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间谍协议失败对德国政界是种屈辱”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5.01.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反间谍协议失败对德国政界是种屈辱”

罗伯称自己是“互联网启蒙者”。他对于近来网络的发展深感失望。德国之声对他进行了采访,谈及间谍、网络中立性和谷歌对数据的无尽渴望。

德国之声:您最近表示,互联网坏掉了,数字网络的想法却还没有。你是否想过,如何在未来更好地实现数字网络?

罗伯:没有某个单一个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它需要社会讨论。社会必须对如何治理修复或者继续发展互联网达成一致,让它更好地为社会服务。目前它被当作监听工具来用,恐怕没人再能否认这一点了。

人们如何使网络通讯更安全是否首先是个技术问题?

这是个技术问题,但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这也是问题的一部分:不少人在纵观一个领域时,忽视了其他领域的决定性问题。人们需要技术背景来参加这种讨论,但同时也需要社会和政治能力。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任务,但是它必须得到解决。

将私人数据提供给所有拥有必要专业知识的人,这难道不是数字技术的本质吗?

对于数据的复制、处理和重组绝对是互联网的天性,这说明了互联网的本质。然而对此,人们当然需要规则:数据如何处理,在哪里处理,哪些可以处理。重新定义这些规则或者首先让一些规则生效,让间谍活动不再像过去和现在这样容易,这是我希望关注的辩论的目标。

德国政府尝试和美国签署《互不从事间谍行动协议》。现在看来似乎已经失败。这样一个协议对于在德国的人们而言,是否是一个针对数据间谍行为的有效保护?

我认为不是,这也只是个带有象征意义的开始。我在文章中特意将之称为"侮辱"。从美国拒绝这份协议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点。在这里,德国的政策不仅是可怜的,而且是屈辱的。它恳求美国人签署保证不监听的协议。美国人拒绝了。我还听说,美国人在未来甚至不排除对政府官员的间谍活动。这已经达到了侮辱的上限。这个讨论必须要从欧洲的视角出发了。目前美国,很不幸还有英国,将互联网看作他们的财产。他们将网络看作是窥探世界其他国家和本国公民的工具。必须要有更多的人团结起来,让被作为间谍工具的网络朝着积极的方向扭转。

德国和欧洲自己可以做哪些事情,保护自己不受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监听?

首先必须看到,这并不纯粹是一个美国国家安全局的项目,而是世界情报机构非常紧密地共同合作。数据交换也是同理,到最后你根本说不清到底是谁在哪里监听谁。今天的情报机构任务和以前有明显差别。以前是关于国家机密,现在是关于普通公民。这个很糟糕。

全体民众都被监听,而监听的理由不是一般的可疑。互联网已经破败到这个程度,以至于包含着一个世界性的监听机器,承载着对公民进行监控的完美工具。美国国家安全局只是冰山的一角。因此必须增加政治上的压力。到目前为止,默克尔作出的表示更多是等待。她虽然曾经说"这绝对不行",但她甚至不愿意用自由贸易协定作为谈判的砝码。这也太敷衍了。人们必须采取更团结有力的声调

结束互联网上的间谍行为对欧洲是否有利?欧洲各国自己的情报机构也使用类似的方法,只是技术上还不成熟?

这是问题的一部分。劫持互联网的监听机制不仅包括情报机构,也包括其他政府机关,在德国和欧洲也是。近年来,政界显然一直扩大监听范围。在德国"储存公民电子通讯"是一个重要的关键词。从这个意义上讲,政界并非日益疯狂的情报机构的受害者,而是其中部分人本质上就支持把网络作为监听工具。

Buchmesse Frankfurt 2013 Contec Frankfurt 2013 Sascha Lobo Sobooks

罗伯在2013年法兰克福书展上

在美国,一个地区法院撤销了有关网络中立性的规章。网络中立性对于一个民主的互联网有多重要?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网络中立性很抽象。然而在我眼里,在监听丑闻之后,这是最重要的问题。它涉及到互联网的基本结构。网络中立性规定,网络数据应得到平等的对待。如果让这一点失效,那么互联网就更像是电话或者电视网络。这就意味着,针对谁在什么时间可以看到、听到、读到哪些内容的控制,朝着高度集中的方向发展。这不仅违背了网络的基本概念,也为从单独某点控制整个网络敞开了大门。网络中立性的职责至关重要。

互联网巨头谷歌宣布,该公司收购Nest从而进驻联网的智能家居领域。未来是否不会再有避开互联网的避风港?

在我看来,现在已经几乎没有可以躲开互联网的避风港了。因此有关是否应该远离互联网的争论根本就不属于这场辩论。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谷歌收购Nest是合乎逻辑的。早在2011年,谷歌就介绍推出了家庭自动化系统"Android at Home",例如将灯泡连入无线网。他们正在为居家生活创造一个操作系统。

您认为该领域是否也有和数据保护相关的内容?

这当然和数据及其可分析性相关。收购Nest表明谷歌不仅想在数字化世界,也想在非数字化世界里对个人环境下的数据进行分析,将这一点发展至极致。其中一点尤其成问题,谷歌已经分析了几十甚至上百个其他领域,并试图对其进行控制。无论是搜索引擎,还是移动操作系统、智能驾驶汽车或者获取能源的新形式--谷歌在许多领域已经很活跃。如果它继续试图在人们的私人空间进行数据压榨,这无助于谷歌营造"无害形象"的努力。

萨沙·罗伯(Sascha Lobo)是一位作家、博主、互联网及品牌传播领域的战略顾问。他研究互联网对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影响。他在2007年被聘入社民党网络顾问委员会。

采访记者:Marcus Lütticke 编译:万方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