就开始工作,至今长达3年之久。该团队专门针对LINE上传播的不实讯息进行事实查核。比邻点出,有时候事实查核的结果会随着新消息的出现而改变,使得澄清更加困难。

她举例:「像颜真卿的画作被搬到东京去展览这件事情,我在一次闭门会议上说,我查的结果是故宫的前一任馆长就已经同意出借了。在场的记者马上反驳我说我查的东西不是正确的。我当下当然说对不起,但是后来发现我查的结果是对的。」

她解释,会发生这样的争议是因为事情的发展有两个阶段:第一个是前任馆长说没有,第二个是故宫发文反驳前任馆长。 「记者们的资讯还停留在第一个阶段,但我查到的是第二阶段的事情。也就是说,查核的结果其实是会随时间演进的。」

矛盾的是,虽然事情的真相会随着时间推进逐渐揭晓,但是网路上流窜的讯息却不一定会。比邻从「Cofacts真的假的」后台观察到,假消息有随着社会事件「重出江湖」的现象:「2017年初,在同性婚姻准备要让大法官释宪的时候,LINE上面就有流传一张法国20万人上街反同婚的图片。虽然已经澄清过,但这个讯息在2018年九合一公投前,又再被拿回来流传。」

Taiwan | LGBT-Parade in Taipeh

同性别的两人是否能够登记成为伴侣,一度是社会上受到热议的话题,也是假新闻的热门主题之一

民间的应对方法

台湾的民间团体早在2015年就注意到假新闻对社会形成的威胁,开始进行查核工作。例如专注在LINE上面辟谣的「兰姆酒吐司」、「MyGoPen麦搁骗」都是在2015年创立,制作有趣的图文澄清不实讯息。 2016年底,「Cofacts真的假的」开启了聊天机器人的辟谣模式。 2018年初,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也创立了事实查核中心,以发布事实查核报告的方式,谨慎的验证资讯。

这些团体工作多年,却一直没有获得大众的重视。一直到2018年9月社会才意识到假新闻的严重性。以台湾人主要使用的搜寻引擎Google上面的趋势分析工具Google Trends来看,「假新闻」这个字的搜寻热度一直到2018年9月,大阪办事处处长苏启程自缢之后才开始上扬,一直到现在都还维持着较高的水平,平均而言几乎是过去三年的两倍之多。

在那之后,不只是年轻人爱看的网路媒体,就连中高龄人爱看的电视台也开始制作假新闻报导。华视新闻台除了会在新闻下方用跑马灯澄清假讯息,也与事实查核中心合作,制作新闻单元「打假特攻队」。通讯软体LINE也和既有的民间事实查核团体合作,开启「LINE讯息查核官方帐号」。

DW Shift Line

LINE在台湾有1200万名用户,就算不是从小接触科技产品的中高年龄层用户也能轻易上手。

除了线上辟谣之外,「假新闻清洁剂」也致力于与长辈面对面接触,教导不熟悉网路运作方式的中高年龄层如何分辨假资讯,并且告诉他们碰到可疑资讯可以向查核团体求证。他们在一年之内,踏遍台湾七个县市的公园、市场、登山口,举办超过80场志工培训、街头行动与宣讲。

「假新闻清洁剂」的Ivy告诉德国之声,她发现在街头行动的过程当中,长辈十分信赖人际网路提供的资讯,而因此遭受到经济上或是健康上的损失。她认为,透过面对面建立人际关系,能够有效的教导长辈如何分辨假新闻,也让他们认知转传会造成什么影响。

「我蛮乐观的。我们希望大家互相关心与连结。」Ivy 说:「假新闻最难的,是当人跟人之间的沟通越来越依赖网路,变得在现实生活中很少关心自己身边的人,导致身边的人默默受害也不晓得。」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