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抗议活动撕裂香港社会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3.08.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反送中”抗议活动撕裂香港社会

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特别是在近期,暴力事件一再增加。在香港黄大仙地区居住着很多警察及其家属。那里的居民对“反送中”抗议活动的看法各不相同。

Proteste in Hongkong (Getty Images/AFP/A. Wallace)

8月5日黄大仙地区的抗议场景

(德国之声中文网)Poppy Chan的丈夫是一名香港警员。Poppy、丈夫、两个年幼的女儿和一位帮工--一家人住在一套位于黄大仙警员宿舍3楼的公寓里。出事的那天傍晚,她正在家做饭,突然听到一声巨响。查看之后她发现,玻璃窗被一块扔进来的砖头砸碎了。

催泪弹的浓烟在整间公寓弥漫。

Poppy对法新社的记者说:"那一瞬间我感到更多的是恐惧而不是愤怒。可能他们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是错的。我觉得真的很难过,看起来他们被其他人利用了。"

黄大仙发生抗议活动的那三天,Poppy和家人躲在家中不敢出门。但是家中的玻璃被砸烂那一刻,她决定要离开这里。

她收拾了一些随身携带的物品躲到了一个朋友家。

反对修改《逃犯条例》的抗议活动开始以来,黄大仙地区发生的冲突事件是最为严重的之一。

抗议活动已经变成内容更为广泛的运动,抗议者们要求获得更多的民主自由。

这一场规模浩大的群众运动获得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从律师到公务员,从老人到带着年幼子女的家长,很多人都走出来参与集会。

但是在黄大仙,一些居民对抗议者的态度却是矛盾的。抗议者们指责警方过度使用暴力,这些人向警员宿舍投掷砖头石块。

Poppy Chan说:"对整件事我真的非常愤怒。我始终认为,有些人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Hongkong Protest gegen China & Auslieferungsgesetz | Tränengas (Reuters/T. Peter)

抗议者指责警方过度使用暴力

黄大仙地区的很多市民阶层的居民对示威者的态度可没那么宽容。8月3日,一些示威者袭击了黄大仙地区的警局,他们到处涂鸦,还损毁了监控摄像头。

35岁的中学数学老师Joe把那些示威者称作"目无法纪"、"破坏性强"。

他希望港府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他说:"你(港府)必须有能力去执行法律,利用你所掌握的权力和力量去镇压这些到处破坏的暴徒,政府不应该害怕。"他说:"他们就是要利用港府和警方的软弱回应,到最后整个香港都会成为牺牲品,这就包括像我这样的无辜平民。"

没有独立的民意调查可以说明示威者的支持度有多高。但今年6月组织方一度宣称有200万香港人走上街头抗议修改《逃犯条例》。

挺警察和挺港府的集会规模明显要小很多。

有些迹象也显示出,警方的反应反而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反而鼓励居民去支持示威者。8月3日,黄大仙的一些愤怒的居民从家里走出来,他们穿着拖鞋,对警察喊"走!走!我们不欢迎你们来黄大仙。"

一名姓周的21岁学生在骚乱当天,在回家的路上看到防暴警察使用警棍和催泪弹驱散抗议者和当地居民。他说:"我看到他们从车上下来就扑向人群。那些人都是当地居民,有老爷爷、叔叔、年轻人,我还看到一个公交车司机。如果他们可以使用警棍对付平民,那以后我怎么能再信任警察呢?"

周姓青年说,他以前都没有参加抗议,但是目睹了警察暴打平民的场面后,他也开始参加示威。

一些不积极支持抗议活动的人认为港府应对的能力太差,因此他们也大为不满。58岁的Amy Lee说:"我觉得双方都很暴力。政府一手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却把警察推到最前面。"

洪沙/石涛 (法新社)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