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前总统陈水扁 狱中忙写书(上)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06.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 狱中忙写书(上)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的近1300个狱中岁月是如何渡过的? 他的独子陈致中是如何看待他前第一家庭成员的身份?德国之声特别访问了陈致中先生。

default

服刑中的台湾前总统陈水扁

德国之声:您的父亲目前在桃园的龟山监狱服刑,您经常去探望他吗?通常是您一人去?还是偕同其他家人去?

陈致中:目前的监狱的规定是每一个礼拜家属可以去会客一次。所有我们每周去一次,每次20分钟左右。因为不是特别接见,而是属于一般接见,所以必须隔着玻璃,拿电话机对话。原则上我会去,有时候,我姐姐会去,我的母亲因为健康的因素没有办法常常去探望,比如说半年或更久的时间才有办法去看一次。

德国之声: 您父亲目前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还好吗?

陈致中:目前的身体状况并不好,之前有好几次到医院检查治疗,包括到署立桃园医院3次,最近一次是到林口的长庚医院。检查之后发现在心脏的部分有冠心症的症状。心脏有三条主要的血管,其中阻塞约有40%的程度。在胃的部分,有严重的胃食道逆流。在肺部的部分,部分肺叶有塌陷的状况,这导致他的呼吸功能受损。另外还有高脂血症,以及因为长时间趴在地上写字,导致膝盖的韧带受伤,这些情况目前都由医师治疗追踪之中。其实,主要的问题还在于,环境的因素导致这些病症。如果环境没有改善,这样的症状恐怕会继续恶化,会变得越来越严重。

Proteste Taiwan Chen Shui-bian Ex-Präsident

要求释放陈水扁的民众集会

德国之声: 请您描述一下牢房的大小和您父亲的作息情形?

陈致中:牢房的大小大约是1,38坪,换算成公尺大概是长度3,6公尺,宽度1,5公尺,合起来大约是1,38坪。由两个人居住。还得扣除厕所的空间,所谓厕所就是一个蹲式的马桶,基本上那就是大小号的地方,同时也是洗澡的地方。里面原则上是没有床,也没有桌椅。睡觉时就睡在地板上,也就是在木板上。因为没有桌椅,我父亲必须趴在地板上写字。当然这样对他的骨头,对他的身体来讲,会形成很大的负担。

德国之声: 您说他趴在地上写字,他都在写些什么?他已经出版了好几本书。目前正在写什么?

陈致中:他在将近4年的时间里出版了3本书,第4本书正计划出版中。从第一本"台湾的十字",到第二本"关不住的声音",以及第三本的"1,86坪的总统府"。另外,他每一周定期替"壹周刊"杂志写文章,定期写一个专栏文章,这是目前他在里面写作的状况。医师曾经建议说趴在地上写作对身体不好,是不是不要写了。可是我父亲表示,写作是他的兴趣,他透过这样的方式来让自己不断的去思考,另一方面他可以因此排遣时间,他如果不写作的话,怕会发疯。

德国之声:他的精神状况还好吗?会不会很沮丧?或是仍然精力充沛,对未来充满信心?

陈致中:医师做过诊断。医师从医学专业的观点来看,认为,我父亲的心理非常坚强。不管是他的意志力或者是挫折忍耐力,可以说异于常人。非常坚强。如果是换成一般的人,在这种情况下,经过四年恐怕会崩溃掉,或是发生什么情况。可是我的父亲还是很坚强。但是医师认为,他是用意志力在支撑,所以就医学上来讲,这是不健康的,是对身体有伤害的。尤其我们知道,人的身、心,生理和心理是一体两面、交互影响。当他的生理,他的心脏、肺、胃、 摄护腺等出现症状的时候,如果心理再承受很大的压力,或者是焦虑,或者是郁闷,这种情况下也会导致生理上的疾病更加严重,会更加恶化,毕竟他不是生活在一个正常的环境底下。所以站在医疗的立场,站在人道和人权的立场,医生一致的看法就是:必须改变环境。不然的话,有可能会对他的生命会产生威胁,或是致命性的危险。

Taiwan Chen Chih Chung Fleyer

陈致中参加竞选

德国之声:前一阵子,星云法师和其他人曾经在媒体上呼吁马总统特赦陈前总统。您和您的家人觉得这样的可能性高吗?

陈致中:星云大师是宗教家,他站在宗教慈悲关怀的立场,提出这样的呼吁,我们家属当然表示感谢。根据目前台湾法律的规定,特赦是属于总统的权利。特赦基本上是政治上的一种处理,政治上的解决,所以特赦是没有设立任何的先决条件。只要是判决定讞,就可以行使特赦。过去台湾曾经有特赦的例子,比较有名的像是美丽岛事件的林义雄、黄信介、姚嘉文、陈菊等这些被告,当年是由李登辉总统来特赦,来作了政治上的处理。当然现在这是马总统的权利,我们没有办法去干涉。但是我想社会上表达出来,无论是有人提出的保外就医,还是特赦,基本上他们的观点就是:对于我的父亲陈总统他目前在狱中的状况,希望能有一个解决的方式。也就是说:台湾社会必须要去面对这一个问题,因为毕竟他是前任的总统。他在社会上有一定支持的人跟影响力。所以,台湾如果是一个文明国家、文明社会的话,继续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他,如果最后发生不好的情况,有人说如果他病死在狱中,这样子来讲,对于我们的社会和谐、政治上的和解,其实不是一个最好的利益。

德国之声:您打算如何营救您的父亲?

陈致中:其实在最近这一段时间内,在国际社会上从人权、人道的角度来关心这个案件的,其实越来越多。就以这个礼拜来讲,有3位美国的医师组成一个人权医师团,特别从加州飞来台湾探望我的父亲。三位医师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医学院的教授。他们之所以会注意到这个案件,是因为之前有一个美国的众议员叫Dan Lungren,他向美国众员托马斯·兰托斯(Thomas Peter Lantos)所属的人权委员会提出一个案子,(那是由七、八十个众议员所组成的Human Rights Commission人权委员会),希望这个委员会进一步来关心、来了解、来调查陈总统的案子。他们观察的重点是他的狱中的人权状况,以及他的身体健康是不是有得到妥善的医疗照顾。我想离开政治立场,不管是蓝的还是绿的,不谈这些政治立场,纯粹就一个人权这样一个普识价值,我们也期待国际社会对这个部分有更多的关照,也希望现在执政的政府能够去考虑这些所有的面向,能够作出比较好的解决方式。

采访记者: 邱璧辉

责编:达扬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