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亚裔种族主义加剧 德国也不例外  | 德国新闻 | DW | 20.03.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德国新闻

反亚裔种族主义加剧 德国也不例外 

新冠疫情助长了世界各地反亚裔种族主义及仇外心态。有活动人士认为,德国的相关现象虽然不总是显而易见,但确实已根深蒂固。 

Deutschland Ausländer Studenten

 萨克森州茨维考(Zwickau)一所大学的课堂上也有不少亚洲面孔 

(德国之声中文网) “嘿,中国人,亚洲人,你在这里干嘛?” 这是来自印尼的留学生扎基(Zacky)走在柏林街头时听到的路人对他说的话。有一次,他路过柏林自然历史博物时,甚至还被一个人推搡过。  
同样来自印尼、在波恩大学读书的普斯帕(Puspa)也有过遭受种族歧视的经历。她回忆说,新年前夕,她从朋友家走回家时,“有人向我扔了一个鞭炮”。根据之前的经验,她“非常确定”这是因为她戴着头巾。  
在德中国纪录片导演范坡坡也讲述了他在柏林地铁中的一次无助的遭遇:那是2019年的事情,新冠疫情还没有爆发,在科特布斯门(Kottbusser Tor)地铁站,一个人让他 “滚回中国去”。范坡坡记得,当时大概有七八个人在场,“根本没有人帮我,甚至都没有人在看。他们都在玩手机,或者干脆把头转过去了。” 

Vietnamesische Auszubildende und Studenten 01.05.1971 Dresden

二战后,成千上万的越南学生和合同工被带到东德 

种族主义“扎根德国社会”  

新冠疫情爆发后,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现象受到关注。然而,在德国,关于亚裔的偏见其实由来已久。纳粹统治时期,生活在德国的华人被驱逐或遣送到集中营和强迫劳动营。 
但是,东西德统一后的十年间却是反亚裔种族主义最盛行的时候。主要受害目标是来自越南的移民。由于劳动力短缺,当时东德政府与同为社会主义阵营的北越政府达成了引入劳工的协议。1989年柏林墙倒塌时,东德约有6万名来自东南亚国家的合同工。 

两年后,新纳粹分子袭击了萨克森州霍耶斯韦达(Hoyerswerda)的越南商人。他们还在一个移民收容所外成群结队地对所内居民进行谩骂。  
1992年8月,罗斯托克市雷希滕哈根区(Rostock-Lichtenhagen)发生了德国战后最严重的排外骚乱事件。当时约有2000名右翼极端分子包围了一栋住满越南劳工的住宅楼,并向其投掷石块和燃烧物。据报道,有围观者为极端分子鼓掌,而警方也因为准备不足而未能及时阻止这场袭击。  

“(以下)这张图片影响了许多今天在德国反对种族主义的人”,柏林的反种族主义活动人士菲拉特·考卡克(Ferat Ali Kocak)介绍:“我们清楚地意识到,由于各种原因,虽然反亚裔种族主义并不总是显而易见的,但在德国社会中却已根深蒂固。” 

Ausschreitungen Rostock Lichtenhagen 1992

在1992年的暴力骚乱中,罗斯托克市雷希滕哈根区的警察对新纳粹分子进行了反击 

疫情助长反亚裔种族主义  

自去年德国爆发新冠疫情以来,这种歧视现象愈加明显。中国导演范坡坡说,他曾在地铁里被人大声称作“corona”(冠状)。他接着回忆:“我去找警察,告诉他们必须做点什么。但是他们无动于衷。我问他们,你们还在等什么?等着我被枪击吗?”此后,范坡坡决定与柏林的公共交通系统保持距离。上述经历给他带来了创伤性记忆。 
“你没有新冠吧?”一位朋友如是问在波恩的年轻华人米歇尔(Michelle)。虽然这些评论可能被解读为种族歧视,但米歇尔还是表示可以理解。她告诉德国之声:“因为病毒很可能起源于中国,人们就不免将其和中国联系起来了。”她介绍,中国国内也存在与该病毒有关的歧视,疫情当初在武汉爆发时,湖北人也受到了其他地区的歧视和排挤。 

流行文化中长期存在的刻板观念 

范坡坡认为,德国的反亚裔种族主义有多种形式。他发现,德国电视上鲜有亚裔角色,即使亚裔出现在荧屏上,他们往往也只会扮演一些刻板印象,比如 “亚洲餐馆的女服务员”,或者“在休闲会所工作的年轻女孩”。 

这位中国同志导演还介绍,在同性恋社群,也存在针对亚洲人的偏见,他举例说:“在男同志交友应用Grindr上就有人明确表示不会和亚洲男人亲热,因为他们听说这就像和海豚做爱一样。这种话听起来很伤人。” 

德国媒体中反亚裔种族主义的另一个例子最近成为头条新闻:巴伐利亚广播电三台的主持人马蒂亚斯·马图什克(Matthias Matuschik)对韩国“防弹少年团”(BTS)翻唱英国“酷玩乐团”(Coldplay)单曲《修补你的心》(Fix You)表示不满,将他们形容成“一些蹩脚的病毒,并希望“能尽快有疫苗去对付他们”。此番言论在全球范围引发反响。 
然而,居住在波恩的年轻华人女性米歇尔坦言,她觉得自己被德国当地人接受了。她说:“虽然我有着外国人的面孔,但还是有人会找我问路。”起初,她确实感觉到一些歧视,但她认为这可能是由于一些文化上的误解。 

K-Pop Band - BTS

韩国“防弹少年团”(BTS)

为反对种族主义而走上街头 

与此同时,播客主持人弗兰克·荣(Frank Joung)认为,德国年轻人越来越多地参与反种族主义等议题,他们也通常更加开放和包容。荣主持的“Halbe Kattofl”(半个土豆)节目旨在促进有移民背景的德国人之间的交流。他观察到:“他们(年轻人)通过应用程序与世界各地的人交流,他们听K-pop,看《黑豹》。我认为,对他们来说,这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他们甚至没有考虑过谁是’黑人’或’白人’。” 

反种族歧视活动家考卡克也有同感。他说:“随着黑人生命至上(Black Lives Matter)抗议浪潮和哈瑙(Hanau)事件后的反种族主义运动的发生,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了。”他指的哈瑙事件是2020年2月,一名种族主义者在德国小城哈瑙开枪射杀了9名具有移民背景的人。考卡克补充道:“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公正的世界,我们需要更多的团结。年轻人正意识到这一点,并走上街头。”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观看视频 03:33

美国亚裔仇视犯罪激增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