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昔日的革命者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7.07.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古巴——昔日的革命者

对一些人而言,古巴是实现社会正义的梦想国度,其他人则视古巴为第三世界独裁政权。两种古巴形象都来自过去的刻板印象,现实中的古巴社会正逐渐往前迈进。

(德国之声中文网)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的古巴一直是左翼反叛者的向往之地。1953年6月26日,卡斯特罗发动武装起义并攻击位于圣地亚哥的蒙卡达兵营。1959年1月1日,当时的独裁者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流亡,而"大胡子革命者"(Barbudos)--卡斯特罗兄弟、切·格瓦拉(Che Guevara)和他们的战友们因为蓄着长胡子而得此称号--接过政权。

在60年代的美国,反抗受美国支持的巴蒂斯塔政权被认为是西方社会模式的替代方案。哥廷根大学的社会学家布兰德霍斯特(Rosa Brandhorst)表示,这个在资本主义海洋中的共产小岛很快也在欧洲的铁幕两侧找到同情者:"以多茨克(Rudi Dutschke)为代表的西德左派和不满现实社会主义的东德左派分子均认为,古巴的反帝国主义独立运动也是一种选择。"拉丁美洲的知识分子也曾视古巴为伟大的榜样,"如同大卫与巨人哥利亚的战斗般"。

Tourismus Südamerika Flash-Galerie

外界对古巴的刻板印象包括莎莎舞女郎

根深蒂固的偏见

布兰德霍斯特称,在被浪漫化的概念下,这样的古巴形象至今仍深植许多左翼者的心中:"那是个真实存在的乌托邦的画面。"这些画面还与跳莎莎舞的穆拉托人以及穿着条纹西装抽雪茄喝鸡尾酒的形象混合在一块儿。

事实上,布兰德霍斯特指出,上述的一切几乎都与今日的古巴沾不上边了。古巴自90年代起便再次进入转型,但过程不比俄罗斯或中国激烈。古巴引入了两套货币系统,其中之一是如今和美元绑定的可兑换比索,并给予人民在小范围内自营谋生的机会,2013年起放宽了出境管制,以上种种在德国并未受到太多瞩目。

媒体报道的漏洞

Kuba Ausreise neue Bestimmungen

2013年起古巴放宽了出境管制

历史系学生昆兹曼(Marcel Kunzmann)希望改变这样的状况:"德国媒体生态中,对古巴发展的视角相当片面,报道内容中有许多陈腔滥调和信息简化。" 昆兹曼尝试通过他的博客"今日古巴"(Cuba heute)收集整理具体的信息:"我认为这是破除成见最好的机会"。依昆兹曼所见,最常见的对古巴的偏见包括缺乏私人消费,生活品质近似发展滞后的非洲国家,人民受到压迫不敢发表意见。昆兹曼对社会主义和后社会主义国家充满浓厚兴趣。2009年和2012年他两次前往古巴旅游,亲自体验当地的民情。

社会学家布兰德霍斯特也主张应该以不同的视角看待古巴。但她认为,有关古巴发展消极面的信息也不够充分:"社会不公、社会保障系统的废除、失业救济金减少并缩减至一年。"

雪茄、兰姆酒和伦巴

布兰德霍斯特表示,欧洲人还是停留在对古巴过去的古老印象中。皮肤晒成棕色的莎莎舞女郎和在哈瓦那的高级场所中看着歌舞表演谈论生意的高贵男士,基本上是在革命前的年代。

对雪茄、兰姆酒和伦巴的向往自90年代起逐渐消逝。苏联解体后,古巴政府再次推动旅游业以赚取外汇,取代苏联所提供的资金补助。而虽然卖淫遭到严格禁止,但向外国游客卖淫的现象仍在复兴。

跟古巴有关就赚钱

Che Guevara Konterfei auf Tasche

切·格瓦拉的头像成为经常被印在各种商品上

古巴的革命神话则在欧洲以切·格瓦拉的头像和古巴酒吧的形式延续。自大约20年前起,这些酒吧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依据布兰德霍斯特的亲身经验,多数的经营者甚至不谙西班牙语。人们对切·格瓦拉的认知也相当有限。她认为,人们的心态是"跟古巴有关就赚钱"

昆兹曼也有类似的经验:"切·格瓦拉的形象在古巴以外受到滥用。在西欧有许多年轻人穿着印有他的头像的T恤,却不知道衣服上的人是谁。"他认为,在拉丁美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则有所不同。当地的民众非常清楚与切·格瓦拉和卡斯特罗相关的政治立场:反帝国主义以及各国人民之间的团结。

作者:Jan D. Walter 编译:张筠青

责编:李鱼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