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同婚合法一周年: 污名与歧视未消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6.05.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台湾同婚合法一周年: 污名与歧视未消

一年前,台湾领先全亚洲通过同性婚姻法,引起国际媒体关注。一年后台湾人如何看待同性婚姻?专法通过之后,还有哪一些未竟之功?

(德国之声中文网) 台湾同性婚姻法立法通过在週日 (5月17日)届满一年。根据台湾行政院5月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同意「同性伴侣应享有合法结婚权利」的民众占将近53%,不但超过半数,也比2018年提升了15.1%。

清大社会所副教授沈秀华接受德国之声访问表示,国际上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都發现,立法通过后民众的接受程度就会跟着提高。就数据来看,台湾也符合这个模式:「法令不一定能这麽快改变人们想法,但是它可以有作用。通过法律变成事实,然后让人们去调整对事实的接受程度。」

沈秀华说:「我们常讲同志是深柜议题,透过『婚姻』这个议题,同志能在一个公共、跟异性恋一样的平台上,让更多人有机会去接触了解他们,认识同志伴侣跟异性恋没有不一样。」

但是,沈秀华认为,即便大众更能接触并支持同志享有结婚权利,这也不代表对「同志」这个身份的接受程度会就此提高。

沈秀华的看法与同婚团体民调结果不谋而合。性别平权团体「彩虹平权大平台」在5月15日發布的社会态度研究调查發现,在询问「同婚对个人有没有影响」时,高达92.8%的受访者认为「同婚通过对个人没有影响」,只有3.7%受访者认为对个人有负面影响。

但是,被问及「同婚对社会的影响」时,认为「有负面影响」的比例却有28.4%。

德国之声就此访问台大社工系助理教授Ciwang Teyra。 她认为,比照两笔数据,会發现有人是认为对自己没有影响、但是对社会有负面影响,这些人的认知差异来自于对性少数族群的歧视。

这项观察也与同婚团体民调互相呼应。根据调查,虽然超过半数(55%)的同志敢和少数同事出柜,但仅有三成愿意向主管出柜,主要原因是担忧职场霸凌、升迁机会受阻。

彩虹平权大平台总召吕欣洁告诉德国之声,在该次针对LGBT族群的问卷调查中,同志愿意对「同事」出柜的比例比对「主管」出柜高出两成,是一个不小的差距。

她说:「我觉得个人来说,不管是婚假或是家庭照顾假,都可能因为同志没有办法出柜而没有办法跟异性恋同事享有同等权利。」

她认为,虽然有人会反驳权益应该要由当事人主动争取,但应该要设身处地思考同志处境:「整体来说,台湾同志朋友长期以来因为社会环境不友善,所以习惯不提自己性倾向,去符合别人对他的期待。现在是一个在过渡的过程。」

Ciwang认为,消除歧视的最好方式就是加强性别平等教育。她提到,社会态度研究调查發现,35岁以下的族群对于多元性别或性少数的族群接纳度和认同度都很高,这可能证明2004年之后性平教育的实施發挥作用。因此她支持政府更进一步加强性别主流化、多元化有关的教育。

跨国同婚与生育难题

即便大多数同志已经有权利向政府登记结婚,但是进入婚姻框架的下一步,便是社会对这个框架的既定想像以及其伴随的束缚。

沈秀华表示:「没有进入婚姻体制,不论是同性恋异性恋都是非常不利。」就像台湾的单身族群会遭遇到汙名化,同志获得结婚的权利之后,也会遭遇到相同情况。

她说:「现在的社会还是异性恋霸权。传统婚姻价值裡面的通姦要处罚、小孩生养等想像,也会被套用在同性恋身上。」她说,如此一来,同志就会被划分成所谓符合印象的「好的同志」跟「不好的同志」。同志争取到婚姻权,等于是又落入了婚姻的框架,不符合框架者一样受到歧视。

沈秀华说:「但进入婚姻又会提到,那到底能不能养小孩?要怎麽养小孩?这个争议还是非常大,这也是一年来争议最大的部分。」

她认为,同志生育牵涉到的争议一时之间很难梳理,再加上法律问题太複杂,因此短期内社会的观感与政府措施都不会有太大改变。

反对势力:民调有其立场

2018年公民投票,保守团体發起公投反对政府将同志婚姻纳入民法。德国之声也致电给曾任幸福盟公民行动总召、亦为公投提案人游信义。他认为,行政院与大平台均带有立场,强调2018年的公投才更能反映民意,并指责政府没有回应公投结果。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