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乐观派也为中国未来担忧″ | 媒体看中国 | DW | 07.07.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即使乐观派也为中国未来担忧"

德媒认为,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减缓,社会诸多问题突出,即使多年来对中国乐观的西方专家也为中国前景担忧,期待新一代领导人能够锐意改革。

default

《世界报》 (7月5日)写道:"经过30年的两位数增长,中国的高速经济开始刹车,美欧的问题让出口经济萎靡,而出口很久以来是中国经济奇迹的最重要动力,数月来中国的工业生产增长也在减慢。"

该报认为:"值得注意的是,多年来对中国乐观的人也已经为这个大国的未来担忧。欧维伦(William Overholt)就是其中之一,他是颇有名望的亚洲专家,为投资银行、智库工作,并从事研究,目前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做研究。

该报引述他的观点认为中共的"改革意愿明显减弱"。"国有大企业与统治的中共在金融和家庭上紧密交织。权力和财富在中国已经融于一体,腐败的统治高层与其在国有企业、咨询公司和金融机构掌握战略要职的亲属一道,攫取巨额资金。"

"倘若在习近平执政下不能解决这个明显的裙带关系问题,中国就将面临一个长时期的滞胀,可能远比20年前日本的滞胀更加糟糕。"

该报还写道:"腐败的党员干部和其他中国富人的资本外逃,可能会将中国高达3.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编织的安全网破裂。……

"很可能只有中国发生较大的政治动荡时会引起大量的资本外逃,然而当局似乎惊惶不安。最近两年他们对内维稳开支多于国防。"

"收入差别越来越大、对互联网的审查以及对批评者的残酷镇压引起不满,对中国的中产阶层来说,这个制度显得被操纵利用于新的世袭贵族,就是被称作'太子党'的领导人后代。"

天主教徒的抉择伤痛

《法兰克福汇报》(7月5日)写道:"主教祝圣在天主教会应该是值得庆贺的事,在中国由于国家宗教监督的干预日益成为信徒的精神负担,并且对神职人员成了一种抉择的伤痛。本周五,岳复生在哈尔滨不经教皇同意被祝圣成为主教。一天后马达钦在上海将被祝圣成为主教,他虽然得到教皇认可,但在给他祝圣的主教中也有一位教皇不承认的主教。"

该报认为:"决定主教权是共产党中国的宗教当局和梵蒂冈之间的最大争议之一,梵蒂冈坚持和其它地方一样由罗马任命,中国称之为干涉内政,并下令官方教会自行任命主教。关于遵守政治条件,在中国是由天主教'爱国联会'监督,这个非神职人员组织在教皇本笃给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中被作为非法而拒绝。在上述两个案例中,国家宗教当局用这种做法显示,决定主教祝圣和主教构成是最后它们说了算。

"……国家宗教局称中国天主教会自1950年起被迫自选自圣主教,闭口不提中国的天主教徒是在中共掌权后被迫宣布与教皇脱离关系,于是一个忠实于教皇的'地下教会'从官方教会分裂出来。地下教会的主教是教皇任命的,他们被中国当局视为非法,许多神父和主教被捕入狱。"

"中国官方公布的天主教有570万信徒,非官方的消息则称有1200万,估计地下教会的信徒同样超过1000万。神职人员和信徒无论在地下教会还是官方教会都陷入良知冲突的不稳定处境,他们应该服从国家的规定呢还是遵从梵蒂冈?一个梵蒂冈和中国当局都认可的中国主教祝圣的默契,似乎已经被放弃。"

报摘:林泉

责编:谢菲

(本文摘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广告